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LOM剧评:梦里不知身是客

感谢剧组,让大部分观众都误以为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他们将隐晦的伏笔藏在最后一集每一个角落里,却没有沾沾自喜地如其他悬疑片一样在最后揭开谜底。谜底留在了故事之后,真相在快节奏中被模糊掉了轮廓,轮廓背后支离破碎的而答案未免有一丝惨烈.

 

1973年,Sam在现实世界跳楼自杀,断绝了自己最后一条路,回到了时间的另一头。

 

8年之后,Sam选择自杀。

 

童年,1973的时间线里Sammy12岁。

 

12岁那年,Sammy和父母一同出了车祸。

 

故事就此改变。时间线悄然的咬合,缝合了每一处悖论,生生死死消弭殆尽,只留下Sam独身一人,开着车驶向湖中央,死了之后连尸体都找不到。

 

如同没有存在过一样,虽然,我们都知道故事并不是这样的。

 

剧组没有把这个结局写出来,正如同Sam在最后纵身一跃时,也近乎选择性遗忘了自己八年之后的归宿。哪怕是死,也要活着,这并不矛盾,反而是Life on Mars前后呼应的点睛之笔。这个词在人质绑架案里也出现过,彼时Sam在黑暗之中挣扎,在枪口之下落泪,他闭上双眼,熟悉的口哨声在耳边响起。

 

他没有回头,他只是在感受。

 


这就是Life on Mars对生命的定义,如此复杂的命题化为最简单的两个字。Sam参透了两个世界,两个时间,然而时间没有长短,没有新旧,时间就是时间。Sam是时空旅行者中,生命的殉道者。

 

你只要能感受,你就在活着。

 

然后Sam微笑了,如果他笑着赴死一样。如果八年之后,Sam必须选择离开,那么他孤身一人去面对这些的时候,也一定是笑着的。

 

尽管现在看来,背负这些抉择的Sam,是如此的孤独。

 

Sam是个如此好的人,优秀的警察,赤子之心,救人无数,轻易原谅别人的伤害,善意包容别人的无知。电视剧一半的故事都是他在绝望中挣扎又随遇而安的隐忍,另一半的故事是他被朋友、恋人、双亲、事业和命运所抛弃,又随着自己的倔强失而复得。虽然这一些灰暗的东西在这部懒洋洋充满忍俊不禁的故事中被遮掩住,忘记了原本悲伤的轮廓,但是细细的品完这一杯清水,才知晓苦茶已种进了心底,泛上来的全是悲戚。

 

惨烈到故事的结尾,当Sam被迫面对在背叛和重生之中做出选择,而选择背后换来的是无人诉说的疯狂,如果在过去的时光里,他每一次找到女孩都会被那些虚无缥缈的话所敷衍一样。

 

没人告诉他答案,只余他一人最后在顶楼微笑。

 

Take a look at the lawman , beating up the wrong guy.

Oh man! Wonder if he'll ever know , he's in the best selling show.

 


故事的最后,当Sam站在顶楼耳边回响起这首歌,当歌词放到这一句的时候,是全剧Sam最温柔的一个镜头。

 

观众也随着Sam一起勾起嘴角,那个平日就笑得很阳光的男孩,在这一刻笑容多了一丝释怀,Gene威胁叫嚣吵吵闹闹的喧哗仿佛近在眼前,Sam那一刻到底在怀念什么,到底在思忖什么,到底在斟酌什么都无从知晓。或许,或许那个男孩什么也没有。

 

他只是在感受,那个已经逝去30多年世界的鲜活。

 

“我们从远方而来。”片中Maya的母亲说:“但Sam,你似乎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

 

Sam到了最后,终究是通过自我毁灭找到了他的家。

 

片尾,Sam坐进Gene的车子里,把电台里来自21世纪的呼唤声绝于喑哑之中,泛黄的曼彻斯特街道这种,只剩下Gene疯狂飙车留下的一骑绝尘,还有那一首歌。

热度: 20 评论: 18
评论(18)
热度(20)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