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不厌旧恶 第八章 邂逅

Thor的手中攥着一张写着书店地址的纸条。他在犹豫要不要去,那儿离他住的地方很远,在城市的另一头。或许他该上那儿借一本书,北欧神话什么的……从起床开始,他就在想这一切有什么联系。

 

比如,《纪伯伦诗集》属于那个书店?那个书店里有一个人叫Loki?这本书是Loki的?

 

今天,是情人节,Thor在想,他的醒来之后左眼莫名其妙的在流泪,他手臂上出现莫名其妙的伤疤,他的室友莫名其妙私奔了,他床边多了一本莫名其妙的诗集,他的黄黑白相间的毛线帽子莫名其妙不见了,他发现了神话故事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跟自己同名的神仙。

 

要不要打电话给Jane Foster?

 

同时,Thor还在莫名其妙的思忖着要不要和前女友复合。

 

找到真相。Thor内心的声音告诉自己,在通往上班路上的地铁站里,行尸走肉的人群中,他突然转身离去,拔腿就跑,冲着人群逆流而上,像垂死挣扎的鱼。叫骂和抱怨从他耳边擦过,他没有真正的听到它们,他只是不停的跑,迈开长腿努力跨出一步又一步,最终步子越来越大,他冲出了地铁口,一路狂奔。

 

没人会为了面包而吞下慢性毒药……


没人能忍受Thor的沉默和他再次沉默……


没人能听懂他偶尔思琢了很久的冷笑话……

 

没人,没人。

 

他觉得自己好孤独,在奔跑的时候尤甚,他的孤独在这个最容易发酵的节日里被拿出来鞭尸,让他从软弱变得偏执,让他从一本不甚熟悉的书里面疯狂地寻找的城市另一头的某个线索,Thor发现

 

——他终究是被自己的孤独而逼迫成狂。

 

=== 

 

等到Sherlock想到,或许他应该拯救那个在手术边缘苦苦挣扎的Thor时,Thor的手术已经全部完成。显示器上所有的绿色区域都已经消失,空空荡荡的一片。Sherlock觉得内疚。

 

他一个人孤独的站在Thor的房间,威士忌,诗集还在桌子上,台灯昏黄的灯光苟延残喘,而趟在床上的人在为一场已不属于自己的梦而流泪。于是,Sherlock做了一件凡人才会的做的一件事,怜悯,因为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一根细线在牵扯自己的心脏的心房瓣,让血液凝塞在他枯槁的心之外,不停歇地奔腾,那种感觉不是心痛,而是一种缺失。怜悯Thor,怜悯自己,怜悯前者用无知取代痛苦,怜悯自己拒绝无知而独自承受。

 

这一个残忍的事实从他发现自己与身边的人不一样开始起他就一直在适应着,适应着快麻木了,却又在他最疏忽的那一刻蜂拥至上。

 

明明,缺失的那个人John,却最终是他来承担失去之痛。

 

Sherlock帮Thor拭去了左眼的泪水,在记载着Loki地址的尾页,写上了Loki的名字。

 

他们有缘会再相见的。Sherlock祝福着他们,然后独自离去。

 

从John说他幼稚起已经过了两个小时,John在离开的时候他的表情如此的陌生,Sherlock在那一刻感受到了感情用事的脆弱,一想到这里他就想打电话给Mycroft,他的哥哥或许会派发给他一座直升机,等他嘲笑完自己,他就可以迅速的逃离这个地方——这个美国北部最角落的一个破败的城市边缘。

 

Sherlock想逃,他没必要自欺欺人的再去争取John的理解。他输了,虽然Mary也没有赢。在这游戏里面谁也没有得到那个全世界最好的人。

 

当他准备回楼上归还手术设备时,Mary早已经在楼下等着他。Mary脸上带着一种同情的表情,女人就是这样,遇见比自己更加悲惨的人的时候,她们就会忘记自己的遭遇,转而同情别人。

 

“Sherlock,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没有。”Sherlock给了Mary一个假笑,典型的Sherlock式的笑容。

 

Mary嘴角一勾,虚假的微笑,然而她的笑容却完美的甚至让人忘了今晚她的所作所为(当然,他自己也是个毋庸置疑的混蛋),她说:“如果你想忘记John Watson呢?”

 

Sherlock刚刚迈出去的一条腿收了回来。他停下了脚步看着Mary。哦,这个女人真是,心计很重啊,Sherlock觉得他那英国政府哥哥应该把她召到自己手下去让她收买人心,趁火打劫,Sherlock相信这个女人不会让他哥哥失望的。

 

但是Sherlock会。

 

“多谢你的好意。我想我和John之间有一个忘记我们之间的友谊已经够了。”

 

Mary的笑容不自然的僵硬在脸上,“那你下半生需要忍受没有他的生活了,不是吗?你停不下来的。没有他在你身边,你很快就会死去。”

 

“多谢你的诅咒。美丽善良的,女人。”Sherlock特意强调了女人二字,然后走近Mary,在她铺满粉底的脸上盖下轻轻一个吻。

 

然后他听见了Mary的叹息声。

 

“Sherlock……”Mary幽幽的说。

 

Sherlock疑惑的离开Mary的脸颊,然后用看尸体的方法盯着Mary的脸。Mary此时此刻很疲惫,和刚刚一副容光焕发咄咄逼人的样子不一样,她丢盔弃甲,抛弃了女人赖以生存的伪装,而Sherlock不明白。

 

“你真的赢了。百分之八十的恋人都会选择忘掉双方,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中那个你,我相信只是因为爱得太深,而不是爱得不够。”Mary语气里带着厌恶和自我厌恶,刚刚那句似褒实贬的话里全是挣扎,在北方那晚升的晨光下,卸了妆素颜的她在那一刻看上去比昨夜里要动人。

 

Mary从口袋里翻出一个U盘,慎重的将它交付到侦探的手中。“只剩下这个了,John的博客。”Mary踮起脚尖凑到Sherlock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两个单词。

 

“Good luck.”

 

=== 

 

地址上的书店比Thor想象中的还要萧条一些。周围的人烟稀少,建筑破败,一些酒吧和商店都纷纷倒闭,挂上了出售的标志。但是书店依旧在那个地方,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这个灰色世界里唯一的色彩一样。

 

Thor他看见一个金色长发的女人走到门口,站在门口眺望着远方,典雅端庄的气质让Thor着迷,在眺望一会儿之后,女人一转头就看见了Thor,这让他在那一瞬间有些慌神,连忙想要离开,却被那个人叫住:“Thor!”

 

她知道我的名字。

 

Thor转过头来,奇怪的看着这个女人。他们是不是真的在某个地方见过呢?Thor情不自禁的迈步而去,奇怪,那个书店,那个女人,都对他有种奇怪的吸引力。等他走到Frigga面前时,女人立刻挽住了自己的胳膊,有意识领他走近了书店。

 

“来找Loki的吧?我就知道……”她脸上洋溢着一种超然的满足之情,这样的感觉打动了Thor,全然忘记了一切不对劲的地方。

 

Firgga一边询问近况,一边唠叨家常,就好像他们是认识多年的朋友一般,她的话里不断地提到了Loki,什么Loki出去买东西了,还没回来;Loki这个孩子有些任性,你不要怪他;你把真相告诉他,你们可以重新开始……听得Thor是一头雾水,最终,Thor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

 

“Loki,是谁?”

 

Frigga愣住了,他们的脚步停了下来,老板娘抬起头看了Thor一眼,那双包涵内容的双眼在Thor面容之间逡巡,仿佛在寻找某种线索一般。


“Frigga,你就别盯着人家看了,人家脸红得只剩下飙鼻血了。“      

突然一个清脆的英国口音及时的打断这个尴尬的氛围。只看见一个穿着绿色单衣的男子从门外口来,手里抱着几个超市里的棕色纸袋,他路过两人,将纸袋放在一边的沙发上,又走了过来。男人眉眼清秀俊逸,唇边带着戏谑的笑容,高颧骨和薄唇样貌看起来有点清冷不好接触。

 

“阿姨这是你的第二春吗?小伙子挺精神的。”他伸出手使劲拍了一下Thor的肩膀,然后被Thor硬邦邦的肌肉打疼了手。

 

“哇哦……”Loki感觉到了疼,“大个子你平时的食物是什么?石头吗?”Loki甩甩自己的拳头,对着Frigga说:“他在床上一定很猛……”

 

听到这儿,Thor的脸突然噌的一下彻底红透,Loki看到这一幕顿时笑翻了。

 

“Loki……”Frigga皱着眉头宠溺的责备着那个男子。

 

一听到这个名字,Thor顿时警铃大作,联想到今天奇怪的遭遇,他现在一听见Loki这个词就寒毛直竖,他不禁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被称之为“Loki”的男人,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一个人,那他们不就凑成一对了吗?

 

想到这里,Thor的脸又自顾自地红了一分。

 

“原来你没我阿姨深情凝望也会自动脸红啊。好可爱。”Loki用手指戳了戳Thor的脸。

 

“你别乱说话……”Frigga诘责Loki的玩笑,说:“你就这样不正经,怎么找得到男朋友。Thor只是新来的客人罢了。”

 

“Thor?”Loki听到这个名字有一些惊讶,然后退后一步,夸张的打量起Thor来,“我最近有在看一部新的神话书,”说着他从背包里掏出一本白色封皮的书籍,上面写着《北欧神话故事》,Loki说道:“Thor是这本书里的雷神,而我,不是什么好家伙,经常捣乱的——”

 

“恶作剧之神。”/“恶作剧之神。”

 

——两人异口同声。

 

随即便心领神会的相视一笑。

 

=== 

 

“你不觉得很奇妙吗?就好像……这一切发生过一样。”Thor把今天的遭遇说给Loki听,他提到了那本莫名其妙的《纪伯伦诗集》和自己来日落大街的原因。这过程里Loki一直都面带微笑着,笑容就像今天发生的一切一样,不可思议的美丽。

 

Thor他知道自己不是gay,来这里只是因为冲动,从来就没有想要发生过什么,更没想到会有艳遇(虽然性别出了点小问题),而现在,他和Loki坐在一家破败的咖啡厅里面,里面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和横眉冷眼的老板,但是他们在里面聊得很开心。

 

Loki张牙舞爪的激动的聊天说话大笑,他没有像女人那样涂抹着的鲜红的口红,但他本身血一样的唇色称着他雪白的面容实在是太具有魔力了,好几次Thor差点都想亲吻上去。在今天之前的二十五个岁月里,他从不觉得自己有一天会像个情窦初开的基佬一样想要去强吻一个男人。

 

“的确很微妙,我们长这么大,却在今年的情人节才发现各自名字的小秘密。说起来真的很奇怪,难道小时候就没有小伙伴笑话你吗?”

 

Thor思忖了片刻,然后摇摇头:“没有。”

 

“那你改天把《纪伯伦诗集》借给我呗。我很喜欢这个诗人的。但是却没有……哦,”Loki突然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嗯?”Thor疑惑的看着他。

 

“你这个表情我认识。”Loki斩钉截铁的说:“你想吻我。”

 

Thor被Loki敏锐的直觉吓到了,他支支吾吾想要解释着什么,却连一个否定词都憋不出来,他呆呆的看着Loki,后者的坦率和直接让他无地自容。而一旁的Loki盯着Thor这一副表情觉得相当有趣。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啊。”Loki大笑。

 

不会吧。Thor心里嘟噜着,可是我是真的很想吻你。在心里嘀咕着的Thor完全没有意识的站了起来,后面的铁椅子被他弄得一声巨响,而这个声音把Thor自己都吓了一跳。

 

Loki莫名其妙的看着Thor,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Thor也觉得煎熬尴尬,他手心紧紧握着全收,里面全是汗。那就下地狱吧,Thor鼓励自己,他把自己的额间的刘海整理了一番,勾到耳边,他胸中有无数紊乱的气息在到处乱窜。

 

他捧住Loki的脸,隔着桌子就吻了上去。

 

那一刻,Loki本来和外面雪地一样冻住的心突然间扑通一跳,然后从心间泛起的一股酥麻一直电到他的嘴角,Thor的吻干干净净,就是嘴唇贴着嘴唇,动作里也没有丝毫侵犯与强迫,但这还是让Loki呼吸重新粗重起来,他感觉全身发热,自己的脸像小处女一样发烫,这种非典型性反应让Loki觉得自己那么多年风流艳史付诸东流。同时,他昨晚他和Frigga说过的话又重新浮现于他的脑海之间——

 

我觉得我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如果Frigga此时此刻在这里的话,那么Loki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告诉她

 

——他觉得自己又回来了。

 

=== 

 

经过那一糟糕的夜晚之后,John强迫自己洗了个冷水澡,然后跑步到空白诊所轮班。他希望那个所谓的英国专家已经知趣的离开,至少在他处理好他和Mary之间关系之前别回来。昨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他异常气愤(虽然自己也有错),他感觉自己就像筹码一样在一男一女之间交换来交换去,何况,突然得知坚持了三十年的性取向在一晚上颠覆的感觉,是真的不好受。

 

John成为第一个到诊所的人,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发现Sherlock已经把医疗仪器归还了回来,与此同时,自己桌上还多了一个不曾见过的U盘。他好奇的盯着这个U盘,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所有跟那个英国男人牵扯上的事情都不是好事,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手贱打开了它。

 

,John刚一打开就猜出来这是什么了。日记,全是日记。John他看着那些标题上的日期,然后开始回忆——很明显,他未能回忆起任何的事物,就好像自己的生命是一片空白。也正如最开始那几篇博客所反复念叨的一样——

 

我没有什么遭遇。

 

然后,John就在那后面看见了Sherlock的名字,正如同在昨天,他的生命中突然遇见了Sherlock一样。


他相当傲慢,并且十分无礼,就像个通身贵族公学范儿的12岁小孩。不过,是的,我确实认为他疯魔,但又莫名地觉得他可爱,他实在是充满魅力。这真是有点儿诡异。

 

我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变成和Sherlock一样的疯子,John警告自己,但他却停不下来,一篇一篇,他甚至从未发现自己的文笔如此的出众,而这世间那些故事又这么的精彩。但他的确是想不起来博文后面Sherlock和自己的打情骂俏,想不起来在伦敦那潮湿阴冷雾霾背后的真相,他想不起来照片里221B温暖色调的壁纸,他想不起来Sherlock拉过的小提琴。

 

在看见这些文字,唯一让他颤抖,重燃激情的,就是里面本身的激情。那些故事,换掉John Watson名字之后无论是谁,跟名字无关,跟人无关,仅仅是那些事情本身的激情,就足够让他热血重燃。博客里的那个军医,他是那么的勇敢,义无反顾的跳进Sherlock的战场,而John所铭记的,却只是今晚和Sherlock那情不自禁的吻。

 

多么的遗憾。

 

John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想他应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或者出去走走,看看这冬日的阳光什么的。他推开旋转椅,花费了一身的力气站了起来,然后他感觉到了脸颊上一丝冰凉的液体滑过。

 

他伸手一抹,不知道为何而哭。John只是觉得呼吸里有一股连绵的感伤,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然后他抬头的那一刹那——看见了Sherlock站在他的面前。

 

我享受这样的生活,做个普通市民不太适合我,但问题是我们所选的生活方式并不安全——夏洛克要做革命性的咨询侦探,而我要做他的搭档。

 

真不知道跟夏洛克在一起我还能跟谁稳步推进关系。

 

有时候他如此特立独行,如此冰冷而疏于情感,而当他为情所动时……好吧,或许这是他这辈子都不会真正拥有的东西。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永远信任他。

 

日子滚滚向前,刚刚无意识进入他心里的话翻滚而出,John甚至都觉得在看见Sherlock的那一瞬间听见了命运之轮轰鸣的震颤之声,所有的声音,所有的暗示,所有的冲动和悸动,所有的情绪一瞬繁复踏步而来……这一切,都凝练成了黑色的颗粒,它们在空气中重组了John Watson某年某月某时某刻写在日志里的那几行命运的谶言——

 

我们去了个很棒的中餐馆,我的福饼上说:“天下无新篇,万事皆重复。”

 

经历过今晚之后,恕我不敢苟同。

 

 

*博客内容来自官方,翻译来自国内fan的自制中文博客。没看过的同学可以去看一下,很有意思,里面还有莫教授自制的视频翻译。

【地址】http://Johnwatsonsblog.blog.163.com/ 


热度: 5 评论: 12
评论(12)
热度(5)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