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27

接下来时间线可能会有些乱。因为是按照视角人物的时间线来发展的,所有可能会出现【前半部分是三年前XX的视角,后半部分是三年后XX的视角……这种情况。】

应该不会由太多阅读障碍啦……

嗯……再说一句,这是一篇关于RF久别重逢的故事。也就是说,它从头至尾,两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处在分开状态的。(别打我,这是作者自己放荡不羁的萌点,也是我看了323打鸡血的原因。)


27、

POV 本杰明·卡茨

 

“肖她已经离开快两个小时了,应该往西边去了。”/“让我来找你。约翰,我会找到你的。”

 

“哈罗德,我现在很好。真的很好……我……”/“我现在就来。”

 

“不,哈罗德,停下……很高兴能遇见你。”

 

……

 

“我也很高兴遇见你。”

 

本杰明关掉了电脑中的音频文献,这段他已经反反复复听过好几遍的东西。罗根小心翼翼的将一些文件拿过来给他,里面是约翰里瑟的死亡记录,尸检报告、现场照片,他并未死得多么痛苦,一枪毙命,在心脏的位置,罗根告诉他。

 

本杰明在看照片时还是觉得太过于残忍,他收起那叠文件,不知所措,想去再一次打开电脑做点什么,却又不敢触碰,最终他取下眼镜,把它和文件丢在一起,然后叹了口气。他很想开口问罗根,哈罗德去哪里了?世界对于Machine的反映又是怎样的?肖还安全吗?他的报道呢?美国是怎样解释真相的……但他又发现真相不需要解释,所有需要解释的真相都是伪真相……本杰明脑袋里一团糟,他试着放下过去,去展望未来,但他发现自己不可能再拿起笔或者去做别的什么事情,但是他却做不了任何的事情,无论是回到正常生活,还是给一团糟的现实帮点忙。

 

“操蛋的生活。”本杰明推开了桌上所有的文件,等他他想到哈罗德可能比他更糟糕之后,又觉得倍加痛苦。

 

“天呐,我正在变成无理取闹的泼妇。”本杰明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而罗根在一旁默不作声。

 

“随便你说些什么转移我注意力好吗?”他拉起罗根的手,缠着他说:“哈罗德……告诉我哈罗德的事?”

 

“哈罗德不见了。”

 

本杰明没有太过惊讶,仿佛早就知道事情会这样。“一点线索都没有吗?我是说,他已经被曝光了,按道理说全世界的特工都在找他才对。是吧?抓他过去发明一个新机器什么的……”

 

“没有人找到他。我们曾经有过相关的线索,但是跟丢了。”

 

“德西玛呢?告诉我他们已经死成渣渣了,永远不会再复活,还有撒玛利亚人,是不是锁得妥妥地?千万别在第二次天启了!”

 

“没有没有。”罗根看着本杰明孩子一样的话唠,不禁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他很高兴能看见记者还有心情使用修辞手法,而不是一味的窝在他肩膀上哭泣:“德西玛的高层死得一个都不剩了,我第一次为那群秃驴办事的效率感到欣慰。网上那群蠢毙了的‘机器教’中二青年们也因为那个超长二十七字法案的颁布而销声匿迹了——哦,别露出一副人道主义谴责的表情,那群家伙其实只是因为到了间隔年必须各奔东西罢了。”罗根甩走了拖鞋,把腿盘上,扶着坐在转椅上记者的肩膀,然后把本杰明拉近到身边,抓着他的手,边玩边说:“嗯……出事的第三天我找到了肖,她在旧战友科尔的父母家,而现在她变成了无国界医生,听说前段时间单枪匹马的干掉西非的一个毒枭……”

 

“有这样当医生的么……”

 

“人家就是这样当医生的。”罗根郑重其事的点点头,眼神飘忽着继续回忆道:“无关号码将会由各地警局负责,负责相关号码的小组已经独立出来,依旧是‘靛蓝行动’。由九个人,分成三个独立小组平行运行,必要时九人可以相互合作,相信我,他们之间相互熟悉,而且值得信任。Control所在的管理层全面解散,现在美国已经没有任何机构负责Machine。Machine的地点再一次被转移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就连中心控制室也人间蒸发。没有了具体的职位和机构,也就没有人管Machine。唯一负责政府和靛蓝小组之间沟通的是Control,呃,不是那个胖女人,新来的。这家伙平日就负责嘴炮,到处讨要经费,不过某些时候又权力惊人,所有有关Machine的法条文件通知合同……都要过目。”

 

“你呢?”

 

“我……我挂在国安局门下,表面上是国安局特勤组老大的线人……实际上负责处理‘花园’项目后续工作。机器的完全权限只剩下Control一个人活着了,而Control的权限是灵活的,要是现在的Control死掉了,那就是下一任Control获得权限。这不用担心。另外两个,兄弟,我给你了……”

 

本杰明看见了罗根眼里浮现出一丝狡黠的目光,顿时明白了:“喂!不能利用一个整天在监狱里以泪洗面的PTSD患者来达成你那不可告人的秘密!”

 

“没有好吗!”罗根笑着说道:“这都不重要了对吗?你不会再插手了,我只是将权限给了中立方。我也不会再管这些。我们找不到Machine,找不到哈罗德,找不到中心控制室,我们也做不了任何的事情。‘花园’花了三年修改数据,现在已经和Machine没有任何关系了,ITF靠着它能赚至少三十年的钱,我和你的分红也够活一辈子了。”

 

“不,你说真话时从来不这么拖泥带水,谎言才让人废话连篇。”本杰明暖暖的一笑,这一笑看得罗根口干舌燥的,本杰明的手已经绕道了罗根的背后,最终,记者微笑得从他身后抽出了一份文件。

 

本杰明翻开了文件的第一页,那是哈罗德的档案,里面写着这些年他可能出现过的地方,可能的假身份,捕风捉影的镜头和路人的口供,详详细细的列在一份厚厚的文件里。

 

“所以,你把权限给我是想让我找到哈罗德……”记者盯着罗根的双眼,敏锐得一击击穿,他注视着罗根,最终确认了什么似的微微咬唇移开视线,然后将资料轻轻扔到桌面上,说道:“你不需要……”

 

“对不起我不该将你牵扯进来……我只是想帮忙……我也想找到哈罗德,你也一定想确认他是否还好,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本杰明他张了张嘴又收回想说的,茫然地来回踱步着,试图在表述出一件他早就明白,却不知该从何说起的事情:“罗根,你知道吗?约翰总是以为哈罗德会被谁拐走,比如蛇蝎美人,邪恶老人之类的……当然,哈罗德也的确被拐走过很多次。对吧?”

 

“嗯?这和我们要做的事有什么关系?”罗根摆手摇了摇头。

 

“不……我的意思是,很多次约翰都以为自己无法再找回他,那一种害怕,我没有感受过,但却能想象得出来。现在,现在我们和约翰的心情是一样的,对吗?”本杰明站起身来,一张张捡起被自己扔到地上的照片和文件,最终整理好放置在桌上。“如果你是约翰。我是说三年前,你还没有死,但你担心哈罗德,你会怎么办?”

 

“我会确认自己随时都能找到他。”

 

“是的。所以……”本杰明最后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金属眼镜,将它展开,推到了罗根的鼻梁上,亲昵地敲击了一下罗根的太阳穴。

 

“约翰喜欢在哈罗德眼镜上安装GPS,我想……这个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哈罗德躲着你们并不代表,哈罗德会让约翰的不是所踪的灵魂,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POV 索菲亚·菲奥娜

 

三年前,索菲亚找到了自己的父亲,等到她认为儿时全家团聚的梦终于能够实现的时候,她的母亲却意外离开人世。母亲死之前一直未能陪在她身边,这也促使她最终将自己身份透露给不知情的父亲。不知道是她对自己的惩罚,还是对那个和她拥有血缘关系男人的仁慈,或许两者都是。

 

索菲亚最终离开了摩洛哥,回到了意大利,接手了母亲在威尼斯的房产,放弃了自己的学历,和在海外的一切,成为了一个整天穿着拖鞋披头散发收房租的女人。

 

又一个自己的母亲。

 

两年前,她遇上了一个男人,不同于约翰,他是真正的艺术家。因为索菲亚,男人停下了流浪的脚步,她们定居在了威尼斯,结了婚。

 

一年前,索菲亚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为蒂亚戈,哈罗德成了蒂亚戈的教父。

 

哦——是的,哈罗德又走进了她的生活。只是这一次没有拖泥带水,没有半夜出现的杀手,没有心惊胆战逃亡,那个男人穿着一丝不苟的三件套,从容的出现在索菲亚家门前,成为了一名低调的租客。索菲亚没有问任何问题就接纳了他。

 

约翰不在哈罗德的身边,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三年前的风波,即便是在摩洛哥索菲亚也有所耳闻——哈罗德的名字没有曝光,本杰明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记者拿了第二次普利策奖的同时闭口不谈自己的消息来源,因此被关了三个月,受审时身上多处伤口引起了轩然大波。之后,案件被认定为涉及国家机密,不适宜公开受审,没过多久,便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消息了,直到传出本杰明被赦免,索菲亚才真正按捺住飞到纽约劫狱的冲动。

 

哈罗德住在了原来约翰住的房间,墙上贴满了资料和照片,被红线牵起,线索中间是约翰的照片。有时候索菲亚也会帮忙整理一些大头的资料,但都是默默的帮忙,彼此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哈罗德看上去很好,好到索菲亚都错以为约翰和他只是失散了而已,直到有一天她看见了特工的尸检报告。报告里还有当时发生情况的详细记录,索菲亚匆匆忙忙的扫了两眼,最终将它藏在大堆散乱的文件之中跑出了房间。她躲得远远地哭泣着,天黑了才回家。

 

直到有一天,哈罗德打包了所有的行李准备在夜里离开,索菲亚这一次没有再错过他,而是生生的拦住了这个习惯了不辞而别的人。

 

索菲亚,感谢你所做的一切,但我不能再呆这里了。哈罗德那天夜里是这样告诉索菲亚的。

 

“为什么?”索菲亚看见哈罗德心碎的表情觉得整个人都疲惫异常,她压低声音怒吼着,害怕把蒂亚戈吵醒:“哈罗德,不要再骗自己了。放弃吧。”

 

不要让自己活在死人身上。这一句话索菲亚没有说出口,她感觉到泪水不受控制的肆掠着,以至于说道最后都无法完整的说完整句话。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感情近乎于愤怒,因为让一个女士求着自己不要离开,哈罗德这样的行为太不绅士。索菲亚很明确的传达了自己十分生气的情绪,却在得到哈罗德的一个拥抱之后分崩离析。哈罗德扔掉了自己的行李,它们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激起一阵灰尘,然后,那个西装穿得一丝不苟的家伙就给了索菲亚一个拥抱,那个拥抱是如此的真诚,索菲亚的泪水被这样蒸发在威尼斯醉人的空气了。

 

她觉得这些天压在自己心上的石头也终于被推开,风风火火的滚得远远地,索菲亚再怎么努力追也追不上。

 

而此时此刻,她自己终于被授予了某种意义上的谅解,哈罗德用拥抱亲手卸掉了索菲亚的自责、心虚与伪装。

 

“他死了……我至今都不敢相信他死了。”她在哈罗德肩上哭泣,尖锐的哭声被淹没拥抱的深处。

 

索菲亚已经顾不上她和哈罗德到底谁值得更贴心的安慰了,她觉得躲在哈罗德的怀里很安全,仿佛回到了他们在摩洛哥的时候。那时她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姑娘,闯下大祸之后,是约翰和哈罗德从枪林弹雨中带走了她。

 

“哈罗德,不要离开我,我怕我再也找不到你了,我怕你会躲在一个山清水秀,又雪山和湖泊的地方自杀……不要这样……我们应该好好的活下去,经历了那么多之后……”

 

“傻姑娘,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哈罗德温柔的声音让索菲亚相信了面前之人。

 

索菲亚认真的审视了哈罗德在说这一句话的表情,她开始信任哈罗德所说的一切。说着,那个男人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长方形木制的盒子,索菲亚打开了它,里面是一副眼镜。

 

“本杰明来后,告诉他,感谢他为我所做的一切,但我更想和罗根的boss谈一谈。”哈罗德推了推鼻梁上新的黑框眼镜,柔声地说:“我走了。”

 

索菲亚注视着从容的离开,不慌不忙,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关门,暴露了出他逃避的仓促。索菲亚追了出去,却没有追上前,风雨夜里的大风将木门吹得哑哑作响,索菲亚赤脚踏在石板路上,雨水打湿了她的脸,她目送着哈罗德的背影,一瘸一拐得提着沉重的行李,没有想过坐船离开,只是步行。

 

这一次,连一句再见也没有。


热度: 20 评论: 8
评论(8)
热度(20)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