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KonTim] The End of the World (2/2)

*短篇,已完结,上一章地址

*AU, 在这里他们只是普通人,本章里面出现了Lex Luthor、Cassandra Cain。

*毕业快三个月了,我想写一个永远不会分开的故事。



4、

 

Tim的21岁生日,Kon准备好了一长串“疯狂清单”,上面罗列着十件Timmy一辈子都不会去做的事。

 

“不不,逻辑问题,”Tim拿起清单扫了一眼,然后坐到床边,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Kon,继续说:“如果我答应了这份疯狂清单,那就不是一辈子都不会去做的事,对吧?”

 

“就说你要不要一起来?”Kon挥舞了一下飞扬的清单:“我和Bart在等着你哦。”

 

“你是说和你们一起去吃柬埔寨油炸毒蜘蛛?”Tim随便在清单上挑了一个,他觉得头皮泛起一阵麻,抖了抖:“我拒绝!”

 

“Timmmmmmmmm~”

 

“哦,不,天了,上帝,不准你学Bart的表情!”看着Kon瞪着闪烁颤抖的蓝眼睛,他又犯规了,Tim一巴掌糊到Kon的脸上,把他推到安全范围,而被巴掌糊住的Kon还在试图讲解“尝试新事物”与“生日”之间存在着方法论与世界观双重层面上的联系。

 

“你读书读傻了吧你……喂,你离我远点啦你这个粘人的大狗狗。”Tim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但Kon和他自己都了解他马上就要崩不住了。Tim收回了自己的手,纵容了Kon试图和他一起滚到床上,然后继续讨论现象学本质论。Tim最终没忍住大笑起来,往后倾差点就倒了下去,趁着Kon还没扑上来,他转身准备开溜,结果Kon反应更快,立刻从后面抱住了他,两个人尖叫着一起倒在床上。

 

Tim张牙舞爪的想要逃开,不得不正面应战,于是很快就变成了枕头大战,笑声充斥着整座公寓,羽絮漫天飞舞,直到Bart出现在房间门口,口里咬着的法棍掉了地上。

 

Bart看上去对这有伤风化的场景适应良好,他淡定地捡起沾满羽毛的法棍。

 

“你们又在现场表演GV了哈?”

 

** 

 

之后他们做了些什么呢?

 

直接在超市里拆包装吃零食、一脚把中午窝在太阳下眯眼晒太阳的老猫踢飞、勇敢地告诉前任邻居她家的熊孩子真的长得很丑、穿上彩虹避孕套连体衣去参加gay权游行……

 

他们还惹恼了Bart上一任室友,一个凶残的墨西哥肌肉男——然后被吊打。一边逃亡一边用下流的语言继续激怒对方,他们狂奔了一个街区,Bart溜得飞快,最后只剩Tim和Kon在劫难逃。大难临头之际Tim勇敢地站在最前面把Kon护住,自己闭上眼睛差点吓昏过去。

 

然后对方哈哈大笑起来,搞得三个人一头雾水。最后墨西哥猛男狠狠拍了一下Tim的屁股。

 

“窝在游行时看到你闷了。”猛男露出一个略微娇羞的笑容。Tim听到这句话,眼睛都直了,任由对方把电话号码写在胳膊上。

 

敢动老子的人!Kon看到这一幕怒火中烧,拉开架势就要和那个猥琐男决斗。

 

然后被Tim一脚踩到了人字拖上。

 

“你去死”变成了“你去嗷嗷嗷嗷……”

 

Tim露出一个微笑:“莫见怪,他智障。”

 

墨西哥猛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着Kon眨了眨眼,然后挥手作别。

 

“让我撕了他!”回过神来的Kon作势就要追上去,被Tim勾住后衣领,拉了回来,搂住Kon,温柔地在Kon耳边说:“乖……”Kon立刻就软了下来,撒娇似的蹭了蹭Tim的脖子,看上温顺极了。

 

“所以说你就是这样哄智障的?”Bart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闭嘴,Bar。”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

 

接下来三人来了一场皇后区酒吧马拉松,去酒吧都喝上一轮,大中小杯一字排开,从头喝到尾。期间Tim无数次被搭讪,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来者不是被Tim手臂上的电话号码打发走,就是被Kon之怒给吓跑。

 

面对这种被搭讪的场景,Tim十分不解,自言自语发问。

 

“在我还是个寂寞缺爱的青少年时,怎么没见有人关爱我,那时候……”Tim说道一般突然停止了唠叨。停下,你在说胡话。

 

“你现在不缺爱了?”Bart一语道破天机。

 

听到这里的Kon连忙抽着椅子凑近来,很感兴趣的盯着Tim。Tim盯着Kon的领口,上面的锁骨……嗯,他缓了缓神,酒精侵蚀着他的大脑差点让他吻了上去,意识到这一点的他猛地往后缩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地说:“现在整天忙着挣钱还贷款,哪有时间用爱拯救世界。”

 

“我倒一点也不惊讶你会这么受欢迎。”过了一会Kon用他学术性的口吻说道。

 

Tim回过头来看着他的超级小子。

 

“世界的审美在变得柔和,我这一款会越来越受欢迎。”Tim一本正经的抬杠,然后用手肘撞了撞Kon的胸口,“不好意思了,老兄,你已经过时啦。”

 

“不是这样子的。”Kon没有反唇相讥,而是坚定地否定了他,继而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那是什么?”

 

Kon认真地看着Tim,其实他今天整个晚上都在盯着他,肆无忌惮,旁若无人,根本就没有人会搭讪一个这样的Kon,他们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机会。Tim喝了酒,脸有一些红,头发比高中时要长,发型让他的五官变得有一丝中性气质,但他却依旧英俊,英俊得要命。Kon知道衬衫下Tim的肌肉是多么的规整分明,多么的富有张力,Kon知道Tim的自信与自控赋予他举手投足之间的性感,Kon知道这些因子糅杂在一起,能产生多么致命的引力。

 

“因为你的确很性感,跟类型无关。”

 

“同性吸引力,还是异性?”Tim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Kon想这家伙大概真的是醉了。

 

“无论性别。”

 

“真的吗?”Tim幸灾乐祸的笑了:“那还真是为难你了……没有被我迷倒……”Tim说这话时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哦,天呐,我身体开始提醒我不要再犯傻了。”

 

Kon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他用手把Tim的鬓角的头发绕道耳后,看着他的男孩用修长的手端起酒杯继续喝着酒,晶亮的液体,昏沉的灯光,似有若无的肢体接触。

 

Kon知道自己每天都深陷其中,几欲绞碎灵魂。

 

但他明白,他不会真正地被撕碎,因为他知道,除却这些之外,Tim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男孩。他聪明,挑食,有晚睡强迫症,爱干净却不爱收拾,有个极其有钱的父亲却自己贷款读书。Tim的脑子从来没停下过思考,内心世界无时不刻都在炸毛与吐槽,看起来像是在装酷其实只是懒,得罪他的人会收获意外惊喜(哦,他从不放弃报复别人),冷漠又感性,执着又脆弱,理智又充满天真,自由而孤独……

 

Kon了解这些,过于了解了。

 

“喂,你们再这样旁若无人,我可就真的要瞎了。”一旁一直沉默的Bart突然递过来一盒避孕套,问Kon:“要不要去开个房?”Kon扭过身子笑着接下了它,“喏,XXL。”

 

“不够。”Tim放下酒杯,摇了摇头,然后伸出手抱住Kon。

 

“你是说一盒六个不够,然后XXL的尺寸不够?”Bart问。

 

“Bart,你能自己一个人回去吗?”为了避免让Tim说出他清醒之后百分百会后悔的话,Kon决定打断两个人的对话。

 

“当然能,兄弟,我比你们两人都清醒得多。”Bart说完用一个饱含暗示的目光瞥了一眼他怀里的Tim。

 

Kon讨厌一语双关。

 

“那我们先回去了。”Kon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拖着Tim站了起来,刚准备离开,却一把被Bart抓住,Kon回头。

 

“Kon,我觉得Tim他什么都知道。”

 

Kon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Bart说的是什么大,他只是讽刺地笑了笑,一句话也没有说。

 

5、

 

Tim受伤了。

 

当Cass扯着Kon掉下天台时,Tim犹疑不到一秒,就毅然决然地整个人跟着他们一起跳下去。

 

很快,Tim拉住了Cass的手,然后他抓住了天台边缘的栏杆,下一秒,三个人往下一沉,一声极其明晰顿挫的声音首先传来,然后是Tim一声痛苦的叫喊。

 

但Tim并没有松手,他的整个手臂都脱臼了,但他并没有松手。

 

被人拉上来之后,Cass整个人都有点懵住,Kon也在原地发呆,Tim最清醒,他面色苍白,额头上全是汗,他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抓住Kon的手腕,轻飘飘地说:“帮我把骨头接上。”

 

“我不会。”Kon整个人的声音都是抖的。

 

“我会。”回过神来的姑娘勇敢地走向前。

 

然后就这样毫无预警的闯入他们的生活。

 

** 

 

Tim受伤之后,很多工作都无法完成,Kon虽然能够照顾他的衣食住行,却无法代替他写代码,但那个神秘的姑娘就会这些,有时候晚上过来帮忙写作业,太晚了会直接睡在他们家。Cass不爱说话,大部分时候保持沉默,她一头短发,苍白的肤色,干脆利落的行事风格,以及来自哥谭,这便是他对Cass的不多的了解。

 

但很显然和她来自同一座城市的Tim则与这位女孩的共同话题更多。Kon觉得他们之间有着一种默契,有时候他走进Tim的房间,就会发现笑着的两人会突然安静下来,这种感觉难以言说,让他觉得很陌生。

 

好吧,他觉得很不爽。今天Cass又要和Tim通宵完成一个作业。

 

那姑娘为啥不能白天来?

 

居心叵测。

 

Kon越想越觉得放心不下,在Tim房间门外来回踱步了无数次,经过挣扎之后,哐啷一下冲进了Tim的房间。

 

“然后我就用粤语对那个服务人员说,拔电源啊!”

 

“你们就这样一个一个拔电源?没有重启吗?”Tim瞪大了眼睛,抓住了Cass的手臂,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你要把病毒源留在系统里!天呐,你能联系上他们了。你一定有联系他们,对不对!”

 

很好,又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是的。”

 

“太棒了!Cass!”Tim双手握拳,一激动就要跳了起来,结果不小心扯动了固定石膏的手臂,“啊——”Tim痛呼了一声,Kon立刻跑上前一把扶住他的手肘,Tim咬着唇维持着原来的动作想动又不敢动,小心翼翼地呼吸着,因为疼痛带来的应激反应他一直在流泪。

 

“Kon,好痛。”缓过劲来的Tim被扶到床头,Kon坐在床边握着Tim的手,坐在椅子上的Cass依然维持着她在Kon面前一贯的沉默,和刚刚那个说着冒险惊奇故事的少女完全不同。

 

“叫你那么激动。”Kon本想说出更严厉的话的,但他对着真正的Tim却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对不起。”Tim想伸手擦自己的眼泪,Kon的手却已经提前抚上了他的脸颊,Kon的手掌托着Tim的脸,他们好久没有这么亲密过了,Tim有一些迟钝的愣在了那里。

 

Kon替他擦完眼泪之后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旁的Cass,黑衣服的女孩低着头,完全没有看他们两个。Kon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点不甘心,然后扭过头来。

 

“今天就结束吧,早点睡。”

 

“诶……”

 

“不行。”Kon强硬的打断了Tim的申诉:“Cain,你可以住我房间。”

 

“我就睡在这里的地板好了,我还需要用下Tim的电脑。”

 

“你已经害他受伤了,还想让他睡不好?”

 

听到这句话的Cass抬起头来,对上Kon的目光。那一瞬间冰蓝的眼睛直探人心。她看着Kon的那一秒,仿佛要将他看透一般,Kon在那一刻有一些心虚,他甚至想为自己的言行而道歉,但他没有,他顶住了压力,一直看着她。

 

Tim保持了沉默,若是平时,他可能会化解这样紧张的气氛,但他今天没有,而是往后缩了缩,如果再仔细观察他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表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在微笑。

 

“哼。”最终Cass选择一声假笑来结束这场无休止的对峙,拿起一旁的背包,挥了挥手,“回见Tim。”

 

“嗯。”Tim也对她笑了笑,尽管Cass根本就没再往这里看上一眼。

 

**

 

Kon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回过头来沮丧得看着Tim,然后发现了Tim幸灾乐祸的笑容。

 

“你还笑?”

 

“好吧。我不应该。”Tim连忙抿紧了自己的嘴唇。

 

“你不批评我吗?”Kon看上去沮丧之极,他驼着背,和Tim一同靠在床头。我输了。Kon心里想,在Cass笑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输了。

 

“不。”

 

Kon有些意外。“我不礼貌,不绅士,我……”

 

“还是不。”Tim微笑着摇摇头,然后转过去,注视着Kon,“你要不要今晚睡在这里?”

 

“可是Cass已经……”

 

“哦,你不睡那就赶紧走。我要睡了。”Tim连忙打断他,装作一副嫌弃的模样,还用脚踢着Kon的屁股赶他走。

 

“不不不,我不走。”Kon似乎明白了Tim的意思,连忙耍赖,他迅速的关上床头的灯,然后挤挤蹭蹭的爬上Tim的床,Tim一边大笑一边半推半就,最后两人安分的并肩躺在了一起,他们睁着大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Kon听着身边人的呼吸,和他一样清醒。

 

“Kon。”Tim糯糯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Kon觉得那语调里还有一点撒娇的感觉。

 

“嗯?”

 

“你个呆子。”

 

“你好意思说我!”Kon侧过身子,手肘撑着自己的太阳穴,看着Tim露出俏皮的笑容:“你刚刚在吃醋,这还不傻啊。”

 

“我可不会骨折了还手舞足蹈的缠着姑娘讲故事。”Kon情不自禁的笑了,他又重新趟了下来。

 

“我这是脱臼……喂,你在干嘛!”

 

没等Tim进一步嘲笑他,Kon就伸出手一把抱住了Tim,他往前蹭了一蹭,手抱在Tim的胸前,扶住了Tim受伤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把对方的脑袋塞进自己的怀里。

 

“啊,你这样抱着我我都动不了了。”

 

“受伤了就不能乱动。”

 

Tim不满地哼哼了几声,但也没有再挣扎,他轻微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倾斜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让Kon的怀里钻几下,他受伤的手臂现在正垫在自己的另一只手掌之上,他的背部则被Kon环抱着,一个很安全的姿势。

 

“前几天,你都是半躺半坐着睡的,那样对脊椎不好。”

 

“好的,老妈。”

 

“你以前管我的时候不也这样?”

 

“我会听话的,外婆。”

 

Kon笑了一下,最终紧紧的抱住怀里的人。

 

“你会让Cass成为朋友的,对吧?”

 

“看她表现。”

 

“Cass很酷的。”

 

“你们哥谭人都这样。”

 

“天呐,想不到你居然还在吃醋。”

 

“闭嘴。”

 

6、

 

Kon当初并没有想到,再见Cass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临近圣诞的某一天,他收到了对方的短信,约在初相识的那个天台上。深夜里,Kon爬上学校天文楼的天台上,积雪没靴。Kon看见站在台阶上的Cass。

 

Cass张开双臂,似是要飞舞。

 

“Tim还好吧?”女孩回头,月光下把她的微笑映衬得如雪清澈。

 

“嗯。现在又活蹦乱跳整天熬夜写代码了,拉都拉不回床上。”

 

Cass点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Kon,这是给你的。”

 

Kon上前一步,握住了Cass的手,那一瞬间他又想到了坠楼的那一刻。那一天,他们路径校园天文台,发现Cass站在楼顶,像是要轻生。两人立刻赶到了现场,却来不及阻止,Kon扑倒Cass的瞬间被Cass带下了楼。然后是Tim,也跟着毫不犹豫跳了下来。就在那一刻电光火石之间,Tim抓住了Cass的手,而Kon也抓住了Cass的脚踝,三个人荡在空中的瞬间,Tim的手臂因为负重而脱臼,但Tim牢牢抓住了天台边缘的铁栏杆,没有松手。

 

“你……跳下来了……”Cass震惊的看着Tim。“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要是不跳下来,你们就要死了。”Kon看不见Tim的表情,却能听见他虚弱的声音,Tim正在努力地调整呼吸,同时也在艰难得支撑着三个人的重量。

 

“我没想过会有人冲上来的。”Cass语气里带着一丝哭腔。这女孩吓坏了。“对不起。”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然后不久,他们听到了消防车的声音。就在Kon明白他们得救的那一刻,Tim的声音突然响起,虽然声音不大,但仿佛近入耳侧。

 

“不关你的事,傻姑娘。”Tim轻笑了一声:“我不是为了你跳下来的。”

 

**

 

“Kon?”Cass唤了一声Kon的名字,Kon立即回神,这才发现他一直拉着Cass的手没放。Kon入触电般抽回了自己的手,U盘从掌心滑落,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捡起U盘,擦了擦上面的雪,然后问道:“这是什么?”

 

“Tim拜托我做的一件事。”

 

“你为什么不自己给他?”

 

“啊,不……不你误会了,这是给你的。Tim这么做是为了你。”

 

Kon摇摇头,表示没有听懂。但Cass丝毫没有想要解释清楚的意思,女孩把手重新收回口袋里,然后跳下了台阶,走到Kon面前。

 

“知道我那一天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么?”

 

Kon沉默不语。他一直不信任Cass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太神秘了,她不是这所大学的学生,她周游过全世界,她是一个黑客,她身上有很多故事,但她从来不说。她很危险。如果她不想谈起自己的事,她就会缄默不言。

 

“因为我找到了我的父亲。”Cass停顿了一下:“我找了他大半辈子,课结果,却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Kon,我知道你也一样,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里,但你很幸运,被善良的人家收养,快乐的长大,遇见了Tim。Kon,我很嫉妒你。明明我们之前是那么的相像。”

 

“我……”

 

“Kon,Tim一直在帮你查你的身世。我帮他完成了最后的那一部分。我想你会比我有勇气去面对真相的。”

 

听完这句话,Kon看向了手中的U盘。握在手里的那个东西突然就变得十分的炙热,让人既紧张又害怕。

 

雪停了。

 

Cass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去。

 

“Cass!”

 

Kon扭头叫住了离去的女孩,她走了几步,最终还是决定回过头来。不是为了告别,不是为了一句感谢,她取下自己的帽子,露出透彻的蓝眼睛,那是哥谭的颜色,和Tim的一模一样。

 

“我的朋友不多,Kon,如果你能答应我好好守护Tim,那你也算一个。”

 

Kon点点头。

 

他当然会守护好Tim,他的朋友,他的知己,他的方向,他的挚爱。

 

“我会的。永远永远。”

 

**

 

Kon回家之后,拍了拍肩上的雪,Tim似乎不在家,他松了一口气,他沉默的上了楼,打开了电脑,插上了Cass给他的U盘。

 

然后五花八门的资料立刻全部跳到桌面上来,无穷无尽的跳转,更新,图片,文字,表格充斥着Kon的双眼。它们就在那里,苍白无声却又牵动着Kon的心。他不自觉的抓紧了自己的衣襟,融化的雪与他掌心温湿的汗交织在一起。

 

他认识电脑里的那个男人,因为全世界的人都认识他,他又不认识电脑里的那个男人,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

 

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还有他手下的罪恶与鲜血,无言申诉着。

 

Tim若是知道了这一切,会怎么看他?

 

但毫无疑问的是,Tim一定已经知道了,正如他不信任Cass一样,Cass一定也不信任他。这些资料交给自己之前,Tim一定已经看过了。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撞开,吓得Kon连忙抽回了U盘,然后Tim出现在面前,但他连看都没看Kon在干什么。

 

“你回来了!”Tim看上去十分地兴奋,他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然后一把手抓住Kon,拖着他下了楼,来到了客厅。

 

哦,客厅正中间放着一棵巨型圣诞树。

 

“哇哦。我以为我们买不起这种奢侈品。”Kon有一些惊讶,毕竟他们之前有认真考虑过买一颗树回来增加节日的气氛,但很快又被高额的价格给雷回了家,两天两夜都没缓过来。

 

“这是我捡的!”Tim像是再说一件超级自豪的事情一样。“每天星期三晚上,政府就会来回收大垃圾。这时候,就会有一些全新的大家具啊,什么的东西被遗弃在路边,只要你努力找一找,就能捡到好东西了!”

 

说完Tim摇了摇Kon的肩膀,然后说:“这棵圣诞树是真树哦,我走了好几个街区才找到的咧,为的就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啊。”

 

Kon无奈地笑了笑:“为什么要给我惊喜,我又不过生日的。”

 

“不,Kon,你不过生日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日。”

 

听到这句话的Kon愣住了。

 

然后,他看见Tim的眼神里突然浮现出一丝感伤,但更像是一种遗憾。一种忍着疼痛的怜惜。

 

Kon并不习惯在Tim眼里看见这样的表情。

 

“我很遗憾,”Tim柔声地呢喃着,他抬起手捧起了Kon的脸,然后踮起脚尖凑到了他身边。Tim将自己的脸轻轻贴着Kon的脸颊,呼吸拍打在他的耳边,温暖,潮湿,还有Tim发间清幽的水果香气。

 

Kon情不自禁的想要泪流,他略带着迟疑地抱住身前的人,直到Tim也完全揽住自己,他才敢全然投入到这个怀抱中。

 

“我很遗憾。”Tim又轻声说了一句这样的话,“Kon,我很遗憾。”

 

“我知道了。”Kon点点头。

 

“不,你不懂。Kon,我很遗憾。”Tim坚定地重复着,那声音不洪亮,却震动心灵。

 

“Tim。”Kon轻轻喊着他的名字,泪水突然夺眶而出。

 

我很遗憾你父亲的事,我知道你为此寻觅了许久。

 

我很遗憾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你并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很遗憾我没能和你一起,数着蜡烛,年年岁岁陪你长大。

 

我很遗憾即使我们知道真相了,却依旧两手空空

 

“我很遗憾,Kon……”Tim的呢喃消失在耳畔,语言被温暖所吞噬,是Kon。他亲吻着Tim,真正地亲吻。这一个亲吻,是他无数次长长久久的梦里,无数次灯火朦胧的想象里,唯一实现的一次。

 

他的泪水依然肆虐着,Kon几乎已经忘记自己哭泣的理由。他小心翼翼的吻着Tim,彼此的唇舌你我不分的纠葛在一起,呻吟清浅的从嘴边逸出,心跳声越来越大,一声,两声,几欲冲破胸膛。之后他们分开了,但Kon的吻还是漫不经心的逡巡在Tim脸颊上,游走,游走,经过的地方带起一股电流,让两人颤栗。

 

“Tim……”Kon呼唤着对方的名字,仿佛在确认对方的存在。听到呼喊的Tim进一步收紧了手臂,他拥抱着Kon,眼眶中泪水在打转。

 

Kon最终将吻落在了Tim的额间,他闭上了双眼,然后,他听见他说——

 

“Kon,生日快乐。”

 

 

FIN.


热度: 100 评论: 9
评论(9)
热度(100)
  1. 訇复活氪星种植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ustWaterfall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