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18


POV 肖

 

肖总说自己的初恋,是一把黑色直长的狙击步枪。每每这个时候,教官总会笑她恋物。迟钝的女特工总觉得这个词里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恶意,但她觉得教官说的没错,也就不再去计较字面背后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她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好听一点,是玲珑剔透,直率却不鲁莽,难听一点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活到现在纯靠四肢过于发达。

 

聆听着这些不绝于耳的轰鸣声,肖笑得很温柔,子弹的硝烟仿佛凝结在空气中,让她能静谧的去感受自己冰冷血液沸腾,她棕色的双眸染上了闪烁的光亮,那笑容很荡漾,这样看起来肖也是个美丽动人的女人。

 

想到这里,突然出现一人与她擦肩而过,穿着白色的衬衫,带着金色边框的眼睛,有一丝眼熟。男人低着头不看路的德行就差一点与自己撞上,但肖反应轻快又灵敏,不动声色的绕开了这场邂逅。

 

随即她感觉到了男人错肩之后的回眸,而她却没有舍得拿出自己的时间再回头打量,匆匆地走进了自己的靶场。

 

回到纽约这件事,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复杂,只是因为她做了大量的筹谋计算工作之后,才发现在纽约卖热狗面包才是最挣钱的。她缺钱吗?这个问题要辩证的看待。Machine在他们几个分开之后给了她一张卡,原本以为卡里的钱至少能撑几个月过渡,结果直到肖远走到高飞抵达了尼日利亚,才得知这张卡只能刷1W美元以上的账单,不能取也不能当零花。

 

真变态啊。她在尼日利亚的机场搓着手看着快餐店的肉汤面流口水,心里盘算着一万美金能买到几碗牛丸汤。

 

一年之后,她义无反顾的回纽约,靶场便成了她每天的必修课。纽约的高手不少,但专业的佣兵一般都有自己的训练场地,来商业靶场的,大多都是一些射击爱好者,又或者有钱人消遣的乐趣。肖为了报复Machine的低级恶趣味,一来就给会员卡里充值了二十万。这一举动震惊了靶场,从服务员到经理全员出动,差把她当女神一样供奉了起来,各个对着她笑靥如花。女特工实在是不解,这二十万的子弹可能半个月都不到就会被她用完,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被这样隆重的场景包围着的她着实是吓了一大跳。

 

最终靶场的销售经理才出面解释道,公司负债已久,眼瞅着就要被CIA那群趁火打劫的杂种收购充公了,今天肖给的这二十万虽不多,但却是救命钱,象征着希望、未来。

 

“还有土豪的爱。”经理一本正经的说。

 

“……”

 

肖问他们到底欠了多少钱。

 

“七百万。”言之凿凿,双眼都是泪光。

 

听到这里,美女特工皱了皱眉,实在不觉得自己这二十万为何能带来希望未来和爱。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暗想着虽说这个靶场并不怎么专业……反正卡里的美金黑洞永远也填不满,何不做点好事给CIA添个赌?

 

“七百万是吧?我买了。”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好像一时半会还不能消化掉这个让人震惊的事实。肖看着大家都没说话,又加了一句:“对了,能不能在靶场里面开个热狗面包连锁店……我想需要靠卖热狗来维持生计。”

 

“……”

 

就这样阴差阳错的,肖成为了靶场的大股东。一开始,他们给自己的新老板配备了最好的教练团队,旨在让老板感受到家的温暖。可惜的是一个晚上,肖就PK掉了所有的人,同时对靶场拿印度手工作坊级别的枪支敷衍自己感到愤怒。在一番折腾之后,肖终于拿到满意的狙击枪和与之相称的子弹开始玩起射击游戏,而看到靶纸的教练团队一个个泪流满脸,用时下一句流行的话来说,那就是新老板的枪法分分钟教他们重新做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肖还没有腾空出世之前,第一名曾是一个富二代专业玩家,结果肖来了之后,轻松的超过了靶场里的所有记录,让富二代瞠目结舌,屡次找到肖来切磋一二。而肖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每次恰好都比富二代的成绩多打一环。最终,在富二代的鬼哭狼嚎之下,肖终于受不了了,一次性打出了可望而不可即的成绩,就差把黑布蒙在眼睛上告诉他老娘眼瞎了都比你强。从此之后,射手榜的第一名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传说,富二代这才放弃了挑战。

 

这几件事之后,有一半的工作人员把她当成热爱武器的神秘伊斯兰救世主,另一半则认为她是崇尚武力美国的热狗大亨。当然,这些讹传从未让肖觉得困扰,反倒是有一丝酷酷的冷感,十足受用。

 

肖也毫不意外的靶场当成了她的家,每天中午卖完热狗之后就会跑到这里来消磨一下午的时光,几乎一个人撑起了靶场GDP的运转,欣欣向荣。一想到靶场的背后是机器宝宝世界级的巨额金库,肖就不免沾沾自喜。半年之后,靶场走向了繁荣,而她也渐渐低调起来,偷偷抹掉了自己遥遥领先的成绩,以免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今天,只是肖这么多天来平凡的一天,随着天气逐渐的炎热,热狗面包的生意已不如春冬时节,早早的结束了今天的工作。

 

旁边的服务员小哥递过来今天的子弹和枪。肖看了那人一眼,突然有一丝惊讶,这不是是刚刚在洗手间遇上的那个穿白色衬衫的帅哥吗?肖盯了人家看了好久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他,自言自语道:“哦——你买过我的面包。”

 

“嗯嗯。”服务员兴奋地点点头。

 

“你原来在靶场工作啊!那我以后卖给你便宜一块钱的热狗好了。”肖边说边戴上耳机和眼镜,然后调试着新枪,一颗一颗的装弹。小哥在一旁腼腆的不说话,肖也没有再啰嗦,举起枪的那一瞬间,却发现身边的射手榜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

 

她取下眼镜,困惑地盯着那个最新的第一名,成绩不多不少,恰好是被她隐去的自己的最高成绩,而后面的名字却不是自己的,而是一个让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他妈的这个‘小熊’是谁?!”

 

说完旁边的小哥噗的一笑,再也忍不住叉着腰哈哈大笑起来,他伸出手热切的握住了肖的双手说,看着肖一脸错愕的表情,那小哥又添了一句:“你好我叫本杰明。”

 

说完本杰明眨了眨右边的大眼睛。

 

POV 哈罗德·C

 

他穿着工作制服,一瘸一拐地走进厂房里,身旁是连绵的机械巨兽,在黑暗里闪动着光,潜伏其中,仿若行走在钢铁森林之间,哈罗德最终找到了老化的线路,替换上新的,重新看见灯光亮起,他抬起头,敬仰着这幅场景,他心里没有丝毫的波澜。

 

Machine的主机坐落在一座私人的海岛,海岛上只有三个人军人轮流驻扎,Machine有意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从而换取人类逻辑上的盲点。离开摩洛哥之后,哈罗德乘坐着游轮从大西洋行驶到太平洋,花了很长漂泊的时间,赶到了这里。他装成每个季度都会过来维护保养的技术人员,不费一丝力气就获取了那些朴素军人的信任。

 

他将会在这里留上一个星期,不做什么,只是完成一个愿望。

 

哈罗德注视Machine很长时间,直到脖子已无法再承受信仰的重点之后,他走到了墙角边,坐了下来。他从背包里掏出一瓶酒和两个杯子,盛上红酒,一瓶放在地上。

 

哈罗德想起了奈森第一次带他到IFT机房时,跟他说过的一句话——他们欠这个世界一个梦想。而如今哈罗德他们梦想面前,又好像又看见了那个人。他记得那一天,哈罗德从那个男人眼里看到了生命,这是一个只有他和奈森才能感受到的东西。

 

后来,伴随着奈森离去,Machine诞生,世界是守恒的。

 

哈罗德再次站在这个黑色的梦境里时,依旧是两个人。

 

Machine不会说话,他不通感情,虽说揣测心灵一流。但他在哈罗德眼里还是个孩子,读过很多书,明白很多道理,见过很多事,只是没有经历过那些。

 

和自己一样啊。哈罗德也是如此,直到奈森死后,他才开始走向这个鲜血淋漓的世界,这个世界他曾从书里读到过,但真正经历却又是另外一种感受。

 

真是很奇怪,这个世界上最像自己的,居然是一台机器。

 

他们如今所面对的战争,是1和0组成的硝烟和尸体,他们在看不见的战场上拼杀流血。哈罗德明白如果自己不能挺过去,那么敌人的匕首将插进现实世界的心脏。Machine是潘多拉的魔盒,撒玛利亚人则魔盒之中的力量,一环扣一环,没有彼此就不会构成命题上的完整。而摧毁撒玛利亚人,Machine也会摇摇欲坠,而他曾经以轻松玩笑的方式暗示过哈罗德。

 

跟他说,如果出了什么事,把他整吨整吨往海扔就好了。

 

Machine和自己一样,那么的清醒。

 

过去的日子里,哈罗德一直在利用索菲亚从德西玛那里偷过来的资源在实现一个假想。哈罗德手里没有设备,创造不出能与现实敌人抗衡的武器,他只能在虚拟的世界里编织一幅巨大的网络,依附撒玛利亚人而生,最好的结果——随着撒玛利亚人而灭亡。

 

然后,全世界各个角落有通信的地方,就会有一处叫做花园的WiFi网络。

 

没有密码,没有束缚,正常的速度和绝对的存在,它悄无声息的潜入到城市里,无人察觉自己陷入了某个漩涡之中,他们不会注视关注那个最新的免费的无线网来自哪个地方,人们的双眸永远都盯在更重要的地方。

 

这只是哈罗德的第一步,在此之后,他需要学会控制这些同一个协议之下的通信合同,用这个契机,来达到监视的目的。哈罗德明白,他在用撒玛利亚人的灵魂建立起另外一个可受自己摆布的傀儡。

 

看到没?这就是人类为自己所创造之物所摆布的悲哀。

 

而哈罗德为了扼杀一个被人所玷污的恶灵必须创造出来一个更为虚无缥缈的东西。

 

为此,他重启整个ITF公司为他做这件事,那个随着奈森离世早已经失去其最初生命力的地方。哈罗德引向那群孩子重新踏上梦想的领地,他再一次如同魔术师一样变出一个梦想基地——就像和当年奈森一样,站在一片荒芜之上,告诉别人,他们欠世界一个梦想。

 

现在,花园全面上线了,虽然关于通过网络监视监控的设想还未实施,但他知道,这个未来并不辽远。

 

哈罗德只是在感受暴风雨来之前这段静谧的岁月,他知道在全世界各地一些角落里,有自己的战友在为那个时刻做准备着。哈罗德在等待,等待他的对手后知后觉,亡羊补牢般自露马脚;等到世界准备好停止喧嚣来聆听信息时代最大的一场暴风雨……

 

等待他的约翰,从风雪中归来。

 

哈罗德不确信自己能否活下来,他明白约翰也同样抱着某种自毁的决心在抗争着。

 

而那一切都不重要,哈罗德站了起来,离开了那个黑色的世界里,一出门即是海边,驻守的军人像他行了一个注目礼。他朝正直可爱的军人颔首,微微一笑,漫步在草地之中,最终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海边。

 

最终他将那一杯倒给奈森的酒洒向海里,望它流落天涯。



----------------------------------------------------------

本来这篇文章的主线决定被我忽悠忽悠就蒙混过关的,结果发现还是不能偷工减料。一些关键转折点的设计依旧清晰并且符合逻辑。

所以我就只能硬着头皮码跟科幻沾边的剧情,千万不要深究,我只是一个脑洞比较大的文科生。

p.s.下一周我要去调研,可能没空更新,看看大山区里能不能收到一种叫做信号的东西。若是没有及时更新,稍安勿躁,不要担心我被我自己的脑洞吃掉了……我会让脑洞把我自各吐出来的。


热度: 22 评论: 5
评论(5)
热度(22)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