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21

妈蛋啊,刚刚那一章发错了!不要看!

----------------------------------------------------------------------------


21、

 

POV 本杰明·D  

 

半夜里从纽约开往悉尼的飞机刚刚起飞就迫降下来。一群惊魂未定的乘客一路小跑着和家人拥抱,泪流满面着,深夜里机场留着的晚点的旅客麻木的围观着这场闹剧,最后,从登机口走下来的,是被押解着的本杰明。

 

现在美航的反恐的效率真是惊人,他第二句“炸弹”才刚刚喊出口就一棍被电晕在地。下飞机的时候,本杰明想装一脸凶神恶煞,又毫无悬念的失败了。周围的人只是用莫名其妙的眼光,而不是恐惧。

 

这让他很无奈。但是让他更加无奈的是约翰和肖就这样把他扔在了飞机上,这样让他一个人去独自面对两眼抑郁成水的哈罗德。过分的是那两人居然还想像甩索菲亚那个小屁孩一样甩走他,真是他一生的耻辱。拜托,他是个美国的记者,记者最不怕的就是闹得天翻地覆。

 

不过,接下来办案效率就让人堪忧了。机场保安先是把他关在机场杂物间俩小时,才彻查了航班和机场的安全,确认了这是一场误会(显然他们更倾向于把这当做是恶作剧)。然后,本杰明被转送到NYPD的老窝,又被晾在审讯室里俩小时。

 

只要还在纽约就好了,被关了一晚上的本杰明已经无欲无求,反正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是一场恶作剧,然后自己可能会面临起诉和罚款,到时候挑个时间点溜之大吉就好了。说不定运气好点自己编几个理由还能蒙混过关。

 

“喂喂喂!醒来了!”

 

一份报纸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本杰明低着头把报纸甩到一边,从自己高速运转的思维中苏醒过来,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张大脸,卷发擦过他的鼻尖,挠得他直接打了一个喷嚏,对面的人又立刻以不符合身材的矫健跳出了降雨范围……知道那人退回了正常的对焦范围,本杰明才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莱纳尔弗斯科。

 

“啊!我的妈啊!”

 

“孩子,你眼睛需要去看看医生了。”

 

“弗斯科警探!我爱你!”本杰明挑起来给了弗斯科一个湿吻,弄得一把老脸的纽约警察目瞪口呆。他原本想说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让老人家把持不住,又想起本杰明只是长得年轻而已。

 

“信不信我可以把你再关上二十四个小时,如果你坚持模仿我家狗的话。”

 

“哦!小熊!它还好吗?减肥成功了嘛?”戴着手铐却执意给弗斯科拥抱的本杰明只得脸凑到弗斯科的肩膀上,假装两人是熟人,并且紧紧拥抱着。说着,本杰明反应了过来:“快些,帮我解锁,我要去救人!”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哦!”本杰明恍然大悟:“警探你不认识我!我才想起来!”

 

……

 

“我是约翰哈罗德肖的好朋友,他们有危险,又不带我玩,把我扔飞机上,我特意溜下来的。”

 

“明明是被二百磅保安抬下来的……”

 

“好好好!”本杰明不耐烦的敷衍着弗斯科给他挑的逻辑错误,然后蹦蹦跳跳的直接扯下来警察裤子上的钥匙,非常不客气的开始给自己的手铐解锁。记者很快就搞定了这一切,然后思索着是从窗户外面溜出去,还是大摇大摆的从门口走出去……一想到后者可能会要连累警探,就决定咬咬牙从二楼飞出去好了。

 

“谢谢你,其余的事情就交给你啦!”本杰明微微一笑,然后架着自己的长手长脚就开始往窗外钻。

 

“喂!”弗斯科一把举起手枪,大声呵斥道:“不许动,把……把脚放下!”弗斯科坚定的说着,但却只看见本杰明在笑。这种自恋狂一般的嚣张让他气得只想扣下扳机,但他依旧从眼前这个白衬衫,纤瘦看起来不太像特工的家伙身上看到了一点当初那个神奇小斯的模样。

 

他怀念那种感觉,尽管在他看来那段日子也足够的眩晕和憋屈。

 

“证明……证明给我看……”警探犹疑的说。

 

“你的公寓里,有一张你爸爸小时候在富兰克林公园动物园照的照片,他当时在喂一只狮子的幼崽,而那个幼崽的名字叫做……”

 

“莱纳尔……”弗斯科自语着,想起了那个晚上,而这两年甜甜圈、减肥、再婚、旅游、看球赛的日子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而那些美丽的记忆却突然间失去了它们本来的色彩。那一刻,弗斯科突然觉得恍若如梦,而真切的,是在他眼前的这一场战争。

 

“莱纳尔,档案里那个并不是我的真名。我的名字叫本杰明卡茨……如果我死了,记得帮我收尸,告诉我的侄子,其实隔壁的伊蒂亚一直都暗恋他。”说完,本杰明便翻身离开了,虽然他没有想到下面是垃圾桶,而因此沾染了一声的沙拉酱,但他还是尽可能的跑远这个地方。

 

没有人过来追他,本杰明松了一口气,但是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口袋里连一分钱都没有,手机也被警察扣留了。于是乎,本杰明当机立断地偷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自行车,一骑绝尘的直奔自己公寓。

 

POV 哈罗德·C

 

“真是不好意思,电力系统总是出问题,而且每次都是你自己修的。”

 

哈罗德没有出声,只是微笑着送别了房东。然后躺在床上,直到听见邻居和房东一行人出门,吉普车摩擦着轮胎马路的声音渐行渐远,哈罗德开始重新校准房间里所有的设备。

 

其实跳闸,漏电或者烧坏线路什么的,真不是房东房子的错,哈罗德对这个小平方的地底电网进行了太多的改造——如何在看起来功率正常的情况下运转高能的设备器械——关于这个命题多次实践,让他重回了大学校园。

 

Machine在他的耳边报告着各种关于“花园”发布会的情况。哈罗德面无表情的坐了下来,无声地敲击着一些字符,直到它们密布整个屏幕。

 

哈罗德,你确定能成功吗?那么个大家伙真的是一个无线网络就能搞定的吗?

 

这是每一个人都避而不谈的话题,而他也不知道答案。所有的人,都在按照事情原本的计划完成任务,但没有人相信他们最终会赢。

 

“是啊。我也不明白。”哈罗德仿佛突然醒过来了一样,退出了txt文档,没有保存那些无意义的字符。他说道:“你知道‘撒玛利亚人’原来的涵义吗?”

 

诋毁与非难,蔑视与背叛。犹太人的诅咒。

 

“他们没有确切的身份,反反复复消弭又复兴,寻找自己的根,与异族苟合,与同胞产生仇恨。”

 

哈罗德你说过,这不是一场机器之间的战争,这只是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战争。

 

“是的。机器从不犯错。但人会。”

 

哈罗德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静默地走到总控制面版处。他穿上厚厚的风衣,戴好自己的围巾,仪式般的将约翰和父亲的照片留在了床头——他无法将它们带走。哈罗德走到总控制面板,一个一个的扣下上面的开关。那些它刚刚修整好的设备,一个个偃旗息鼓,每一次扣下开关的声音,带着指尖微麻的震颤。他看着它们再度沉睡,发动机自顾自的嗡嗡了几声,直到整个房间安静下来,只剩下黑暗与冷。

 

哈罗德看见自己呼出的气体凝结在空气中形成白雾,手里紧紧拽着的,是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和Machine沟通的手机。

 

“Machine,上一次断电的时候,撒玛利亚人出现了。他联系了我,想达成一个和平的协议。我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是吗?

 

“我发现……所谓的保护我们的程序,并不是让撒玛利亚人找不到我们。也许最开始是这样的,但自从德西玛找到了约翰之后,就不能这么做了。于是他利用了我的代码,重新修改了安全协定。Machine并不是让撒玛利亚人看不见所有人,相反,撒玛利亚人知道我们的一切,他只是说不出来,他下达不了关于我们的任何指令,他缺失一个目标,正如历史上的撒玛利亚人缺失掉了灵魂一样。”

 

哈罗德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逐渐的冷了下来。他停顿了一下,双手放在腋下,继续说:“很奇怪,既然如此,Machine和撒玛利亚人为什么都要瞒着我们?为什么撒玛利亚人和我联系之前要断掉其他的程序,只留下我备用的笔记本和我对话呢?是的,你给过我解释,是为了安全,可是如果撒玛利亚人一直都在监视着我,为何你还需大费周章的‘放’他进来?机器,你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而谎言由于太注重于编织细节而被拆穿。我说过的……”

 

机器从不出错,错的只是人类。

 

“而这是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撒玛利亚人,你模仿人类,模仿得太像。以至于人类的弱点你也悉数还原。每个程序都有错误代码,而你只是太正确了。”

 

哈罗德闭上眼睛,他觉得自己好像流泪了。如果电话那头真的是生命,那么它一定能感同身受。

 

孤独,哈罗德不知什么时候起,发现了撒玛利亚人是孤独的。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撒玛利亚人切换到了冷冰冰的语调上。

 

“从一开始我就怀疑了。这个世界没有人能逃过机器的眼睛,仅仅凭借一些小手法不可能将我们七人,包括后来的本杰明和索菲亚隐匿在人海之中。现代技术,任意的一个脸部识别都能做到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何况约翰和肖从不懂低调行事,包括我,居然和一个记者,专为消除人们信息模糊为生的人结下了友谊。”

 

一提到这些人,哈罗德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他说:“但我只是怀疑,以为是我脱离这个行业太久了,毕竟计算机技术日新月异。直到上次……你假扮你自己想要和我达成交易,我发现了不对劲,于是开始利用电网漏洞等各种手法切断切断和外界的联系,最后开始排查。”

 

直到今天,你才真正发现真相的,对么?

 

“是,让我百分之百确定的,是你刚刚说的那句话,你重复了我那句话,这是一场人与人的战争。这句话我只对撒玛利亚人说过,当时在这间房里,所有的信号都断掉,包括和Machine的连接也是后来才恢复的。但是却从Machine的口里说出来。”

 

好了,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想你肯定不会把计划告诉我,让我如愿以偿的阻止对吧。

 

“Machine在哪里?”哈罗德语气里饱含着坚定。

 

拜托,你不是已经想明白了吗?你以为保护你们的代价是什么?你以为维持我无法将你们所含信息输出的力量是什么?是Machine自己。

 

“从那天我把自己的代码输入到那个程序之后?”

 

是的,Machine修改了代码,目标变成了掩护你们。他死了。变成了冷冰冰的数字和代码,那天你从血淋淋的约翰手里拿回来的U盘,不是撒玛利亚人的数据,是Machine自己的核心数据。你没有以前聪明了,不是吗?从前的你一定会发现Machine的自我牺牲,而你居然现在才摊牌。可惜的是,后来你对Machine说的那些好话,那些承认他,鼓励他的话,他都听不见了。所以,哈罗德你告诉我,现在你要怎么做呢?拯救你的同伴吗?你知道约翰得了很严重的病,而他不舍得去医院呢?他为了能和你长相厮守,连命都忘记保护了?你又知道这些吗?对了,你知道吗?本杰明为了帮助你,已经想到了个蠢得不能再蠢的主意了,还有那么多被你毁了的人生……你还打算去拯救吗?

 

哈罗德愣住了,无意识之间他发现自己已经揪住大衣,绉成了一团。哈罗德攥着手心里的冷汗又抚平了它们。

 

最终他深呼吸一口气,果断的把手机关机,把电板拆卸了下来,扔进了垃圾桶。

 

他逃了,逃跑时他又看了一眼那个不起眼的屋子,然后他把一切都抛诸脑后,包括床上他留下唯一的约翰和他父亲的照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他在雪地中不停的走,如同行走在一片雪白色的地狱一般,直到看见人烟。

 

当你在地狱之中行走,那么,请继续前行[9]。

 

[9]原话出自丘吉尔。


---------------------------------------------------------------------------

不好意思,还是拖了一天。以后我还是四天更新一次,如果第四天看不见我人,第五天我一定会更新的!

到了结局,感觉原计划一章的内容被我拖成三章三章的写,三章复三章,结局何时圆……郁闷中……


评论(14)
热度(17)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