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23

给本杰明拉了个郎……

就是POI里那个贱贱的亿万富翁。他叫罗根皮尔斯。

话说罗根小哥在我小说里就是一块砖,哪里搞基去哪里……

我是真的很爱他,这是三季下来我最爱的号码~~

主线被我自己写的有一些糊涂,争取下章把所有的坑都填了,最后再放个大招神马的……(滚


--------------------------------------------------------------------------


POV 本杰明·D

 

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本杰明便匆匆的开溜了——他大概已经猜到会发生什么事了。比如秃头穿着高级西装的董事会爪牙过来请他谈一谈,又或者自家老姐冲到酒店扇两个大耳光问他死哪里去了,又或者报社合伙人把一纸解约合同(或者更惨的,广告合作意向书?)放在他面前。

 

冲动真是做不好任何事情。本杰明绝望了,然后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痴心妄想般溜出大门口。

 

“噢噢噢噢!兄弟,不带这样的。”一个男人突然拦住了他,真是该死,本杰明轻轻把墨镜推到鼻梁下,斜着眼睛望着他,等到他确定自己的露出的眼白多与眼珠子之后,便安心的保持了现在这个“人生如此艰难为何你还要拆穿”的表情。

 

“你现在要去哪里呢?小甜心。”男人眨了眨眼,头顶上的发胶已经固定不了他那随心所欲的刘海了,本杰明觉得自己的注意力停留在了错误的地方,然后他眯着眼睛打量(尽管这是因为他是近视的缘故,但本杰明更相信这样会让他看起来老谋深算)。

 

“上帝啊。”本杰明认出了眼前这个人,并发自除了由衷的感慨。首先,他先凭借自己是个天生的gay察觉出了这曾是他某段有过黑历史的约会对象,然后,他凭借自己已经丢失了半年的新闻敏感推理出来这个人的现在的身份,最终又回忆起ITF的报表和今天发给通讯社的通稿——是的,问会场美女要通稿的习惯仍没有改过来。

 

“很高兴你认出了我。”那人露出自信迷人的笑容:“如果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你面前的原因,我可以好心提醒一下你,经过昨晚上投票之后,我现在持有ITF科技43%的股权,比你,哈罗德,”男人特地加重了本杰明的“新”名字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多那么一丢丢。”

 

所以,他是认出我来了。本杰明绝望的想,他真不该同时以两个名人的身份活在这座城市的,真不应该(他绝对没高估自己获得过普利策奖的另外一个身份,绝对没有)。

 

“所以,哈罗德,你可以告诉我,去年年初你还以记者的身份约过我——我就不说那个约会有多么的糟糕了,现在又是一副腾空出世的救世主的模样出现在发布会,并且,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计划——董事会那群笨蛋一直以为这个神秘的哈罗德只是个傀儡或者不食烟火的隐士。”

 

“OK,OK,罗根。”本杰明认栽了:“我现在有急事,能不能让我先走……或许你给我你的房间号,我晚上亲自登门解释。”如果我还能活着回来的话,本杰明明智的忽略了下半句。

 

“不。”罗根顽皮的露出一个孩童一般的笑容(尽管本杰明愿意倾家荡产请撒玛利亚人删掉那个笑容),“或许我可以帮你。关于你的急事,”他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握住他的手,手指尖在本杰明的手心里画圈:“毕竟我们和哈罗德,都有过一面之缘。”

 

本杰明瞪大了眼睛,罗根则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差点眼皮抽筋。

 

“认真的?哈罗德连我都没和你说过。”罗根露出一个伤心欲绝的表情。

 

“Machine也没提到过你啊……当然,除了你作为号码的那一次。”

 

“真他妈不公平。我才是原定计划的CEO,为了哈罗德,我都抛弃了自家的公司来帮忙了。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把哈罗德以各个假身份所拥有的股权一点点集中回收,又花了半年时间进入了董事会。顺便,你以为就凭ITF的那群‘天赋异禀’的程序员能写出花园的代码?!”

 

“呃……”本杰明尴尬的笑了笑,“要不你和我一起?我需要劫持时代广场的主控室,然后在纽约市中心播放一段反社会的录像带,为了这次劫持计划,我特意在黑市订购了武器和炸弹,待会我要去和他们交易,我最好的助手Machine联络不上了,或许你可以帮帮忙?”

 

本杰明用一种“今天天气真儿好”的语气邀请他一起拯救世界。

 

*一小时之后……

 

“所以!!你他妈的根本不知道Machine是什么?!”

 

等到本杰明把他的计划和最新的情况告诉给罗根之后,罗根才坦白自己局外人的身份。本杰明简直要疯掉了,他居然会因为罗根曾经是他的约会对象而就这么相信了他!

 

罗根在一旁依旧笑得很开心,他眼里闪烁着光亮提醒着本杰明这家伙很享受调侃别人和看别人抓狂的样子。本杰明懊恼得责备自己,不应该如此大意,更不应该忘记自己还是记者的时候和这位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似乎现在变成了马克扎克伯克)那一段悲剧的采访(和更加悲剧的约会)。

 

但往好的方面想,哈罗德请他过来帮忙打理ITF,至少表明罗根是个不错的人?本杰明深呼吸调整心情安慰自己,然后用协调了自己的认知不平衡,最终迅速想出一个方法:“好吧。我也改变不了你知道真相的事实了。”他说:“我们现在就……他妈的别玩我的电脑!!!”

 

罗根把手指放在唇间,示意本杰明噤声,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本杰明仿佛看见了键盘被他敲出了一朵观音莲。

 

然后罗根停了下来,抬起头微笑的看着本杰明,转过笔记本给本杰明看,那段时刻警惕审判和机器有关的录像带正在播放。本杰明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段录像,轮到哈罗德出场的时候,录像带里的脸居然被一只松鼠的头挡住了。

 

“呃……我本来想打马赛克的,后来觉得太猥琐了。”罗根露出害羞的表情,可眼睛里却是狡黠和恶作剧的笑意。“伙计,说真的,你要把这些放在十大广场上那些花花绿绿的屏幕上播放?哈哈,那一定很好玩,我已经能想到那些美国好公民愤愤的表情了。还有政府!或许他们会用‘朝鲜敌人’这样的措辞来避免主动辞职?嗯,这倒是和他们的智商相得益彰。”

 

“是的,我会这么做,我必须这么做。”本杰明闪现除了不同于罗根的认真,而那个认真的表情在烈日炎炎之下显得格外的小清新。

 

“哦,你真是一点都没变,是吗?没有本事,却喜欢玩大正经。”罗根勾着记者的下巴,轻轻捏住,然后问道:“你确定?”

 

本杰明屏住呼吸,这样近的距离让他备受压迫,他木讷的点点头,接下来,他听见罗根说:

 

“既然你想玩,那就收起你那套蠢方法,你不需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成为两次恐怖分子,相信我,时代广场的防火墙比你蠢蠢欲动的裤裆还要性感——嘘——我有个更好的方法。”

 

“什么?”本杰明忘记了自己这句话说得多么的愚蠢。

 

“我黑了它们,所有的。”

 

本杰明这时才发现保时捷车窗外的那个高大的电子屏已经黑了下来,他转过头又看向另外一个,一片漆黑,就连路灯为了配合这场表演也熄灭了自己的光亮。他惊讶的睁大眼睛,“WTF……”本杰明问候罗根祖宗的话还没说完,罗根整个人就扑腾了上来,一把搂住记者的脖子吻了上来。咸湿的气息让禁欲十多载的本杰明一下子汗毛竖立。他连忙往后退,却不料把罗根把车子的座椅放倒了。

 

抱着的两人立刻滚在了一起,而他们的头顶,那场被扼杀的审判出现在银幕上。本杰明顾不上去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听见了枪声,尖叫声,科利尔死前最后的愤怒和疯狂,像一场电影,哦——而本杰明还在试图把黏在他身上的罗根撕下来。

 

最后他绝望地发现根本阻止不了罗根,于是他发挥出了一个做攻的自觉,翻身过来把罗根压在了身下,掌握了主动。不过说真的,除了惊吓之外,这个吻感觉好极了,几乎让本杰明忘记上一次他们戏剧般的约会到底有多糟糕。最终,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在差一点陷入到擦枪走火的边缘时,本杰明猛地停住了三垒上本垒的下一步。

 

“OK……”本杰明笑了笑,然后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今天忙,要不,改天?”

 

罗根翻了一个“注定孤独一生”的白眼。

 

POV 约翰·G

 

一个新月之夜,近乎于黑暗。

 

夏日的热风一层层从地表刮来,肖身着一身的黑从暗夜里潜入又消失。里瑟在外面看着他,他目光空洞的看着头顶的树,一片灰白的叶子停在他的肩膀上。特工默不作声,端着狙击枪看着视野里的肖一闪而过,慢慢地等待着。

 

他们出发开往新泽西的一个小镇,和当初根所去的地方不同,这里更为荒凉。基地周围的自然荒景也恰好验证着这里的危险。为了找到这个地方,他和肖询问了一下周围的居民,而那些人给予他们的反应却是避之不及。

 

还是Machine好,何况飘荡在太平洋和大西洋边缘的某个海岛上听起来还有一丝诗意,想到这里,他又想起哈罗德电话里遮遮掩掩所提到的一切。约翰敏感又犀利的神经让他理解,但他没有告诉肖,两个人烦恼担忧已经足够了。

 

“那次你受伤半夜出现在我家门口之后,给我们提供情报的,就变成了撒玛利亚人。”

 

所以撒玛利亚人暗地里帮助他们关闭自己,好极了,听起来是那么的有逻辑。

 

“那档案袋呢?我从Control手里拿走的情报,也是撒玛利亚人故意给我的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知道。”电话里哈罗德显得很迷茫,特工不忍心再问下去。

 

“哈罗德……我相信你。”他说:“如果你要我去关闭撒玛利亚人,我就去做,如果你想收回这次行动,我也毫不犹豫。你让我去死,我也不会拒绝。因为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每一个决定,都不是为了自己。”

 

“我现在在努力找出你给我的,那十五个电话号码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也不知道。我无法保证今天这场行动是不是一个诱人的陷阱,但我必须下定决心。”

 

于是特工和哈罗德就这样结束了短暂的对话,然后就是长长的沉默。哈罗德明白约翰去忙今晚的部署了,而约翰也明白哈罗德在做自己该做的事。他和肖沉默的上路,偶尔哈罗德会插一两句话进来提醒或者安排些什么,但大部分时候都是白噪音,和他们从前一样。

 

“Ouch!”

 

肖从特工身后冒出来,打断了再狙击镜前观察着一个小甲壳虫的特工。约翰这才从遥远地思绪中回来,看着笨手笨脚的肖一阵忙乱,微微一笑。肖起身的时候身上还带着水,头发也湿了一边。

 

“这地方居然有个水坑。”

 

“你带着夜视仪也没注意到,不及格。”特工递给肖一瓶运动饮料,肖从容得接了过来,汇报道:“和地图里一模一样,总算看见撒玛利亚人的真身了。长得一点都不好看,我以为这么碉堡的东西至少是五颜六色的。”

 

约翰笑得更加开心了,肖没有管特工那贱兮兮的表情,继续说道:“哈罗德吩咐的微型摄像头都已经装载好了,没有人发现过。还有,这是今天的值班表。”

 

特工接过肖手里的相机,一张张刚刚拍下来的情报,他扫了一眼:“十二组小队,而不是十二个人。”

 

“当然不是。”肖把手套甩到里瑟的头顶上,仿佛在嘲笑特工居然侥幸得以为只有十二个人守护美丽的撒玛利亚人,说着掏出一块牛肉干放进嘴里,口齿不清的说:“三小屎一轮班,咱们在他们矫捷的似候去,打他们落画流水。”

 

约翰皱了皱眉有,肖不清楚是因为刚刚那句话还是因为自己吃的牛肉干掉了特工一裤子渣渣。

 

“对了,Machine怎么不在耳边叨叨了,你是不是又威胁他了,然后气的人家离家出走了?”

 

“不知道。”约翰没再和肖开玩笑,他实在是无法面对这个问题。

 

肖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特工突然的忧心忡忡,心里有一丝犹疑,但很快,特工脸上苦瓜的表情就瞬间变了。肖很快就被特工接到哈罗德电话时妩媚的表情给恶心到了。

 

“哈罗德,还有什么吩咐啦。”

 

“没什么……只是,如果是三小时轮班,那么离下一班还有四十分钟,你们需要开始做准备了……约翰,必须提醒你,等到了中心控制室的时候,会进入高辐射区,记得做好防辐射的准备。”

 

“没问题没问题,绝对吸取教训。”特工边说看着肖从行李里掏出防辐射的衣服然后一把扔到身后,继续寻找其他的装备。

 

“还有,在那之后的事情就只能交给你们去做了。进入中心控制室,所有的信号都会被消弭……若是你们成功出来了,再联系我。”

 

“妥妥地。”

 

“约翰,你回来之后,我有句话想要对你……”

 

“别……千万别这么说,”约翰嬉皮笑脸的接过肖的手榴弹,然后将它们挂在身侧,说道:“据科学的调查,鏖战之前,电视剧电影小说里说了这句话的人,百分之百两个人中间有个会死翘翘,要说赶……”

 

“我爱你,约翰。”

 

还在源源不断放嘴炮的特工突然停了下来,旁边的肖俨然已经翻白眼翻到天荒地老,然后,她看见特工露出一个苍白却又充满温柔和生命力的笑容,仿佛那是这一场精彩的生命纷呈里最后一个。

 

“我也爱你,哈罗德。”


评论(10)
热度(24)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