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24

绝望了……本来准备这一章把包袱都抖完来个西斯空寂的,结果包袱还没开始抖就已经5000字了……我只能又在小说大纲里加上一个章节。

(哭,我什么时候才能完结)

p.s.最近文风深受少狼影响,你们有木有觉得这几个主角都变成了极品吐槽向,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对了,格瑞戈就是那个德西玛的老头,音译过来萌萌哒~


----------------------------------------------------------------------------


24、

 

POV 本杰明·D

 

最终还是黑幕了。

 

本杰明看着头顶的光亮消失,录像带已经播放完,世界一片黑暗。本杰明在罗根旁边,屏息着,等待着世界得知真相之后片刻的震惊与安宁。暮色里,他听见周围人小声地议论声,然后是电话,接下来,世界一个个被点亮,彩色的,光怪陆离的,普拉达的广告又回到了屏幕上,路灯一排排得苏醒,恢复如常。

 

本杰明明白,录像带播放会激活他存在某银行的通讯稿,稿件和证据将会快寄到了《纽约先驱报》,那些在互联网时期白纸黑字的铅字异类将会一字千金,本杰明的任务完成了,他觉得有一丝疲惫。

 

这种感觉如同溺水,求生的本能让你紧紧屏息,但那会承受巨大的痛苦,耳肺轰鸣。如果你能多忍耐一些,你就能多一点时间挣扎回水面,或者等待救援,但是越是忍受,却越是绝望,直到你放弃那一刻,水从口中涌入直至胸腔,然后平静与死亡一同到来。

 

那哈罗德和约翰呢,本杰明深深叹了一口气,他们在水里又溺毙了多久?又是忍受了怎样的痛哭,才遇上对方。

 

“哎哟——你还暗恋哈罗德啊……”罗根突然冒出来一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话,本杰明狠狠地瞪了过去,就看见他在拿手机津津有味的看从本杰明电脑里传送过来的资料。

 

“你的手机不安全!”本杰明尖叫着,然后去抢罗根手里的手机,而罗根则灵巧的躲避了本杰明的闪电攻击,拿着手机继续盯着,“你吻过他,还给情敌画像,为了忘记他情人节跑去相亲……”

 

“你闭嘴!”本杰明终于仗着身高腿长的优势抓住了这条活水鱼,把罗根卡死在了怀里,生生地把他手心里的移动电话抠了出来,一把扔在地上。

 

“是单恋。”强迫症记者抱住罗根,一本正经纠正道:“不是暗恋,是单恋。”

 

然后他感觉怀里的人停止了挣扎,紧绷的肌肉放松了下来。本杰明也放松了对他的钳制。罗根转过身瞧着他,眼睛里典型玩味的模样,看上去和索菲亚有三分相似,说:“你为什么喜欢哈罗德,我可以把你收了,我也是亿万富翁呀。”

 

本杰明一脸嫌弃的抓开罗根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说道:“我不爱他了……”本杰明咧出一个可以评选为“纽约十大苦逼笑容榜”第一名的笑容,认命的承认道:“我放弃了,好吗?你真应该见见他和约翰有多般配。任何一个有自知自明的人都不会自插一足,自取其辱。”

 

本杰明说完这一句话就连罗根也沉默了。

 

“罗根,你并未涉足太深,你不明白,这是一场很危险的游戏,也许下一个死的就是你。而最惨烈的并不是你会死去,而是面对这些的时候,你孤身一人。就像我现在这样。你知道哈罗德和约翰分开之后他们有多么魂不守舍吗?你又知道他们重逢之后是多么快乐?没人有能陪你走到最后,所有你爱的人都必须亲自被你推开你的生活,而能像约翰遇上哈罗德那样的情况,不足0.01。如果你无法在里面找到并肩同行的人,你就会老无所依。”

 

本杰明说着说着,发现自己真的在空气中营造出了一种“注定孤独一生”的气氛,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快哭了。感性的记者缩缩鼻子,想掩饰自己缺爱的玻璃心,等到他他回望过去罗根,对方已经在全神贯注的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捡起来的手机玩了。

 

“该死的!你就不能听完我发牢骚吗?!”

 

“亲爱的。”罗根抬起头,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做出悲伤的表情(跟真的似的)说道:“很感人,我都哭了……”

 

本杰明觉得自己彻底败给了他,就在他考虑是不是要趁罗根不注意的时候偷了他的保时捷去找约翰时,对面那个人突然对着手机尖叫了起来,像疯猫一样。

 

“您别一惊一乍的好么!”本杰明觉得自己快被吓出翔来了。

 

“天呐!我想我们都搞错了!”罗根猛地抬头,信誓旦旦,眼神太过认真以至于本杰明只花了两秒钟就反应过来这不是玩笑:“什么?”他问。

 

“‘花园’只是一个APP,整合用户所在地的无线网,交由ITF来整合处理信息链接,最后达到全民共享网络的目的。相信我,这是我开发的,它只是一个APP,不能用于在虚拟层面限制权限!事实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用一个虚拟的东西来掌握事物好吗!你们这群人守恒定律学到哪里去了?!天天被一群网络公司洗脑海量云计算内爆无极限人都变天真了吗!妈蛋!内存,告诉我内存在哪里?!!”

 

本杰明完全没有听明白,但是他总是能找到重点:“我们不能通过‘花园’控制撒玛利亚人。”

 

“是的!”

 

“哈罗德为什么要瞒着我们?”本杰明尖锐地指出哈罗德不可能不知情。

 

我怎么知道?!他老糊涂了?你确定是Machine要你们跑到撒玛利亚人的地盘上去更改这些代码?约翰从死人Control那里抢来资料情报,说不定也是德西玛计划的一部分。

 

看着罗根气势汹汹的手舞足蹈,本杰明突然觉得有一些难过,和惊讶比起来,更加的难过,他摇摇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觉得万念俱灰,所有的努力在顷刻间灰飞烟灭。罗根看着一旁挫败的本杰明,突然有一丝不再忍心说下去的感觉。本杰明后退着,他自己退到街角的黑暗处,罗根在外面守候着,直到听见了那个人的哭声。

 

在夜里,纽约喧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我可怜的男孩。”罗根轻轻抱住本杰明,记者弯着腰,也环抱住了罗根。

 

“那‘花园’到底可以用来做什么?”本杰明轻声地问。

 

“任何一台机器,不能没有实体。这也是为什么Machine或者哈罗德,不能控制‘花园’来夺取撒玛利亚人权限的原因。”罗根简洁的解释着,声音轻缓温柔:“但是,如果把‘花园’装在上主机的话,那么……任何一台用移动客户端上登陆的人,都能用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或者任何一台拥有这个APP的用户登陆上这台机器,直接的。如果撒玛利亚人之前有权限限制的话,那么德西玛就能借此得到权限,唯一,却共享的最高权限。”

 

“撒玛利亚人的管理员,应该是亚瑟?”本杰明疑惑的自言自语。

 

“也许是,但他情况有所不同,可能现在最高管理员是政府或者德西玛,而这两者一直都在想获取同等的权限。或许这是他们一次妥协和……”

 

罗根突然停了下来,他感觉到了一把枪抵在了自己的腹部。然后,他的肩膀被本杰明轻轻的推开,但还却保持着两个人拥抱的姿势。本杰明的泪水恰好滴在了他的脖子上,有一丝凉也带着一些痒,他困惑地看着记者,记者露出了一个绝望的笑容。

 

“Machine失联了,自从约翰拿到那一份撒玛利亚人全部的资料之后就失联了。”本杰明眨了眨眼,停止了哭泣,泪痕在月夜里清晰可见:“所以……我的电脑里只有资料的内容,再没有任何关于这份资料的东西。比如……比如,这份资料是约翰从Control尸体上拿走的。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罗根,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杰明盯着罗根的双眸,发觉自己并不能参透他那双蓝色眸子里复杂的情绪。他听见警笛声从远处传来,然后一辆写着FBI三个大字黑色卡车停在了他的面前。一群西装男子从车里下来,顿时,所有的人都拿枪对着自己,只有罗根还被他抱紧在怀中。

 

“对不起。”本杰明听见罗根在自己的耳边说。

 

POV 约翰·G

 

约翰和肖抱着枪狂奔着,根本分不清前后左右,只在凭借直觉行事。谢天谢地,在四周黑成不见五指的时候,在走廊里还不知道潜伏着多少个德西玛杀手的时候,好在哈罗德还能提供一点方向感,他们居然就这样凭借着子弹燃烧那微弱(却不间断)的火光竟然走到了目的地。

 

“轰——”一声巨响,炸弹爆炸在他们身后,约翰惊讶的瞪了一眼和他并肩跑着的肖,后者搓了搓鼻子,从容的解释道:“每一个我安装的摄像头也是小型炸弹,用完一个炸一个。”

 

好极了,约翰思忖着他今晚要是能活下来,绝对要请肖吃能铺满整个太平洋的牛排。

 

“我想你们应该已经抵达中心控制室了。”哈罗德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鉴于肖女士把楼里安装的摄像头炸得差不多了……我能给你们提供的路线说明已经变得非常有限了。”

 

“很好,我们还需要提前适应呢,毕竟到了中心控制室就没信号了啊。亲。”

 

肖这说的倒是大实话。特工在一旁点点头,他们一路狂奔过来,射穿无数膝盖(那些膝盖不足以阻止他们),其余的装备也在三A区的时候被那几个大个子抢走了。现在他和肖的身上只有子弹和枪。一开始,里瑟作为掩护,带着红外线在这篇方圆加起来将近4平方公里的地方到处乱跑,但是约翰身体素质已不如从前,最近又饱受辐射的侵扰,当搅屎棍当得力不从心,魂早就飞出地球,只剩下本能驱动着悲哀的四肢在奔跑。和肖汇合之后,约翰基本就处于罢工状况,虽然两人意外地毫发无损,但是约翰那累如难产的脸色也让肖舍不得吐槽。

 

没有接应,没有后援,这是最后的一次计划,约翰总不能指望哈罗德驾着有翅膀的白马来接他回家吧。

 

很快,特工便因为自己不合时宜的走神而受到了惩罚,他感觉到小腿子弹击中,然后螺旋搅动着组织周围的肌肉旋出。

 

“哦,上帝!”约翰咬牙差点痛晕过去,肖立刻扶住了他,约翰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胃酸(尽管他今晚已经吐过一次了)和肾上腺激素在猛增。很快他便因为激素的原因而忘却了疼痛,身体本能的应对机制在崩溃,约翰思维如此清晰的想,下一秒他就开始不自觉的发抖,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痉挛。

 

“伟大的求生本能。”特工看着肖一把他摔进了门里,当然,连同她手中的催泪弹,催眠弹全部都扔出去了。特工及时的捂住自己的五官,觉得人生一片黑暗,他听见身后中心控制室的门自动的关上了,白雾之中几片子弹摩擦枪口绽放的火光,肖虚无弹发的把那群已经被迷得七荤八素的敌人一一撂倒,最后还不忘英雄救美的给快断气的约翰递过来一袋子氧气。

 

烟雾散去,已经是三分钟之后的事情了,但特工觉得好像过了三年。

 

“我给你止血。”肖脱下T恤衫,只剩下一件运动背景裹着她那傲人的胸部,但约翰自从改了性取向自后便对这些不感兴趣了,他暗搓搓地从嘴巴里掏出一坨白色的东西。然后往门缝里塞。

 

“你在干嘛。”肖边包扎伤口边问道。

 

“塞口香糖,这样他们就算破解了密码也进不来,吼吼。”约翰乐观自豪的说。

 

“我要是德西玛我就炸了这里。”

 

“我也会,但是德西玛肯定不敢炸了撒玛利亚人。”约翰继续说道:“当然,还是有弊处的,比如我们也出不去啦。”

 

……

 

“啊——”约翰感觉伤口一阵剧痛,他不满的抗议着肖恶狠狠的包扎力度,后者一副“我要把你撕碎在扔进喜马拉雅雪山被多毛雪怪吃掉最后当成排泄物责备地球”的表情让约翰觉得这样的肖好美。很快,外面那群傻逼终于发现重型狙击枪是轰不开大门的,轰轰烈烈的枪声终于变成了稀稀拉拉的示威声。

 

肖开始学着在窗户旁边安装电网,在他们把所有的装备都扔得一干二净之后。

 

“他妈的这电网哪里来的?”

 

肖嘚瑟的微笑:“只准你从嘴巴里吐出口香糖,不许我变魔术吗?”说完拿起猪肉干放在嘴边,成功的无视掉了特工在看到这一幕对吃货顶礼膜拜的表情。特工取出了耳机,对着话筒吆喝了一两句,发现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尽管他已经料到这样的情况,但是他还是有一些失落,这种失落伴随着生理上的疼痛变得越发的清晰,他明白,如果他们不能逃出去,那么他可能和哈罗德一句道别也没有了。

 

他半死状态看着肖,那个女人在约翰战斗力报销之后就已经进入了准工作狂的状态,自从进来之后便一刻没停,约翰觉得自己有一点像拖油瓶,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只能蜷缩在角落,尽量充当那个动脑筋的人。他试着站在德西玛的角度来思考接下来他们会做一些什么事情,但是一想到他们很有可能会带一些奇怪的武器威胁他们就觉得糟心。

 

“所以,格瑞戈,鉴于我俩都不太可能活着离开这里,能否告诉我你背后的势力到底是什么?”特工站起身来,他看见一旁那个白发的老人从昏迷的杀手中站了起来,很奇怪,那样子看上去一点都不滑稽,格瑞戈看起来从容,镇定,还带着那该死的笑容。他一直都在房里分我们,他没有晕过去,他只是想看看我们能走到哪一步。约翰突然觉得有一丝可怕。

 

其实突破了重重障碍来到这里,已经完成了任务的百分之九十九了,因为接下来的工作(除了逃跑)实在不需要耗费太多力气,特工掏出包里的硬盘,开始试着连接撒玛利亚人的主机,他原以为这个主机会是长满了三十六个屏幕的巨兽,而到了这里才发现,他看的科幻小说还不够多。等他找到一个和普通电脑主机差不多的开关室,他摁了下去,然后,整间屋子都亮了起来,四壁变成了屏幕,连地板和房顶都是,这种纯粹让约翰觉得他们进入了到一个类似于黑客帝国的世界里,看上去如此不真实。

 

“欢迎来到系统界面,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约翰忍住问撒玛利亚人“怎么毁灭你”的冲动,然后说:“我想把这个硬盘里的代码……呃……复制?上来?”

 

“您可以从入口处的登陆窗口出验证你的身份,成功之后便可以进行您想要的操作。”

 

很有礼貌啊,约翰心里想着,他看了一眼格瑞戈,那个人仍然默不作声。于是他走到门口,那里有一个导航仪一样的东西,然后他开始往包里翻Control的指纹(或者格瑞戈的,反正他都有),等到他拿出验证物的时候,他才发现登陆界面的验证操作是虹膜识别。

 

“搞什么鬼……”特工看着手里一大堆材料,最终忍不住骂出声来:“亏我还背着他们跑了那么多里路!”

 

“现在怎么办?”忙完的肖跑过来抓住特工的肩膀,然后凑上去,撒玛利亚人很快就扫描了她的眼睛,但却失败了。

 

“还剩两次机会。”肖嘿嘿了一下,指着屏幕上血淋淋的一排红字说。约翰控制住把她的头砸在屏幕上的冲动,然后示意着肖将一旁的格瑞戈带来,他想既然这是撒玛利亚人的登陆界面,那么这个幕后二把手(约翰百分百肯定格瑞戈身后还有一个更加神秘的势力)至少能读取部分权限吧?肖粗鲁的把格瑞戈拉扯到门口,格瑞戈依然带笑意的盯着约翰,而约翰则皱眉的注视者屏幕。就在肖准备按着格瑞戈肩膀登陆时,约翰突然制止了她。

 

肖困惑的瞪了一眼特工,而特工不作声,稍带着犹豫地轻轻俯身向前,然后他感觉一道蓝紫色的光线滚过他的瞳孔。

 

“欢迎回来,里瑟先生。”

 

约翰缓缓闭上双眼,机器冰冷的声音仿若渗进了他皮肤里的每一个毛孔,那一刻他发誓他听见了格瑞戈笑声。

 

“感谢你,约翰,”格瑞戈在一边说:“我等你把‘花园’带过来,已经等了很久了。”


评论(12)
热度(16)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