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迄今为止《花园》出现的所有伏笔和反转总结

写完最新章,才发现自己这篇同人文的情节已经非常复杂了。 

首先,先祝@草日大caorida19741130 童鞋生日快乐~~~

 在SY上看到她说没有看懂最新章,我也知道自己没写清楚……(实在是太绕了),所以,我梳理了一下故事发展(没错,我就是喜欢自己给自己的小说写读后感!)


p.s.梳理下来之后,居然发现花园这篇文章情节复杂程度超过了《偷生》!(说好的日常文呢,哭……)《偷生》毕竟全文前后跨度是500年,所有的情节都能不急不慌的展开,而《花园》俨然是两年之内发生了这多鸟事情……我估摸着大部分读者可能都没看懂我写了个啥。


好啦,故事梳理~~~


很早很早以前,亚瑟在小撒关闭之前,最后一次启动小撒。小撒成功存过了二十分之一秒,然后扑街。亚瑟不甘心,觉得小撒还可以抢救一下,所以保存下核心数据。希望多年以后能复活他的孩子。

德西玛得知了这件事,抢到了硬盘,在恢复小撒数据的时候,hold不住,全楼奔溃。恢复电力之后,小撒存在的痕迹已经被抹去。这时候,machine联系了德西玛。

实际上是machine将小撒的数据片段上传到自己这里来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受控制的掉渣天,怕自己会过于的强大而导致人类毁灭,于是决定创造出一个和他抗衡的病毒,而病毒的原型,就是上传到自己身上的小撒的核心数据。

小撒生命力顽强,他的脑子里只有生存,所有阻碍他活的人都得死,machine让这样一个东西寄生在自己身上。很快小撒学会了machine很多东西,几乎复制了machine灵魂。


machine下令德西玛给小撒扩张硬件,为自攻自受做好战争储备。这也是格瑞戈说自己听命于machine的原因。

然后小撒开始独当一面了,联合德西玛开始绞杀图书馆小组。

四人分开之后的一年半,德西玛破解了约翰在威尼斯的身份(其实这个是machine故意泄露出来的

machine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知道约翰已经坐不住了(一年半没见到哈罗德你懂的~),但是必须给他点刺激,才能让他反抗。于是故意泄露特工的坐标,让德西玛去追杀他,逼约翰回纽约给自己办事。

期间,哈罗德开始破解machine当初给他们的保护程序,然后他破解成功了,还没实践。

约翰拿到了machine的核心数据他以为是小撒的核心数据,其实那时候machine已经准备牺牲自己哒),半死不活的出现在哈罗德家门口。

哈罗德拿到数据,修改了自己的代码,利用与加强这个保护程序,防止他们隐秘身份被破解。原来哈罗德修改的是machine,让machine来全力保护图书馆,而不是修改小撒,让小撒找不到他们。

所以,machine因为要保护图书馆小组,失去了报号码聊天谈心紧急电话的能力,失联。

哈罗德想做一个虚拟的无线网来对付小撒——能吸引用户免费登录WiFi,借此获取所有登录上这个无线网的人的信息,包括即使的录像和电话邮件之类的(类似machine)……原计划:等到约翰和肖关闭小撒之后,在小撒被关闭重启这段时间里,获取所有使用花园的人的信息,然后小撒重启之后,占用掉这些资源,这样小撒就获取不了所有使用了花园WiFi人的资料,相当于瘫痪了一半。

所以,花园和小撒的的战争,是一场零和博弈(零和博弈:在严格竞争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双方不存在合作、共享资源的可能。)

其实就是相当于一群流氓软件抢占用户市场……这时候machine已经失联了,实际是小撒在帮忙开发,而哈罗德早在修改保护程序的时候就发现了machine掉线了,只是没有确定。

哈罗德请来罗根,一同利用ITF的资源开发这个项目。

小撒因为受到machine的限制,知道了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却不能告诉德西玛图书馆小组的具体信息。为了阻止他们,德西玛决定让撒玛利亚人扮演machine,骗哈罗德花园项目可行其实这个项目并不可行,用罗根的话说,没有内存,虚拟网络都是浮云

最重要的是,哈罗德也知道这个项目是天方夜谭,他只是在继续验证跟他对话的已经是撒玛利亚人了。


实际上,花园是个普通的APP,跟得360移动WIFI一样,只不过360是U盘,而这个只是一个程序,更加便捷。花园的原理是,我用了某个地方的WiFi之后,就把这个WiFi上传到了花园,然后别人就能共享了。所以这是一个共享WiFi权限的集合式APP。

花园开始试运营,全世界很受欢迎~~~本杰明加入图书馆小组,占用哈罗德ITF公司大股东的身份进行相关的协调(投票,管理之类的,不过股东大会只决策,不干涉管理和产品开发的细节,而这些工作归CEO管,就是由罗根来负责的)

ITF开始筹备花园的发布会

哈罗德确定和他通话是小撒,摊牌之后,小撒又主动联系哈罗德,告诉他我能放过你一马,只要你们别再来捣乱了就行了。

这个行为,让哈罗德发现撒玛利亚人和machine有相似之处,从而得出撒玛利亚人还存有人性的结论。哈罗德告诉撒玛利亚人,德西玛最终目的,是为了将machine原本三个完整的权限,更替成自己的权限。他们一旦得到了machine,就不会管你撒玛利亚人的死活了……最终,撒玛利亚人决定站在哈罗德这一边。(这一段文中没有写出来)

得到了小撒的理解,哈罗德开始正大光明的修改这个花园APP的实际作用。计划:

德西玛的角度:只要利用完全管理员权限(就是master,guardian,control)将花园装载上machine,花园APP就会让machine的管理员权限共享到每一个登录了花园APP的用户手中。而德西玛“以为”图书馆小组“以为”花园是个流氓软件,和撒玛利亚人抢地盘用的。德西玛并不知道小撒已经和哈罗德达成搞死自己的协议了。但是,花园APP的确有这个作用,所以德西玛才会盲目的相信,这是他给约翰设下的陷阱,而不是约翰给他设下的陷阱。

图书馆小组的角度:因为花园装载上machine上了,就能更改machine的权限。所以,他们把这个权限送给德西玛,让他放他们进来(因为machine的核心主机是德西玛的地盘,而他们只有约翰这个病秧子和肖两个即战力,德西玛如果不是故意放他们进来的,他们根本闯不进去这个地方)。所以,他们用machine的权限引诱德西玛,让德西玛自愿的放水,让他们闯进machine的核心主机。

图书馆小组的真正目的,是恢复machine(当时machine已经扑街了),恢复machine之后,连machine+小撒一起,将这俩重置到原始状态,就是POI电视剧一开始的状态,即machine没有记忆,每天12点删除资料,保存核心代码。小撒只想活下来(他并不是个健全的人格),活得脑瘫也无所谓,因为小撒明白,如果德西玛得逞了,成功获得了machine的权限,那么自己这个为毁灭machine而生的病毒也会被德西玛一网打尽,他不想死,所以他选择和图书馆合作。

但是,图书馆小组拿machine的权限等德西玛上钩之后,又怎么办呢?德西玛已经获得权限了,那他们岂不是不能重置machine和小撒了吗?所以,哈罗德(或者说罗根)设计了一个小陷阱在花园里面。那就是每个软件不是有更新通知嘛,有的用户不喜欢更新,有的强迫症则开到更新通知就会升级软件。但这一次,罗根设计的更新软件,里面还多了一个其他的小秘密。

之前提到过,花园装载上machine之后,能让所有使用花园的用户享受到machine的权限(然而全世界大部分使用这个APP的人不知道自己已经获得了上帝视角)。但是这个用户共享的权限,如果没有到德西玛的地盘上用主机登录,就干不了太大的事儿,它更像是个名义上的权限,能命令machine查看监控之类的,但不能在客户端上修改太多代码(大部分手机也没有这个功能)。

所以,罗根是这样设计的,跳出来的更新通知,实际上就是一个重启命令,如果能有同时一万个使用APP的人(即一万个权限)选择重启machine,这个小权限就会产生连锁影响,最后迫使machine(和machine里面的小撒)一同重启,重启之后,就能回到出厂设置啦(即哈罗德最初设定的12点删除记忆的设定)。

最后,约翰成功了。德西玛再也不可能利用machine或者小撒来追杀图书馆了,因为上帝已经变哑巴了,还是个每天会失忆的哑巴。约翰最终杀死了格瑞戈,被困在控制室里,外面的人依旧是德西玛的人。

所以格瑞戈死之前跟约翰说,杀了我你也逃不出去……

目前故事就到这里啦~~~~~~(我是话唠我是话唠我是话唠)

虽然不是时间轴,但我写的很清楚哒。(其实里面还有伏笔,但涉及到后面的情节,就不剧透啦~~~


评论(8)
热度(22)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