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16


 POV 约翰·G


哈罗德的地下室真是一应俱全,甚至还考虑到了未来货币政策的变动,备了一箱金砖。除此之外,约翰还在里面找到了一张哈罗德年轻时的照片,黑白色调之下, 一个年轻人取下眼镜,目光沉静的平视前方。证件照上年轻人的面容上没有一丝阴影,嘴角微微上扬,还有那眼底里的骄傲提醒着约翰他的哈罗德也曾是个天之骄子,不可一世。

 

当然,他更爱岁月雕琢之后的他,磨去那些骄傲锋利的棱角,他的哈罗德还是那个哈罗德,本性的温润和不变的坚持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弱小又格外坚强。在此之前,他从不会觉得哈罗德是个如此矛盾的人,就好像古典戏剧里的英雄一样——满载着悲剧复杂的灵魂,冲撞上命运奔图的风浪,失去一切之后,又重新挺直了脊梁。那些风云,最终只化为他双眸里安静的颜色,和天海一样蓝,每一丝微妙的波澜其背后承载着巨大的张力,让人欲罢不能。

 

约翰明白,这样的人一辈子能遇见一个,就是莫大的幸运。

 

而这就是他的哈罗德,约翰凝望着那个人背影勾起一丝笑容。

 

在整理好行李之后,本杰明以护花使者的名义陪索菲亚到外面采购一些必需品,于是地下室里就只剩下哈罗德和约翰了。直到约翰看见哈罗德疯狂的大剪刀时,才猛然记起自家的老板是个重度洁癖。

 

“哈罗德,你该不会想把我长发全剪了吧……”

 

“对啊。”

 

哈罗德说这句话的眼神无辜之极,好像他手里攥着不是约翰而是他自己的头发一样。

 

不行啊,那是他留了快两年的长发,早就有感情了,不让剪!

 

特工惊恐得看着哈罗德的剃刀和剪刀,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长发的价值,他说:“哈罗德,没有你的那日日夜夜,我就只能靠着它来陪着我了。”

 

“你还有machine。”

 

“那家伙就是一个话唠,分分钟气得人跳脚起来揍身边的摄像头。”

 

“所以这就是你破坏公物的理由了?纽约神秘长发男子连续四天毁坏街头监控?”

 

一见到特工干坏事被戳穿的表情,哈罗德便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他用一种[还不把脖子伸过来就完蛋]的表情说

 

——“听话,乖。”

 

……

 

于是,在两人携手共进,无数次试图恢复[里瑟特工原来的发型]失败之后,哈罗德干脆把约翰的发型变成了圆寸,剃到最后只剩下一点头毛,姑且算留个全尸。理发过后,约翰沮丧的对着镜子伤春悲秋,也不知道是他在照镜子,还是镜子再照他。哈罗德倒是淡定得很,吹了吹手里的剪刀,麻利地收拾完了地上的头发,将其封装好,头也不回得扔到了小区垃圾站。

 

“简直丧心病狂。”

 

约翰目送自己的长发被垃圾车拖走时说道。

 

“我觉得很好看啊……”哈罗德无辜的盯着特工,最后咧开一个笑容:“要是身上的衣服再换一换就好了。”

 

……

 

于是乎,在万能管家哈罗德又不知从哪里鬼使神差的翻出一套西装之后,约翰里瑟已经拒绝了在思考他老板为何会在二十年前在地下室里置办五套不同尺寸的西装以防万一。要知道,如果全世界只剩下一个偏执狂,那那个人就一定是哈罗德芬奇。

 

“哈罗德,你真的从大学时代就这么可爱啦?”约翰满意的看到哈罗德露出一个[你去死]的表情,然后笑眯眯的拆开包装,失去了头发的阴影被一扫而光。他清楚的明白,哈罗德偏执是他最可爱的一点,那并不是源于没有安全感,而是他人格的一部分,那一部分充满的色彩,复杂又有迹可循。

 

把自己伪装成另外一个人,死活不愿意告诉自己,一个愿意为他付出生命之人,自家的电话号码,在二十年前的安全屋里准备不同类型的服装和尺寸……特工体会过这种生活,一种不是“约翰里瑟”的生活,一种戴上面具之后,不受拘束的思绪去构建另外一个人生的生活。

 

每个人都是带着面具的,每个人看到的哈罗德都不尽相同。

 

他没有去细想过,到底是奈森,格蕾丝,他自己,又或者本杰明眼里的哈罗德哪一个才是真实的?那个答案也许不是自己,但他不会因此而失落,因为它不重要。

 

因为每个人看到的哈罗德,都是哈罗德。

 

他的本质是不变的。

 

从离开军队,到再一次返回CIA之后,约翰就彻底明白了,爱情里的占有欲,或者一切尖锐锋利的感情,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他发现自己可以在爱没有退却消减时放手,他发现自己乐意看见杰西卡找到新的归宿……他发现自己开始不求回报,在经历了生死之后,他唯一的要求就是——活下来,就好。

 

正如同他对哈罗德的一切也没有要求一样,没有那个他主动凑上来的吻,没有心心相印,他还是可以很开心。这一些他都不在乎,甚至差一点,就连“无法再见到对方”这一点他也妥协了,前提是只要自己能保护得了那个人。

 

约翰里瑟不是哲人,他不会去思考这么深刻的问题,只到后来,他发现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当初自己不求回报。

 

因为付出的那个人,一直都不是他,他以为自己在保护着的那个人,一直在保护着自己。

 

这仍然是哈罗德带给自己的一个惊喜,尽管知晓这一点让他付出了太多,甚至让这个甜甜的温暖也变得有一丝苦涩,变成了酸甜酸甜的。

 

但也足够支撑他走完接下来的路。

 

POV 哈罗德·C

 

哈罗德接过约翰脱下来的破大衣,安安静静的站在特工身旁帮他递衣服。结果约翰正脱到一半,似是见鬼一样的把手里的衣服一抖,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衣服挡在自己的胸前。

 

“哈……哈罗德,你不打算回避一下么!”

 

……

 

“你受伤的时候我还帮你洗过澡。”哈罗德觉得莫名其妙,他皱着眉头,十分困惑于特工突兀的羞赧,当面换衣服这件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怎么突然就变成心坎了?

 

“……不一样啊。”约翰在过去无数次调戏哈罗德之后,终于轮到自己的报应了,他支支吾吾的想解释为什么,但还未开口自己就脸红了。

 

“为什么?”

 

“呃……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反正你别盯着我,我紧张。”约翰言之凿凿的说着,同时还伸出自己的胳膊,妄图想让哈罗德看到自己的汗毛都倒立起来了。

 

虽然哈罗德依然没有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还是提出解决方案,一如既往的便捷实用:“那你转过身去就好了。我又不会盯着你看。”

 

于是,特工极其不情愿地转过身去,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在表明他有生之年可能都无法解释清楚这个问题的抑郁心情。

 

等到特工转身乖乖开始换衣服之后,哈罗德倒好奇起来,他并未像刚刚所说的挪开自己的目光,而是盯着约翰的动作观察着,他看着他转身,背挺得笔直伸展双臂褪去自己的T恤,因为腹部的伤口,那动作缓慢小心,却又异常的流畅。约翰的背上有几道哈罗德从未注意过的疤痕,突兀的长在上面,和身体的主人融为一体。

 

车库外的闸门被拉开一道缝隙,外面白色的阳光铺陈他的腰间一直到左侧的肱二头肌。哈罗德思忖着,这个背影让他被深深的吸引住了,然后很不合时宜的,非常不合时宜的,哈罗德想到了约翰和卡特被困在陈尸房的那晚。

 

那晚他们分享着身上彼此的伤疤,在最危急的关头,说着最私密的话语。

 

想到这里,哈罗德觉得口干舌燥,还有一点焦虑,他撇过头去,却又忍不住朝特工的背影望去,但那只是背影。他记起约翰正面的右锁骨下面还有另一个疤,那个疤痕曾差点夺取他的生命,那也是他和卡特警官分享的第一个地方。

 

终于,哈罗德终于明白为什么约翰不愿意在他面前更衣了……他觉得自己真是太迟钝了,在昨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怎么还可能像从前一样不含杂念的去观察这个人的身体呢?

 

想到这里,哈罗德深呼吸了一口气,他闭着眼睛,感觉到一种升腾复杂的情愫在往上涌,回忆里两个人的声音,说着举足轻重的玩笑话,衣服被拉开的悉数声,莫名的焦躁……那些他本不该记得,也不该窃听到的对话重新回放在脑海里。这种诡异的情感层在他脑海出现过,却因为事态紧急和匆忙,哈罗德从未当真。

 

他现在明白了,并且备受煎熬。

 

“不。”哈罗德惊呼出了声,而约翰就像是一只极其敏锐的猫,一下子转过身来,眼神锐利的打量四周,气质之中的警惕和肃穆瞬间凝固住了周遭的空气。

 

哈罗德怔在那里,只得痴痴地看着特工,最终四目相对之时,哈罗德觉得某种奇异的鲁莽涌动在空气里,几乎撕碎所有。等到他自己反应过来时,哈罗德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特工面前,距离很近,几乎危险。

 

“怎么了?”约翰不解地看着哈罗德的反应。

 

然后哈罗德伸出手,拉开了特工的衣领,刚扣好的扣子被拉开,那个黎巴嫩歹徒刺伤的刀疤赫然出现在眼前。

 

似乎过了很久似的。

 

哈罗德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别人分享过它。”

 

虽然约翰明白哈罗德说的哪一件事,但他还是不清楚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不由的让他想到了自己以前和姑娘恋爱的时候,她们总是莫名其妙的生气和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虽然哈罗德不是小姑娘……不过……

 

应该也差不多吧,约翰心里想着,于是挑眉小心翼翼地问:“吃醋啦?”

 

这回轮到哈罗德一脸嫌弃的看着特工,仿佛在说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只是觉得遗憾。”哈罗德真诚而又让人疼惜的说:“我没有太多和你分享的伤疤,也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过去。我只有一根受伤的脊梁,脆弱不堪,因为劳累,冰冷和潮湿而痛不欲生。”

 

特工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严肃,他不说话,等待哈罗德把话说完。

 

“约翰,对不起,没能和你经历那些时刻。”哈罗德把手贴在伤口,掌心的温热从他的手里传递到约翰的身体上。他轻声,缓慢的诉说着,仿佛这是在离别之前,唱最后一首离歌。

 

“我只能再电话另一头安全的谛听你们出生入死……甚至,现在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了。”

 

最后,哈罗德轻轻揽住特工,深深的呼吸,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把肖找回来好吗?”哈罗德说:“别一个人去战斗。别让我担心。”

 

约翰整个人僵直在空中,只觉得内心震撼无比,他说不出话来,连承诺都忘记许诺。那个男人就这样轻轻的依靠住他,为了一种非完美的无奈而道歉,仿佛约翰的全世界,都是他所想要拥有的。

 

这种感情,和自己多么的不同啊。约翰一瞬间有想哭的冲动,但他不能展现出太多的软弱,尽管这个眼泪,只是因为幸福。

 

“哈罗德……”

 

“嗯?”

 

哈罗德感觉到特工的呼吸从耳边擦过,然后他听见那个人慢悠悠的说道:

 

“我裤子还没有穿完……”


--------------------------------------------------------------------------

1、我最近已经疯了,白天考试,其余一些事全部都挤到了晚上,比如复习,比如球赛,比如跑步,比如补剧……简直忙得没朋友,每天顶俩黑眼圈去考试,监考老师居然以为我赌球输了,摔!

2、不好意思多延迟了一天,因为这一章实在是写的曲折。我本来写好了这一章的后半部分,结果写前半部分的时候字数爆了,昨天晚上数着到五千的一个章节想哭,最终咬咬牙不发上来……然后今天把后面那部分挪到下一张去了,然后把前面爆字数的章节硬是爆到了一个章节那么多……于是,大家就看到了废话连篇的本章节。

3、这篇文可能永远都看不到主线啦(哭……一直拖啊拖,撒玛利亚人整天来噩梦里骚扰我,为什么他的戏份都变成了风花雪月……伤不起……

4、发糖容易OOC,请忽略我边发糖边写点心灵鸡汤,顺便矫情一下特工和老板的心理发展史还不忘小虐怡情……卧槽,四不像的文风,都是被哭着要HE的乃们逼出来的……

5、大家绝对不会理解,这段时间鸟语用太多了,一章节写完之后,我还要自行翻译一下我的英式汉语,这真特么的太痛苦了!

6、大家以后要不都来LOF看文算了?SY那里每次上都卡出翔,我能不能弃了SY……我去问问那边(反正留言貌似也不多……



评论(24)
热度(29)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