©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赤白】不速之客 (2/3)

本章鸭子略显逗比→OOC

本章骡子略显俏皮→OOC

本章对白极度肉麻→OOC

本章鸭骡过于深情→OOC



07

 

贝托蒂嘉要来看望阿姆罗。

夏亚拒绝了阿姆罗躲起来的主意。

“我做人坦荡荡,为什么要躲起来?”

——喂到底是谁说不想让自己活着的消息被别人知道啊?

——还有夏亚这个家伙居然好意思说自己做人坦荡荡???

阿姆罗看着夏亚岿然不动的坐在沙发上,显然是划定了沙发区域的主权。那怡然自得的表情,看着阿姆罗有些生气。

“阿姆罗,心虚!阿姆罗,心虚!阿姆罗,心虚!”

“闭嘴,哈罗。”

被戳中心事的阿姆罗一颗葡萄扔了过去,被哈罗机智的躲开了。一旁闭目养神的夏亚不自觉笑出了声,更是惹的阿姆罗莫名的生气。于是乎他冲过去一把将隔壁沙发上的枕头糊在对方脸上,夏亚为了保持平衡,四肢并用的把阿姆罗抱住,然后顺势爬到了对方的身上。

“夏亚你个……”阿姆罗还没来及骂出声枕头的另一面就给自己糊上了,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又怕碰到对方的伤口。夏亚廉不知耻的挂在他的身上,而小一号的阿姆罗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然后就被彻底扑倒了。

等到夏亚一把扯开他俩中间的枕头时,阿姆罗已经完全被压住毫无回击之力。

“你这个病号怎么战斗力这么强?你平时战场上都划水吗!”阿姆罗大声的吼道,可是他的双眼出卖了他,那溢满其中的笑意让夏亚感到骄傲。

“谁叫你纵情声色年早肾衰。”

“夏亚你从我身上滚下来啦!”哈姆罗不服输与夏亚滚做一团,两人踉踉跄跄在地毯上打滚,像小学生打架。

然而就在这时,贝托蒂嘉进来了。

 

08

 

“科瓦特罗大尉?”

贝托蒂嘉有一些惊讶。

当然,并不是因为她进门时自家的男朋友正在和一个英俊性感的金发男人滚在客厅地毯上,而是因为她看见阿姆罗那注视着夏亚的表情。尽管,阿姆罗眼神里更多的是一种介于嬉笑与恶作剧之间纯粹的快乐,但她却能洞悉其中的迷恋。

那种沉沦的眼神她从未从阿姆罗眼中看到过,哪怕是意乱情迷的时刻。

贝托蒂嘉一直以为那种温柔而又遥远的气质属于阿姆罗的本性,但她却在其与另一个男人相处时见到了如此富有张力的激情。

那种真正像活着一样的生命力并不属于她。

“你来了。”见到贝托蒂嘉的那一瞬阿姆罗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走到贝托蒂嘉的身边,接过她手里的购物袋,拉开一看,里面全是自己喜欢吃的。

夏亚从身后走了过来,他站在阿姆罗的身后,一只手虚搭在他的腰间,阿姆罗无视了夏亚的存在。他上前一步拥抱了这个美丽的女人,并在她粉色的唇间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想你了。”阿姆罗的温柔一如既往。贝托蒂嘉眼里闪烁着光亮,注视着她朝思暮想之人,最终不管不顾的一把躲进阿姆罗的怀中。

“啧。”夏亚看着这肉麻的一幕不免噤声,局外人并没有继续站在这里自讨没趣的打算。他转身回了客房,失宠的哈罗也灰溜溜的跟了进来,夏亚伸出手把它揽进怀里,下巴搁在了机器人外壳上。

 

09

 

一整天的时间阿姆罗都在和贝托蒂嘉在外面逛。夏亚一个人在家里也懒得做饭,把贝托蒂嘉给阿姆罗带的好吃的一扫而光。也许是为了配合某人微妙的心情,从下午开始起老天就陆陆续续下着小雨,连带着整栋公寓都湿漉漉的。吃完零食的夏亚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听雨,百般聊赖的等到了凌晨,还没见两人回来,于是他决定上床睡觉。

就在这时,你侬我侬的情侣唱着歌跳着舞的就回到了家。夏亚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两人似乎是有些醉意,开心的说着些胡话,然后猛地爆笑起来。夏亚翻了个白眼,拽着被子闭上了眼睛。

又折腾了很长时间,整栋房子终于安静了下来,夏亚半梦半醒之间感觉有人爬上了他的床。

被吵醒的夏亚转过身来,已经做好面对嫌弃阿姆罗年早肾衰,半夜来找自己共度良宵的贝托蒂嘉的准备了。可转过身来,身边却不是金发美人,而是阿姆罗。

这一下子就把夏亚刺激得彻底清醒过来。

 

“嘘——”在夏亚大惊小怪之前阿姆罗阻止了他:“贝托蒂嘉已经睡了。”

“那你抱着美人一起睡啊,睡我床你几个意思?”夏亚有一些不满,他觉得今天抑郁的事情够多了,不带大晚上还不消停的。

“我怕我会把持不住。”阿姆罗皱着眉头说。

“???”夏亚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你确定你需要把持?她不是你女朋友?”

“很复杂啦,解释不清楚。”阿姆罗不耐烦的替夏亚盖好被子,希望自己大惊小怪的宿敌能杀死他心中的好奇宝宝。可是夏亚已然是已经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你难不成真的年早肾衰了?”他试探性的问道。

“烦死啦啊啊!!!!”阿姆罗被烦得提高了音量,下一秒就被夏亚捂住了嘴巴,黑暗中被欺压在身下的阿姆罗瞪着大眼睛看着夏亚,那种又惊又恼的表情看上去一级可爱。阿姆罗挣扎了一会,眼睛里蔓延开些许委屈的晶莹,沉溺于其中的夏亚只觉得一股火从喉头直窜至腹部。

“是你说不要吵醒贝托蒂嘉的。”夏亚连忙说道。

怀里的阿姆罗只能认命的点点头。

夏亚立即松开了他,躺回原处,松了一口气。他看着天花板出神,大半夜的,满脑子都是刚刚阿姆罗纯良的眼神和一些不可描述的场景。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完蛋了。夏亚绝望的告诉自己。

一阵沉默之后,“我只是……不太接受再和不爱的女人上床了。”

“以前睡的时候咋没有心理负担呢?”夏亚略带戏谑的讽刺道。

“那时候我还没有喜欢的人。”

 

请注意,夏亚心中警铃大作,这是一个陷阱,充满心机。

但巧合的是,夏亚并不是那么容易掉进陷阱里的人,他选择忽略这个暗示。

“那你怎么知道我又能做到呢?”夏亚侧过身,对着阿姆罗的测脸,反问道。

“嗯?”

“我是说,你又怎么确定和你睡在一张床上的我又能把控得住呢?”

夏亚话音刚落,整个房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黑夜里,睡在床两侧的人屏住了呼吸,就连窗外的雨声,也仿佛静止了一样。夏亚看着阿姆罗,一刻都不舍离开自己的视线。最终,他听见一声深沉的叹息,阿姆罗转过身来,也同样对着夏亚,他的眼睛沉静的就像一片蓝绿色的湖,清亮的月光将躲藏在双眸里的深情映衬的闪闪发光。

“你又怎知道我不是在等着你?”

夏亚哑然。

“晚安,夏。”阿姆罗飞也似的逃了,他垂上双眼,翻身背对着夏亚,听着对方的呼吸在自己身后,出人意料的是,他能从中感受到平静,而更多的,是满足。

“夏亚……”阿姆罗轻声呢喃着……

他睡着了。

梦见了一个吻。

 

10

 

贝托蒂嘉第二天就决定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阿姆罗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见到她。

临走之前,哈罗终于学会了她的名字。

“贝托蒂嘉,再见,贝托蒂嘉,再见。”哈罗机械的重复着,可怜兮兮的模样求来了一个吻。贝托蒂嘉抱着哈罗,粉色的唇印盖在哈罗的头顶上,哈罗害羞的溜走了,夏亚笑着看着小小机器人的绿色背影。

阿姆罗和贝托蒂嘉四目相对,最终男人俯身向前,想最后一次亲吻那个女孩。

却被贝托蒂嘉拒绝了。

她摇摇头,双眼明亮而湿润,仿佛再说抱歉。那一刻,阿姆罗觉得自己的心很疼痛,他握住贝托蒂嘉的手,白皙柔软,上面红色的甲油又让这双手的主人添赠一分风情。

只是这种风情已不再青睐于他。

夏亚从客厅走到了玄关,他站在阿姆罗身后,双手插着裤口袋,微微扬起下巴。贝托蒂嘉抬眼看着他,不禁感慨这个男人真是散发着无法掩盖的耀眼,哪怕发型只是凌乱的扎在了脑后,穿在身上的也仅是普通的睡衣,但贝托蒂嘉知道他多么优秀又强大。

从她第一眼她就能洞察出在这样一个男人内心深处,隐藏着怎样坚定与理想,当时她断言,夏亚的一生,将轰轰烈烈不留下分毫令人扼腕的怯弱。

贝托蒂嘉荣幸自己输给了这样一个人。

“知道吗?我一直不喜欢你,”女人笑着说,“当时阿姆罗还说是我不懂真正的你。”

夏亚挑眉,阿姆罗略显尴尬。

“后来,我觉得我只是不懂真正的阿姆罗。”贝托蒂嘉说完,自嘲的笑了笑,长吁一口气,打开了大门,洒脱的走出了门外。

最后,她回头看了一眼夏亚和阿姆罗。

那一刻,她眼里多了一分狡黠。

“关于卡缪的事情,我很抱歉。”

说完,贝托蒂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骄傲的女人觉得最终自己扳回了一城。

 

11

 

阿姆罗被身后的人扳了过来,然后一把推到了门上,脊背撞击铁门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夏亚的双手抓着阿姆罗的肩膀,掌心火热仿佛能将他穿伤。那名金发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阿姆罗,眼神里危险又脆弱,阿姆罗悲伤的注视着夏亚,仿佛要将全世界的怜悯都送给他。

“你在瞒着我什么?”

一开口,夏亚的声音出乎人意料的平静。

他们之间奇妙的共感又开始浮游在周身,从阿姆罗内里升腾出一股狂热。他们每一次对峙,每一次不依不饶纠缠着对方时,阿姆罗总是能感受到这种灵魂的交融。那一种融合无法闪躲,近乎于疼痛,焚烧在胸口,滋生在他们试图相互理解的妄念中。

“夏亚,对不起。我没把卡缪的事告诉你……”阿姆罗看上去和夏亚一样难过:“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你说他还活着。”

“卡缪在和西罗克的战斗中精神崩溃,丧失了心智。”

听到这句话的夏亚猛地松开了手,阿姆罗从门上滑下些许,让他略显疲惫。但即便是这样的时刻,白色恶魔的双眼依旧充满了审慎。他观察着夏亚,洞悉着他理智外表下内在的怒火,他试着用共感去寻找夏亚的灵魂,他想守护夏亚。

时至今日,阿姆罗依旧记得一年战争时期自己对夏亚的执着。那名不谙世事的少年花了一年的时间追赶传说中的赤色彗星,最后在战争中重生为白色恶魔。在此之后,阿姆罗便一直都扮演着一个更为坚强的角色,杀死拉拉辛让他闯入了夏亚的内心,尽管代价是其成为悬横在他们之间永志不忘的仇恨。

这样的仇恨让阿姆罗永远只能像现在这样打量着夏亚,却不能伸出手。

“我很抱歉。”最终,阿姆罗低声的说,嘶哑的嗓音带着哽咽。

“那不是你的错。”夏亚说:“是我,本应该保护你们所有人,所有的新人类,引领你们改变这个世界,让卡缪这样的天才少年不会被战争所摧毁……还有你。”

夏亚凑近阿姆罗,双手勾起双手。他们的眼神缠绵交织在一起,那一瞬间,阿姆罗以为自己会被它所吞没。

然后夏亚闭上了双眼,低下头与阿姆罗前额相抵。

阿姆罗放弃了所有的挣扎,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双眼。

 

他们掉进了夏亚的意识里。

那是一个虚无的空间,四周一片漆黑。

阿姆罗听见对方的低喃,气息流连在他唇息之间,清浅的仿若从心底吹起。

“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健康快乐的长大,”夏亚说,“也许会成为一个笨蛋宅男,设计一个像哈罗一样的高达。”

听到这句话的阿姆罗露出了一个几乎称的上是微笑的表情。

“但不是现在的样子。”夏亚心疼的说:“不是我爱你的这个样子。”

 

阿姆罗,我爱你。

你听得到我吗?



tbc.


评论
热度(54)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