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Thorki][HW] 旧文搬运:记得不记得

配对:Thor/Loki ; Sherlock/John

衍生: Avengers ; Sherlock BBC

级别:G

字数:9259

 注:人生中第一篇同人文。写在复联之后。一发完。2012年首发在SY。

  


约翰发誓自己在救这个年轻人时绝对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这副场景。

 

“你是谁,还有我在哪儿?”

  

压低了的嗓音,架在手里锋利的水果刀片,已在自己满是皱纹的脖子上勾出一道血丝。他被挟持的那短暂不到两秒的时间,在这两秒,约翰迅速的恢复成一种平静的状态,这种事年轻时他经历的够多了,他想。

  

“孩子,放轻松……."

  

“说。”他带着威胁和骄傲的命令。

  

“我叫约翰华生,是个诊所的医生。年轻人,是我救了你,我把你从山下的偏谷里带了出来。”

  

话音未落,水果刀的寒气消失,背后年轻人立马将手臂从约翰身前撤走,动作十分的快捷,暗示着行为人果断的决定。因为压力的陡然移除,约翰绷紧的神经一松,水果刀的寒气似乎还在脖子上,约翰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带着一丝后怕。这时那个身影绕到了自己身前,伸手示意将银色的水果刀还给约翰,约翰下意识的后退,然后抬起头来,眼里带着一股玩味。

 

“对不起。”

  

那个年轻人说时将头偏向一边,别扭的说道。

  

这个场景让约翰脑海里浮现一个尘封了的侧颜,一阵暖流袭上来,让他感觉温暖。

  

他定神看着这个男人,二十多岁的模样,头发全部往后曲拢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美貌细长妩媚,玲珑的一双大眼睛让人觉得他十分的秀美,但是双眼却雾气迷蒙,碧绿的瞳孔、冷漠的焦距,一脸防备。

  

拒人于千里之外。

 

约翰知道自己没有推理能力,有的只是待人接物的直觉。而现在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年轻人身上并不危险。

 

思绪突然收回,约翰想起了自己来房间的目的,手里还拿着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约翰将衣服伸到年轻人面前,说道:“你先去洗个澡吧,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

 

“你是说,你不记得所有的事情了吗?”约翰听闻这名男子失忆时,带着一丝惊讶。

 

年轻人点点头。继续埋头吃东西。

 

他也许冷漠,但并不代表他不会饿。在年轻人吃饭时,他俩一问一答,约翰想着准备了这么东西,总该够了吧……但让人没想到的是,不仅那个年轻人将约翰为他们俩准备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净,还将冰箱里留着的面包也一并收拾了。最后自己还给他热了一大瓶牛奶,看着他咕噜咕噜的喝下去。

 

约翰晚年的生活里,已经不再有太多人。而成年时期,夏洛克给他生命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无论是见到什么人,什么事,约翰总喜欢将人和夏洛克对比。比如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看起来似乎比夏洛克高,而身材却比他更为纤细。所以夏洛克的衣服才会如此的合身。

 

不过,衬衫西装穿在这个人身上穿出了一股不同的风味,不像记忆中的那个冰冷疏远高傲的人。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同一套衣服在两人身上都穿出了同样的风情,他们所具备的独特气质不曾因为不同的着装风格而变化。

  

年轻人喝完牛奶,抬头看向约翰,约翰此时此刻的表情就像是白发缕缕的父亲看着自己孩子一般。这种莫名的情愫让年轻人突然涌上一丝触动,但他马上收敛了自己的感情,摆出那副无所在乎的样子。

 

一个连过去发生过什么都不记得了的人,不知怎么的,害怕付出自己的感情。

 

两个有着各自心事的人,在同一段空气里。

 

*

  

“或许你回忆一下,总该还记得你的名字吧?”约翰看着年轻人,最后一问。

  

年轻人思绪似乎起了下波澜,他呢喃着:“Thor……”他摇了下头,这可不是什么正常的名字。

  

“Thurston!”年轻人觉得这个看上去更加的好,“我好像就叫这个名字。”

 

事实是,这是他脑海里唯一能浮现出来的单词。

    

“好的,Thurston。”

 

其实,在关于Thurston,约翰没有由来的隐瞒了一些事,就如同他习惯以直觉做事一样。以前,他总是会被人嘲笑过于的依赖第六感,那些模糊捕风捉影的东西被扣上“不科学”这个词。想到这里,约翰总是能会心一笑,回忆绵长温婉,从前,直觉也曾救过他和夏洛克无数次。

 

只是,总会有失灵的一天。

 

约翰想,那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时,他第一次陪同他奔赴战场是,为什么自己没有停下来。

 

无解。

 

在Thurston这件事上,约翰认为自己隐瞒的事情极为的重要。但它不见得是件好事,更像是潘多拉的魔法盒——在发现Thurston的地方,有一个纯金色的权杖,以及Thurston被救的偏谷,被全部冰封起来。

 

绝不像什么好消息。

 

当时约翰想着,等到年轻人的记忆有所突破了了再告诉他,然而过了半个多月,Thurston依然是一副平常的样子,从来就没有一丝迹象表明他想起过什么或者试图去想起什么。

  

Thurston还是冷漠如常,虽然对约翰保持着基本的礼节,偶尔也会来诊所帮点小忙,约翰交给了Thurston一些基本的护理常识,清理伤口的注意事项,而这个从冰封的偏谷里发现的年轻人很明显具有天赋,学习了几天的成果甚至比熟练了多年的护士们都要让人信服。这是个好消息,但是约翰却依然感到沮丧,因为几乎半个月过去了,Thurston依旧保持着初相见的警惕,这让自己一向引以为豪的亲和力感到怀疑。

  

尽管Thurston看起来十分的冷漠,但并不表示人们就会无视他那英俊的面容和优雅的气质,有时候Thurston会陪伴在约翰身边,帮他阅读病人送来的那字迹潦草的病例(约翰不是很想承认自己的年纪让视力变成一件让人头痛的事情),还有回到病床前为一些客人换药,他做这些事总是有意无意显露出来的漫不经心,让诊所的小姑娘为之倾倒,不过Thurston本人倒是毫无知觉,也许也只是习惯了这一切。

 

约翰并不想揣测这个年轻人风流往事,直觉告诉他,那并不是一段好故事。

 

*

 

Sif在阿斯加德,时不时的会看看地球上的Loki。

  

她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自己一次又一次去面对这个人,恨她入骨,她也恨之入骨的人。是的,如果不是因为Loki,现在她有一个美满的家庭,阿斯加德也有一个最有力量的君王。  

  

但是一切,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Sif手里又握紧了一个琉璃的小瓶。

  

都说,人的灵魂里最有执念的是回忆,美好的回忆,能在灵魂灰飞烟灭的尽头,还能留下来。

  

因为爱。

  

Sif看着小瓶,她不知所措,自从阿斯加德出了那件事之后,Sif就用尽自己一生的力气留下这一小瓶子在自己身上,她随身携带着,每一次看见,都会想起那个带着开心的笑容,他饱含力量的愤怒,那个有着世间最为深沉,也最为炽热的爱与恨的人。

  

可是他没能在她身边。

  

他是她的丈夫,可她却不是他最爱的那个人。

  

那天在神殿之上,阿斯加德给了Loki最终的审判,而这种审判,只在名义上存在过,从来没有神被判以这个刑罚。神是不会死的,就算在战斗中牺牲了,也只是在死域里打了个轮回。

 

但这个是有一种意义上的惩罚,却比死亡更为残忍。

  

这是一种毁灭。意味着灵魂粉碎,没人能将它们拼凑起来,是彻底的消逝。

  

Loki本来没有这么严重,至少在Sif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当在人们看到Loki从中庭被Thor带回来,重伤累累的他却惊人的在一夜之内迅速的恢复。这种力量,这样的进步,让诸神畏惧了。

 

邪恶本身并不可怕,可怕是它依附在强大的力量之上。

  

*

 

众神是冷漠的,他们没有太多的感情,亦没有怜悯之心。所以这个决定,源于众神之惧。所以Loki,这次恐怕是谁也拯救不了谁了。

  

Sif强迫着让自己不去思念Thor。

 

然而,从宣判那一刻起,Thor没有震怒,没有据理力争,甚至都没有多言。Thor是怀有一颗悲悯之心的,从一般的意义上来说说,Loki所犯下的那些,他所造成的伤害,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罪孽,但是Loki对于Thor,从来就没有一般意义。

  

Loki被宣判罪刑之后,立马被众神囚禁起来。Thor却在那一天之后陷入深深的沉睡。没有人能唤醒他。

  

Sif记得当时就在Thor身边,但是Thor没醒。Sif怀着一种复杂的感情陪着Thor,没人能准确的告诉Sif关于Thor沉睡的答案,可是Sif知道,她或许找一找女巫,能够唤醒Thor,但是她没去努力。因为在她心里有一个诡异的声音在向她诉说,这么多年来,Thor为Loki的点点滴滴,对于一个女人和她的丈夫来说,她一边希望Loki能够活下来,一边又希望Thor不要醒。

  

因为Loki的活着,和Thor的清醒,意味着自己的孤独。

  

女人啊,真是一种又感性又自怜的动物。

  

如果当初,她能够再为Loki,为Thor,为他们俩着想一些,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是她眼睁睁的漠视,造成命运赋予她的残忍。她所有所有的爱与寄托,最终只是如手中这个琉璃瓶一样,在她手边,却不属于她,握在手里,却那么的支离。

 

她看着Loki,现在已经在地球找到一寸栖息之地。居然有一丝替Thor感到高兴。原来那个讨厌鬼,无论到哪一个地方,总会有人帮助他,让他好起来。

  

但是那并不长久,Sif冷静的思索着,她知道,Loki的力量并没有被封存,只是记忆被抹除了而已,总有一天它们都会回来。

  

无论是力量还是,回忆。

 

*

 

有一次,诊所来了一个严重怀疑自己得了各种病症的可怜的家伙,在约翰反复的强调他只是一些普通的皮肤过敏,和抽烟导致的身体机能的各种小的不舒适,但是这些解释并没能给这个病人带来心安,反倒变本加厉起来。

 

约翰非常的头疼,可是他似乎是真的老了,老好人的性格让他变得有些逆来顺受。又或者,自己的性格逐渐的,被某人的刁钻磨成油盐不进了也有可能。约翰尽可能的考虑到病人的感受,每次用温柔的语言去安慰他,并且耐心的向他解释,希望他能感受到,并且乐观起来。

  

但是Thurston就完全不是这么想。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病人起,约翰就发现坐在自己一旁的Thurston明显的带着一股轻蔑的表情。再听见病人用一种近乎疯癫的惶恐描述自己病状时,Thurston插嘴说了一句:“神经质型人格”。Thurston的话让那人一惊,瞪大眼睛立刻看着Thurston,年轻人笑着对病人补充道:“哦!这也是一种病,别忘记跟咱们的老约翰说清楚。”

  

然后,在约翰憋着让自己不笑出声的尴尬气氛之下看着Thurston带着一股恶作剧般的笑容大步走出去自己的办公室。

 

后来这个病人在越来越明显的消极心理暗示下变得憔悴,这让约翰十分的头疼,他没办法向这样一个不清醒的人解释一切,他觉得沮丧。

  

然而就在变本加厉快要失去控制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先是Thurston好几天都匆匆忙忙的离开,晚上很晚回来,几天之后,那个难缠的病人也消失了,而Thurston又回来了。

 

面对这一现象,也许别人都只是松一口气,但约翰不,他知道Thurston离不了干系。

  

“你说,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约翰回到家后,问Thurston。

  

Thurston转过身去,一副骄傲的模样看了一眼约翰,露出一种毫不在乎的表情,然后转身进了房间。约翰不死心的跟了过去,他虽然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坏人,但他也从心底觉得要是得罪了他,绝不是什么好事。

  

“Thurston,”约翰这次语气带着一股威严:“你难道不想解释一下?”

  

最后被约翰缠得似乎有些不耐烦,Thurston说道:“我只是让他转移了下注意力而已。”

  

“什么?”

  

“就是想了办法,让他以为她老婆有了外遇,”Thurston笑了一下,要不是约翰知道这个笑容的上下文,他几乎会把这认作是天真孩童的笑颜,但是要是放在Thurston身上,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想现在他应该在自己家里和老婆争论,吵架,协议离婚,甚至大打出手……”

  

“你……怎么……做到的?”

  

“我觉得勾引一个丈夫整天以为自己得了绝症的无暇顾及自己的少妇应该不·……”

  

“什么?”约翰突然发现自己的世界观到老了还有可能被颠覆,本来坐着的他激动了站了起来:“你……怎么……”

 

Thurston看着约翰这样皱了皱眉,撇过头,表达自己对他反应的不满与不屑。

  

“孩子……你……”

  

“不要叫我孩子!”突然Thurston神经质质的看着可怜的约翰,他也站了起来,眼睛里有了一丝闪烁,他用一个悲伤的眼神看着约翰,自暴自弃的,绝望的眼神,“你们一定又在说我讨厌,觉得这只是孩子般的恶作剧,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要是那个妻子真的爱着丈夫,会受到别人影响吗?我只是早点帮他们认清楚彼此而已,不懂我的人,你们不懂我,那是你们的悲哀,不是我的。但请你们不要……”

 

Thurston已经压抑不住语气里的哽咽,他不得不停歇下来,用来控制自己就要掉下的眼泪,Thurston深吸一口气,心里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不要……”还是不行,他不能控制住自己说出这句话但不掉眼泪。

  

Thurston有些气急败坏,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受到误会却骄傲的小孩,他后退了几步,又坐回了床上,“请你们……不要……”

 

请你们,不要就因为我是我,就抛弃我。

 

*

 

突然,Thurston感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将他抱住,是约翰的手,他环绕着自己,将他们之间的空气抽走,轻轻的将他的头放进了怀里,约翰是如此的温暖,那双年迈却温柔的双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那是一种最初的安慰,就像父亲和孩子一样。

  

Thurston觉得如此陌生,却如此渴望。

  

“没什么……”约翰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触动,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经历过什么,但他觉得他需要信任和原谅,“这没什么……Thurston,我不会认为你是坏孩子,不会觉得你讨厌,我也不会……”约翰深吸一口气,他被Thurston深深的感染了:“我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抛弃你,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抛弃你。”

  

无论你做过什么事情,无论你是谁,你就是你,我接纳你的一切。

  

Thurston听到这句话,眼泪终究还是流了下来。

 

“为什么···你不会怪我?”

 

“孩子,我遇见过比你更加善良,更加骄傲,更加让人头疼的人,时不时的还会威胁到我生命的那个人。”约翰脸上微微浮现一丝笑意:“我却爱着他。”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Thurston想着最近一直再看的心理书籍。

  

“不,”约翰轻笑出来了,“就是爱着,没有什么理由。”

  

“那那个人呢?”

  

约翰听到这句话,将眼睛对准Thurston,那双碧绿闪着泪光的大眼睛:“有机会,我会带你去看他的。但不是今天。”

  

Thurston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仿佛也看见了约翰眼里的闪烁。

    

约翰再次抱住Thurston,似乎要弥补这个孩子一生欠缺的温暖。

  

“约翰,”Thurston说:“其实,我想说的是,”

  

“什么?”

  

“那个神经质人格的男人其实很幸福,”Thurston想到这里,摆出一副深思的表情:“他的妻子是如此的爱他……我只是早点帮他们认清楚彼此而已。”

  

约翰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那是一种骄傲的表情。

 

*

  

从那以后,约翰和Thurston的关系就变得十分的融洽。这时约翰才发现,Thurston是个非常非常……爱捣乱的孩子。

  

“老约翰,”Thurston非常喜欢这样叫约翰,这无意间提醒约翰的不再年轻的这个举动让约翰十分的恼怒,“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啊?”

  

“天哪,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会跟你说的。”

  

“老约翰,你别这样,你知道我有办法的。”Thurston露出一个你拿我也没办法的表情。约翰怒视着Thurston,后者见此连忙说道:“老约翰,你就告诉我吧。作为报答,我也会告诉你我的秘密。”

  

“你有什么秘密!你只是个什么都不记得的……”想了一会约翰发现居然找不出一个适当的形容词,“的人!”

  

Thurston眼里带着笑意,傻傻的看着约翰。

  

“我想也许Thurston不是我的名字。”

  

“……”

  

“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但是我记得Thor,Thor,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但那不是我。”

  

“什么?”

  

“Thor。这是我唯一记得的具体的东西,但我清楚这不是我,也许是我的父亲,我的兄弟,也许是比这更为重要的东西。最初我以为是我记错了Thor这个名字,毕竟……你知道的,这可不像是个人名……所以我跟你说的是Thurston……”

  

“那Thurs……呃……你还想起来别的什么吗?”

  

Thurston点了点头。

  

“那是······”

  

“我不告诉你。”

  

“啊?”

  

“我告诉了你Thor,那你得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这样才公平。”

  

“……”

  

约翰觉得他中了Thurston的圈套,毕竟这个真实的消息是一开始Thurston隐瞒的。但是,的确,他没有理由反驳Thurston那套歪理。

  

约翰重重的舒了口气,“好吧,你赢了。”

  

然后看见Thurston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吧,这孩子的确非常爱笑。尤其是这种恶作剧得逞之后的笑容。

  

“夏洛克。”

  

“我想起了一些片段,那些片段不怎么真实,好像我的家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我和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们在一起……就是在一起而已。我觉得……”

  

“Fantastic。”

  

“对!”

  

“让你觉得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的美好。”

  

“是不是夏洛克也给你这样的感觉?”

  

约翰点了点头,说道:“他我见过最好,最聪明,最有人情味的人,他带着我去冒险,让我觉得这就是生命,我曾经无数次的疲倦,是他让我走出了这个槽糕的世界,来到一个新的地方。”

  

“那他像现在在哪里呢?”Thurston问道。

  

约翰笑了一笑,“公平。”

  

“可我没想起来什么了!”Thurston有些不满的说。

  

“哦,那等你想起来的时候再告诉你吧。”

 

*

 

Sif又来看Loki了,当然,是在遥远的阿斯加德。

  

“你来这里是因为内疚。”Sif心底的一个小声音说。

  

闭嘴。

  

“你后悔你没能叫醒他,你后悔你没去试着救Loki,你后悔原本你能拯救Thor······”

  

闭嘴!

  

“是你,和诸神的自私杀死了Thor!”

    

Sif痛苦的挣扎在自己的谴责中,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深陷。

    

那天,在神殿,她眼阵阵看着Loki被推上去,她一直回避着去看那个Loki,毕竟除了Thor,Loki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时候,Loki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一个人在安静的地方练习新学的魔法,捣乱Thor的生日宴会,剪掉Sif的头发又帮她找回来。

  

Loki是一个人的Loki,从不群居也从不勉强自己,肆意的去爱去讨厌,去鄙夷去追求。

 

诸神看起来固然正义凛然,可Sif却认为诡变多端的Loki才是最真实的。Sif心底里喜欢这个孩子,只是,Thor也喜欢,所以,在她心里,她觉得她也恨着这个人。

  

然而就在行刑的那一刻,Sif却勇敢的抬起头来,看见的是Loki那一张悲悯的脸!

  

不!

  

她都能听见自己震耳欲聋的叫喊。

  

不!

  

那是Thor,不是Loki!

 

*

  

只记得她不停的冲向人群中央,身影凝结在了命运咒语吐出的那一刻永恒,Sif看见阿斯加德的天空突然变得漆黑,她看见一瞬间的明星闪亮,她看见Thor的灵魂粉碎成无数粉末四处散开,她看见一道雷电直劈而下,将阿斯加德的神殿一分为二。

 

从此阿斯加德再也没有一个完整的神殿,因为诸神在这里,处死了最勇敢的国王。

 

Sif冲向那片星空,看着四处飘落的粉末,看着他们在转瞬即逝见泯灭在夜色中,她立马变出一个小的琉璃瓶,她知道那些最后漂浮在空中的碎片,是Thor最美好记忆的碎片。

  

Sif知道,这里面没有她。

  

但是有Thor就够了。

 

诸神散了之后,Sif在神殿中央看着中间的这道疤痕。

  

“Sif。”

  

Sif迷离的抬起头,是Thor的母亲。

  

“你知道真相了?”

 

Sif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您是指,我知道了Thor替Loki承担了永恶之罚?还是我知道了,Thor爱Loki?”

  

“两者兼有,孩子。”Sif感觉到了一双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Sif,你愿意替Thor完成最后一件事吗?”

  

“什么?”

  

“放逐Loki,阿斯加德容不下他。尽管他为他的行为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为什么是我?”Sif疑惑的问。

  

“因为,Sif,一个人真正成熟的标志在于宽容与原谅,我喜欢你能够真正面对你的心,你是如此的善良,而今天的结果,却也恰恰证明着还不够,不是吗?以后阿斯加德的未来需要你,直面你的心灵,不要让我失望……”

  

Sif最终恢复Loki的容貌,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抹去Loki的记忆,后来她想到Thor一定不希望Loki在中庭醒来之后是带着仇恨的Loki,Sif选择抹去了Loki的记忆,为他挑选了一个合适的归宿,然后放走了Loki。”

 

所以现在Sif才又一次站在这里,看着中庭中的Loki,陪在老约翰身边。好像很幸福。

  

Sif微微笑了一下,转身准备离开这里,突然神域中间的那道裂痕绊倒了Sif,Sif惊恐的看见手里的琉璃瓶被抛出美丽的弧线,最后哐啷一身清脆的响声,Thor的记忆由飘散开来。 

  

Sif看着那琉璃瓶愣住了神,里面满满都是Loki,Loki开心的笑,Loki被Thor欺负的生气,Loki伤心的眼泪,Loki伪装的委屈,Loki道歉的别扭,Loki偷袭Thor的顽皮,Loki偷看禁书的紧张,点点滴滴,都是串联在一起Thor和Loki的记忆。一行清澈的泪水从Sif脸庞划过,她没想到,当她看见这一幕幕时,她自己是多么的感动。

 

她似乎终于明白最后Thor看她那一眼的意义。

  

Sif,你从没爱过。这点,就连那个心思粗犷的男人都知道。

  

Sif,和诸神一样,好可怜。

 

那些飘散着的记忆灵魂,慢慢的飘走,去寻找另一半的主人吧,Sif,给它们了一个咒语。Loki,欠你的太多了,这个补偿好不好?

  

Sif看着那些零散的记忆缓缓的飘走,这时,Thor的母亲又出现了。

  

“孩子,看来,你真正学会了宽容与原谅。”Thor的母亲将Sif轻轻从地上扶起,“Sif,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掌管好阿斯加德。”

 

“……”

 

“别这么惊讶的看着我,孩子,你知道的,你值得这些。”

 

Sif看着Thor的母亲慢慢的走远,突然,神殿中出现了Thor母亲的声音,带着一种辽阔的亲切,说道:“孩子,以后走路,不要再一不小心滑到了。”

  

Sif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琉璃之瓶只有在主人想让它碎的时候,它才会碎。

 

Sif微微一笑,就在微笑之际,一粒小小的尘埃落在了她的掌心。当她想到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突然抑制不住的颤抖。

  

尘埃里面,Sif脱下长裙,第一次穿起铠甲,Sif记得那一天,她骄傲的去找Thor和Loki,迫不及待的在朋友面前炫耀。那时的她英姿飒爽,独特的美丽折服了所有人,就连Loki,也是一副面带微笑的样子,好温暖。

  

哦,Sif心想,Thor,谢谢你。

  

真的谢谢你。

 

 

Thurston在睡梦中,陷在梦境,突然一下子,被噩梦惊醒。

 

在梦里冰冰冷冷的宫殿里,自己一直在哭一直在哭,没有老约翰,没有护士苏珊娜,没有海伦大妈的馅饼。

  

Thurston醒来,发现老约翰出现的房门口,“没事吧?”约翰关心的问道。

  

“梦……”

  

“你一直在哭……”约翰走进Thurston,轻轻的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希望能给他力量。

  

“约翰,你知道吗?”Thurston抬起那双闪烁的眼睛,认真的看着约翰:“我觉得我是被人遗忘的孩子,我的曾经,肯定是黑暗,没有希望的。尽管我忘记那些记忆,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冰冷的孤独,一直都在我思绪无人之时环绕在我周围。约翰,我一定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但……”说道这里,Thurston突然流下了眼泪,他不知道这是欣喜当下还是悲伤过往,“但是,老约翰,幸好遇见了你。”

  

Thurston说完这句话,突然站了起来,紧紧的抱住这个身材已经因为年迈而更加矮小的身体。

  

“不……”约翰否认了Thurston刚刚的话。

 

“……”

  

“Thurston,”约翰的语气里饱含着欣喜,宽慰和惊讶,“是Loki。Loki,你转过身来吧,曾经的你,不是孤身一人。”

  

那些Thor的灵魂碎片在夜色里带着微微的光亮,它们悬浮在空中,每一段都是彩色的,温暖的,一下子将这个房间照亮,Loki看着一闪亮的日子,他惊讶的长大了嘴,他看见那个在记忆之中一直重复叫着的Thor,他看见了阳光,树叶,吻,他看见了信任,美好,爱,他就好像是绝望了一辈子那么久,突然发现。

 

自己不再孤独。

  

约翰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晚上,那么敏感的孩子,脸上那样灿烂的光芒,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回忆,约翰觉得自己就好像是看了一场世间最温情的电影,他觉得那个票价,值得这个世上任何美好的事物。

  

约翰流下了泪水。

  

人,就是这样,老了好像就容易想起往事。

  

感谢生命。

  

两人就在Loki的房间里,清醒了一夜。

 

*

 

当Loki决定离开的时候,约翰把那个金色的权杖还给了Loki。Loki开心的看着这个权杖,虽然他从那些记忆碎片里了解到了它的无穷力量,但是Loki没想再一次用他。

  

“想起来了吗?”约翰问。

  

“没有,我还是不知道Thor是谁,Loki是谁。不过,”Loki抒了一口气,“都不重要了。”

  

“Loki,送给你吧。” 约翰将手中的日记本递给了Loki。华生医生的日记。  

 

夏洛克,这是约翰最后一个秘密。

 

“这是我的书稿,夏洛克,只是书里面的一个人。”

  

Loki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约翰,约翰表情无比的悲伤,说:“孩子,老约翰太孤单了,你不会怪我这个老头自娱自乐的隐瞒吧。”

  

老约翰,他不是阿富汗的军医,不是侦探的医生,他只是一个山间老诊所的老头子。

 

老约翰每天看着雪山,看着冰山雪顶的美,他就觉得人生就应该壮阔勇敢。老约翰曾经以为夏洛克只是一个消遣,而他确实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让生命有了意义。

  

直到他认识Loki。才发现,人生就应该美丽,而不是别的。

 

最后Loki离开了老约翰,华生医生的日记里有提到夏洛克的墓。

  

界限性遗忘症,这是Loki在诊所打工时,约翰遗忘在角落的病历本。夏洛克不仅仅只是书的人物,更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

  

然后对于约翰来说,这个人先走一步的离开了他,还不如幻想自己从头到尾爱得只是自己笔下的一个角色而已。

  

Loki来到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墓前,用魔法,将手里华生医生的日记,变成了一朵玫瑰,静静的躺在坟前。

  

永不朽糜。

 

Loki没再用奥丁之矛;

约翰没再用抽屉里的手枪;

 

Loki没能记起Thor;

约翰没能发现自己病;

 

Loki没能找到Thor;

约翰没能记得夏洛克;

 

  

“我还是不知道Thor是谁,Loki是谁。不过,都不重要了。”

“他我见过最好,最聪明,最有人情味的人,他带着我去冒险,让我觉得这就是生命。”

  

 

 

FIN

  

热度: 24 评论: 13
评论(13)
热度(24)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