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26

最终我还是没有写过渡章。

本章节前后两部分时间跨度六年。

半场发文给我厂攒人品,天灵灵地灵灵!


---------------------------------------------------------------------------

26、

 

POV 约翰·G

 

约翰看着Machine清零,白色的荧幕闪烁了一会,最终变成黑色,顶上的屏幕只留下一行字

 

您好,我能为您做什么吗?

 

“还有其他的出口吗?不是门外站着二十个玩命之徒的那种,而是一出门就是星巴克,还有哈罗德在那里等我出口。”约翰坐在墙边喃喃自语,没期待Machine能给他答复,这个家伙肯定已经忘记他们曾经相依为命的岁月了,因为如果Machine还有一丁点儿记忆,那它肯定已经提供出二十条供约翰逃跑的主意(当然,有十九条都是馊主意,但至少还有一个能用不是么?)他痛苦的侧身去探望自己的伤口,决定尝试着投入更多的关注,却失败了。转身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肋骨肯定有不负众望的断掉了,要不然弯腰怎么会这么疼?

 

对不起,没有其他的办法。他们很快就会进来。屏幕上蹦出一行字,而约翰花了两分钟才把那些支离破碎的单词促成一句话。

 

真是一个好消息。

 

约翰咬牙将身旁的背包用脚勾了过来,找到里面的卫星电话,然后发现信号被屏蔽得死死的,他对着耳机自言自语了几句,也听不到哈罗德在电话那一头的声音。于是乎,特工彻彻底底死心了,他开始打心底里乞求德西玛抓住他之后先关着他,这样活下来说不定还有机会能够听见哈罗德的声音,然后他又立刻发现了自己刚刚杀了那群业余杀手的老板——他后悔了,至少留格瑞戈多活一个晚上也是好的,但约翰不后悔,因为无论如何,他明白,任务已经完成了,只是没有圆满结束。

 

天底下太多不能完满的人和事,没必要到了他这里就破了例。

 

想明白这个道理的约翰变得十分的洒脱,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果还有力气甚至会欢乐的哼起小曲。至少,哈罗德的计划起作用了,一朝一夕就将被动了那么久的劣势反败为胜,他的哈罗德真的是一个天才,而且是一个伟大的天才。约翰明白他们捍卫了自己所追求的,而有的时候,捍卫理想值得付出生命,尽管生命的意义早已经不在于此。想到这里,约翰笑出了声,笑声振动着他的肺叶生疼苦涩。他察觉到了嘴里的血腥味,觉得自己像是一批和野豹搏斗之后的狼。

 

他脱力地瘫倒在地上,发现整个世界都安安静静的,Machine也没在作声。约翰紧紧贴着墙,感受到了轻微的振动,他知道墙外另一侧的人们在设法破门而入,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或许他可以再找Machine谈一谈?

 

“你能和外界通话嘛?”

 

请问您想联系谁?

 

屏幕上出现了一长串问好,这让约翰差点回光返照原地跳了起来,他兴奋的坐直了身子,又立刻感受到了痛苦垮了下去,但声音里却充满了活力与希望,他说:“哈罗德芬奇!”

 

对不起,查无此人。

 

约翰挑了挑眉毛,这个恢复出厂设置可有点过头了。“哈罗德冉?就是ITF公司的一个股东,我估计他现在纽约市的某个新图书馆?听说他们把图书馆重建了,也……咿,对了,我有号码的。”约翰突然想到他来这里时他从Control那儿得到的资料,上面十五个紧急联系电话里,有一个就是哈罗德现在所处的图书馆。于是他将包里的资料翻出来,匆匆忙忙地翻阅到联系册那一栏,却发现里面的字已经被血迹模糊不清。

 

“别这样……”约翰泄气呢喃着,他甚至能感觉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气急败坏地将资料扔在一旁,却又在抛出它的那一刻后悔,他失落的看着资料被扔到一个不近不远的地方,他只要爬过去就能拿到,但是他却永远也迈不动自己的步子了。他感觉不到归属,他以为自己可以从容的面对一些他不敢想的事情,但是没有。他惊恐的察觉到,远离他和哈罗德的,并不是那一堵被隔离了信号的墙。

 

“约翰。”

 

哈罗德温柔的声音突然传来,约翰收住了微弱的啜泣,四处寻觅着那个人的声音。

 

“哈罗德?”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和黑暗中那个人的声音同样那么不真切。

 

“感谢上帝,你们成功了。”

 

约翰明白了,Machine找到了哈罗德冉,所以,他没有在这里。

 

那一刻,约翰血管里的血液重新沸腾,他能感觉到跳动的心脏,尽管已经日渐式微。他甚至还没想到如何应对这一场谎言,故事就已经只剩下结局。

 

这个结局……有点伤人(hurt),但约翰还是尽自己所能轻轻扬起嘴角,尽管电话那头的哈罗德看不到。

 

“你们在哪里,需不需要我来接你们。”

 

“约翰?”

 

问第二句时,哈罗德呼唤约翰名字的尾音已有一些颤抖。约翰无语凝噎着,找不到什么词来填补这一种空洞。他还记得那个冬天的夜里,一个人浑身是血的倒在哈罗德家门口,他还记得无数个岁月之中,哈罗德将他从战场边缘带回家,他还记得那双手在触碰自己伤口时的震颤,他还记得那些泪水,尽管彼此清醒时它们从不曾显现。那是一种克制,就像现在一样,哈罗德不敢说什么,约翰也无需多言。

 

“肖她已经离开快两个小时了,应该往西边去了。”

 

“让我来找你。”电话里传来哈罗德坚定的声音:“约翰,我会找到你的。”

 

“哈罗德,我现在很好。真的很好……我……”特工尝试开口学会道别,却发现自己也做不到。很快,电话那头的沉默变成了小声的啜泣。

 

“我现在就来。”哈罗德仿佛赌气一样坚持道,然后特工听见了一系列收拾的声音。

 

“不,哈罗德,停下。”约翰声音里带着焦急,但更多的是无助,然后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了下来。约翰没有哭,他注视着头顶绿色的一行行英文,仿若在仰望星空,刚刚他和哈罗德的对话被记录到Machine day01的记录里,它们将保存下来,一天的时间,那是Machine复生于这个世界里第一份记忆,他以后会学到更多。约翰看着那些回忆一闪一闪的,最终,他决定送给哈罗德一个体面的告别,他相信哈罗德会理解的。

 

“很高兴能遇见你。”他说,嘴角勾勒出笑容,他听见密码锁被破解的声音,一群人安静的在外面等候着,仿佛在忌惮着黑暗之中的事物。等到他们发现这里只剩下约翰和格瑞戈冰冷的尸体之后,他们就会冲进来,运气好的话,能一枪毙命。

 

“我也很高兴遇见你。”

 

哈罗德最终回答了他。

 

约翰微笑着切断了通讯,后面的事情,哈罗德无需再听到了。

 

POV 本杰明·D

 

本杰明拿起一枚暖白色的棋子放置在手心里,指尖研磨着圆弧的表面,一种带着磨涩的感觉,直到发热了,才落置棋盘。

 

另一端的罗根急不可耐的进攻,棋势一片大好,他抬起头来,用一种挑衅的目光注目着本杰明微皱的眉头,然后随着本杰明的视线辗转到了他目光停留着的地方。

 

一枚孤子落入了黑棋之中,本杰明抬手将另一枚白子放在了手心,紧紧地握住。

 

三年了,每每他和罗根走入这样的棋势时,他总是不可避免的想到曾经孤身一人的约翰里瑟。

 

“中国古时流传下来的围棋十诀里,十句有九都在劝身处孤势的人放弃。弃子争先,这是他们的进退之道,有的时候逃得越急,逃得越远,你就死得越早,你一路奔命而逃的轨迹,像血一样拖曳着生命。”本杰明从容的放弃了一片好棋,却独留那一枚白色的孤子,他无意保住它,它只是在浪潮声下意外地守候在原地,天元焦灼的局势却恰好只烧到了眉毛,本杰明微微的一笑,最终闭目养闲。

 

他手心里微凉的玛瑙石已经带着温热。

 

“过了庭审,你就可以离开了。我是……我是来带你走的。”罗根突然转移了话题,本杰明睁眼,正好捕获男子坚忍的目光,于是问道:“我卖了国,违了宪,威胁了平民,还拘捕。世人还给了我诽谤泄密诈骗的盗名……三年不够啊,我觉得我还欠美国人民一百年,不,两百年。”

 

“总统赦免了你。”罗根说。

 

“他为何三年之后才敢放我走?在约翰尸体早已经烂到地底之后?”本杰明冲动了,尾音带着颤动,花了好大力气才没试着把棋盘覆毁,他说:“你们欠我那一枚孤棋。我本来可以救他的。”

 

“任何人都救不了他。”罗根遗憾的摇摇头——三年了,三年里他总是这样。

 

罗根将本杰明颤抖的手握住,手心里的白子坠落,清脆地落到白瓷地砖上,玲珑一响,罗根站起身来,手不离记者,然后一把将记者抱入自己的怀里,记者手腕上的铁链哐啷一响,无情的冷却两人之间刚刚升起的温情,但罗根还是抱紧了他。记者的PTSD这三年里从未好过,他的抑郁症已经稳定下来,狱卒再也找不到不知从哪里弄过来藏在枕头里的剪刀,被镣铐所遮拦的手腕的伤疤,也淡淡的只剩下红色的印记。记者无声地哭泣,直到罗根感觉到他的泪水穿过衣衫。

 

罗根最终拾起了那一个掉落在地上的白棋,将它放在棋盘那一枚孤棋的边上。他蹲下生来,用自己的额头抵着本杰明的额头,低语道:“你不是一个人,我陪在你的身边。”

 

还记得溺水吗?本杰明听见自己说,然后我们都死了,没有人来救我们。死之前我们看见了沉入河底的对方,却再也没有力气一同挣扎回水面之上。

 

罗根,我爱你。本杰明又听见自己说,但那一句话是如此的不真切,仿若自己灵魂出窍,在注视着自己。

 

记者擦了擦眼泪,铁链声和记者脸上微红的羞赧一样尴尬。罗根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解开了枷锁,手铐脚铐被一把扔在了棋盘之上,一群白子黑子细细碎碎的落地,他倾身向前,紧贴着记者的身体,摩擦着,手握住记者发红的手腕。本杰明已经没有在哭泣了,但是泪痕还留在了脸颊上,他扬起脖子去吻罗根,又阴差阳错的亲到了鼻子,最后两人笑出了声,罗根更是哈哈的大笑。

 

他麻利的跨坐在本杰明的双腿上,双臂搂住他的脖子,最终无一丝缝隙的被记者抱进怀中。

 

“很高兴看见你还能有念想,任何一种都可以。”罗根心安理得的抱着这个带着监狱里柠檬香皂味道的大坏蛋,看上去对拥抱十分的受用。时至今日当他想起那个胡子拉渣,抑郁如抹布,双眼就像咸鱼的美人时依旧还是会心疼,但是看见现在的记者在努力地让自己慢慢变好,就觉得这么多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本杰明曾经说过,卷入这场战争就无法全身而退,如果能找到一个人陪伴下去,就能撑下去。

 

好吧,无论怎样,记者再潦倒也是个不错的陪伴。罗根在故事主角们(很明显,那几个家伙)都下线之后,一个人撑起一片天,恶毒的女人从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为了这个呆头呆脑的爱人,他一身价亿万的青年才俊被迫给FIB、CIA、DHS……什么的打零工,没有保险就算了,一年的工资还不如他在证券所五分钟赚到的钱,亏大了,亏大了。

 

爱与承诺,前者是为了本杰明,后者是为了哈罗德,罗根无可奈何的认栽,并且还将一直栽下去,神清气爽,义薄云天。

 

他牵起记者的手,带他走出房间,盖了章摁了手印,又帮他系领带整理行李,当工作人员终于将封存在袋子里的电脑和手机还给记者时,记者穿上已经大了一圈的西装外套擤了擤鼻子,然后撒手将它们,连同手里的卫生纸全部扔到垃圾桶中。

 

“你给我买新的。”他确定一定和肯定的说。


评论(11)
热度(16)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