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不厌旧恶 第四章 挣扎

Sherlock和John似乎有一些过于无聊了。这是之前两人都没有料想得到的场景。John以为自己是个健谈的人,似乎Sherlock也这样认为,但是明显事与愿违。

 

很奇怪。John认为Sherlock应该是一个痛恨无聊的人(看他如此喜欢冒险就能猜测出来),但和他待着的这几个无聊的小时里,对方从未有一丝的不耐烦(尽管他们就差将无聊这词写在脑门上了)。他只是坐在沙发椅上,双手抵着下巴,安静地目视着床沿,或者地板,而John则假装认真的在看着仪器。

 

最终,John觉得自己受不了这样的氛围——

 

“要不,我去冰箱里找点吃的?” / “要不,我去书房里找点看的?”

 

两人异口同声,下一秒似乎又心领神会,相视一笑。

 

“我,我并不是觉得无聊。”John有一些窘迫,用谎言来掩盖自己的慌张,而Sherlock好像没看出来一样,“那么我拿书,你去找点吃的?”

 

于是John找来两杯红酒,而Sherlock找来一本纪伯伦的诗集。当John发现Sherlock说的“找一本书过来看”,等同于“找一本书来读”的时候,事态已经不可收拾了。Sherlock理了理自己的服帖的西装,他将白色大开本的诗集摊在自己的手臂之上,低着头,站在John的面前。

 

房间柔和的灯光打在Sherlock的脸上,让他原本冷峻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耐人寻味的温柔。轻柔的卷发缱绻在他的额前,John看着光线穿过它们,他能想象得到那些头发的触感,和他们投射到白色书页之上的影子。

 

很美。

 

=== 

 

“蠢货……你人生中除了吃和发呆,能不能还有点精神生活了?”Loki突然出现在一片树林当中,金色的叶子铺满了他的脚下。Loki的美是惊艳的,他额上没有刘海,头发卷曲拢在脑后,露出形状流畅的发线。他是孤儿,在贫民窟里摸爬滚打长大的,可是此时此刻他穿着的是灰色的长风衣,一条蓝长围巾随意的搭在脖子上时,却带着一股从头到脚的独特的清高。

 

“我都穿上你给我制作的蠢货围脖了,你还要我怎样啊?”Thor给了Loki一个傻傻的笑容,然后把扯了扯脖子上的围脖——那个原本自己最喜欢的帽子,现在头顶上剪了个洞,套在脖子上,成为Loki送给Thor的亲手制作的生日礼物。“我真的很感谢我心灵手巧的老公。”

 

Thor的逆袭成功的把这位巧舌如簧的男子梗得无言以对。他们和普通男女之间的关系不一样,以往这个时候,女生可以娇羞的嗔怪,两人笑笑而过,而他们却不会这样,Loki总是会将这种时候记在心里,等到什么时候有机会了再报这一箭之仇。

 

Thor说,这是腹黑。

 

“Loki,没心思谈情说爱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Thor追上前面的Loki,抓住他的肩膀说:“听着,现在十分的危险,我必须在我醒来忘掉你之前阻止这一切。”

 

“你还在为手术的事情纠结啊。”他走到一旁,倚靠在银杏树干上,思考了一下,问道:“那你也不能说自杀就自杀啊,脑死亡咋办?植物人咋办?变成变态了怎么办?这个主意我谨慎不看好。”

 

“可我现在在睡觉啊。你在梦里要是死了,跳楼什么的,你就会醒过来。《盗梦空间》这样说的。”

 

“可这是《盗梦空间》吗?!真不知道你怎么会做这个愚蠢的手术。”Loki一嗓子吼了回去。

 

“我怎么知道啊。这是你出的馊主意好吗?是你想要忘记我,我才会出现在这里……”Thor他委屈又难过的看着Loki。

 

“好吧,我承认这是我的错。”Loki无奈的耸耸肩,将双手搭在Thor的肩膀上,Thor顺势过去搂住他的腰。“对不起,你知道我的,我很随性。”说完,Loki内疚的给了Thor一个拥抱。“我当然知道,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Thor回应他。

 

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金色的银杏叶疏疏的落在他们肩膀上。

 

“可是亲爱的,这不安全。”Loki轻声在Thor耳边呢喃着。

 

“而我根本就不在乎。”

 

=== 

 

Sherlock的声音就像魔力一般,低沉大提琴的古典与优雅,琴弦之间的震颤丝丝入扣,搔痒他的灵魂。John认真的注视着这个长相如希腊雕塑一样的男子,着了迷。他知道他不该这样的,可是有的情绪不可控。John紧张的喝着杯中酒,这却只会让他更加难以自控。

 

多少次你们沉浮于我的梦境。

如今你们驶入我的清醒。 

如果此刻确切是我举起明灯的时刻,那灯中燃烧的却不是我点燃的焰火。

不要让我的眼睛因渴望见你的面容而酸楚。 

爱直到分别的时刻,才知道自己的深度。 

 

John想,他就是那个诗人,那个能将这一切悲伤描绘出来的诗人。Sherlock的声音里有纪伯伦的七次悲伤,他的灵魂在和诗人做交易,用灵魂的同行换现世的孤独,否则那声音不会那样的贴切,带着一种呼之欲出的纯粹从他内心的罅隙里面流淌出来。

 

John紧紧地抓着高脚杯,看着从杯上挂下来的酒红色液体,不自觉的呢喃出声。

 

“美……”

 

“John,你幸福吗?”

 

忽然之间,Sherlock像一只幽灵一样出现在身旁,他跪在自己脚边,双手攀附在John的膝盖上,凑近John的脸,用那一双几乎透明的有着眸色的双眼死死地盯住他的眼睛。他说:

 

“你现在幸福吗?”Sherlock的眼睛像手术刀一般审慎犹疑,John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锁在牢笼的犯人,那一刻所有的罪与阴谋无所遁形,在这样的眼睛之下,他的内心最深处蹦踏出一串质疑的声音。

 

你想过冒险刺激的生活吗?那些血、战争、尖叫是否还在你的脑海?你的妻子美丽贤淑,你也真正爱她。但她能给你幸福吗?让你不再从噩梦中惊醒吗?你的博客上还是一字未落吗?你还在为你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而坐立不安?你迫不及待的去靠近一切的危险,来逃离现在平庸枯燥的生活,你左手的间歇性颤抖是被战争所困扰?还是你怀念战争?你甘愿守着这台机器,帮别人消除记忆吗?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创造这一切?

 

“不……我……”John被该死的思绪拉走得太远。

 

“嘀—嘀—嘀—嘀—嘀—嘀—”

 

突然,他们手术的仪器尖叫起来。Sherlock像弹簧一样迅速离开了John的危险范围,他跑到仪器旁边查看情况:“哦,这家伙在记忆里面死掉了。”

 

“什么?”John惊奇的大声反问,怎么从来没有人跟他还会出现这种事。他立刻跑过去查看Thor的情况,发现后者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是他依旧失去了意识,他只是把自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盯着天花板,眼珠不能转动,也没有眨眼。

 

“Sherlock,他醒了……”John的大脑迅速的运转着接下来的各种可能性,但当他计算还未开始时,Sherlock就已经说出了答案——“注射肾上腺激素。”

 

“好!”John就像当初在军营里面一样服从命令,立刻去医药包里面寻找。Sherlock则继续在一边解释:“他现在显意识以为自己死掉了,而生命这个信号被冲击到其他不常用的区域。找到这个信号,否则身体机能就会判定主人死亡,他立刻就会停止呼吸。”

 

John拿出肾上腺激素,熟练的推出里面的空气,找到了Thor的静脉,将其悉数注射到了他的体内。Thor全身立即开始痉挛,John紧紧压住他的身体,避免因为剧烈颤抖而弄掉头上缠绕着的乱线。他的双眼还是直直地看着天花板,没有一丝生命力在里面。

 

没过多久,Thor就平静下来。

 

“可怜的小伙子。”John爬下床,然后凑到了Sherlock的身边看着仪器。上面一串密密麻麻的数字,Sherlock在飞速的更正和修改着。

 

“我们现在在做什么?”John问。

 

“寻找他丢失了的意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Sherlock停顿了一下,那一刻他有一丝停顿,似乎是一种疑惑,但John却有一种感觉,那只是单纯的走神而已。“我找到他了。”Sherlock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立刻调出来Thor的生命信号,锁定之后将其归还到脑内最活跃,也是最激进的频段上去。

 

“现在,给他打管镇定剂。他绝对不想睁着眼把梦做完。”Sherlock说完全身放松的躺在靠背上,如释重负。他的双手合十托起下巴,双眼盯着John——John轻柔的动作。John专业的姿势和步骤。John专注的神情。John认真的态度。每一分每一秒,Sherlock无比享受着这样肆无忌惮的欣赏。

 

此时此刻Thor的双眼盛满了泪水,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天花板,那双眼睛里没有别的内容,只有空洞、茫然。

 

“兄弟,就快结束了,一切都要结束了。”John抚摸着Thor的额头说。然后一股冰凉的液体注入到Thor的体内。

 

他缓缓地阖上双眼。一行泪水从左眼的眼角滑落。

 

=== 

 

Steve和Tony捡到了一条残疾的小狗。

 

是一只两只腿被截断了的巴吉度犬,也不知道它身上的伤口是车祸还是人为。Steve和Tony一致认为巴吉度的呜咽是因为他饿了,于是两人决定抱着脏兮兮的小家伙去唐人街吃酸菜鱼丸汤。在小狗闹翻了一个桌子,并且连累了另外一桌亚洲顾客的之后,仨被中国老板拿着扫帚赶出了店家。

 

“干脆,去我的秘密小基地吧。看在今天是一个如此重要日子的份上,是吧?Jarvis。”

 

Steve一听到Jarvis,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Tony,后者一副——对啊,我偷看了你的漫画,里面那个机器人管家Jarvis听起来还不错哦——的表情。在窘迫了不到一秒的Steve最终坦然一笑,对于他来说,事情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他表现得不能再明显的单恋再被揭穿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吗?

 

很快两人就到了市郊一个偏僻的仓库里。周围人烟稀少,连其他的房屋建筑也没有,要不是看在Jarvis那双无辜的眼睛,出租车司机在听到这个地点之后早就拒载了。

 

正如钢铁侠一样,Tony也总是能带给Steve惊喜。他的秘密小基地就像是一个小型的科技展览会一样,里面有几台宽屏超薄的计算机,两个贴心的小机器人,还有一些Steve自己叫不出名字的科技产品随意乱摆放着。

 

“这是Steve,这是Rogers。”Tony指着两个端茶送水的机器人介绍道。

 

“什么?”Steve又被吓到了,他抱着Jarvis,人狗都用同样迷茫的眼神看着Tony。Tony无辜的说:“我只是觉得他们服务的很周到,就像我们家的housekeeper一样、”他停顿了一下,“嗯,就是你啦~~”

 

“……”

 

Steve并未像Tony预料中的一样发火,他只是怔住了。其实Steve走神的次数还真不少,Tony总是借此笑话他是来自上个世纪的老古董,由于和他们不在一个时代,所以反应总是慢半拍。也许之前Tony说对了,但这一次他错了。

 

Steve只是为他一点都不了解这个认识了七年的朋友而感到震惊。

 

七年前,他们相遇,七年后,Tony才知道到Steve是gay,Steve才知道Tony有俩叫自己名字的机器人。那些号称一生一世最好朋友的胡话,酒话和真心话一下子分崩离析。

 

他怎么可以爱一个陌生人爱了这么多年?

 

Steve把怀里的Jarvis放下。巴吉度因为失去了新主人的怀抱而充满了失落,他对着Steve摇了摇尾巴,呜呜的叫了几声。Steve说:“Tony,我签约了,我的漫画即将出版,他们给了我一大笔签字费,我就要离开这座毫无希望的城市了,我会去大城市,公司在那里给我买了房子,置办了新的画室。”

 

听到这段话的Tony愣住了。

 

“我是一个半夜会跑到gay吧去找炮友的基佬,不是你口中的与世无争、过于天真的二次元傻瓜。我暗恋了你七年,我的YY对象是你,我梦里喊着的是你的名字,我画里无处不在你的影子。Tony,刚刚我将我为数不多的秘密全部告诉了你。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一个智商超绝的流浪汉?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穷光蛋?一个有着秘密仓库的无业游民?还是一个放浪形骸的无耻混蛋?”

 

“花花公子,百万富翁,慈善家,直男。”

 

Tony铿锵有力的回应着Steve,然后两人沉默的对视。Steve在听到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他的泪水都快要出来了。但是他忍住没有哭出来,因为Tony在看着他,Tony在走向他,Tony和他隔得很近。Steve不能哭。然后,他听见Tony说:“为什么你不是女孩子。”

 

“什么?”

 

Tony没有回答他,因为下一秒他吻住了Steve。

 

Jarvis在旁边汪汪的看着两个新主人互相咬嘴巴。

 

别扭。奇怪的人类。


热度: 15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15)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