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大半夜的被评论虐die求求读者放过作者吧……

啊,被一个读者给《偷生》留的评论虐惨了……

世界不会再好了。

原作者:@shuiming 


    你看,最痛苦的永远都是清醒,如同伯利恒之星之于母体纪元,如同哈罗德之于machine。前者在绝境中求生存,以黑暗换清醒,后者在希望中执死志,以毁灭求传承。与其说哈罗德最后不得不走到这一步,不如说是他主动选择了这样的结局,命运中真正让人无力叹息的部分,是即使我们有无数种其他选择,我们仍会在那一条路上虽千万人而往。

    从最初,哈罗德就一直把machine定位在一种工具上,machine不是,也不能成为GOD,即使他可以因此而拥有无限的权力(真正意义上的,没有限制的,神一般地,权力),而里瑟,甚至是machine本身都是这种意志的传承者,所以即使拥有了the one的权限,里瑟和哈罗德依然对这个世界无能为力,他们选择折断自己的翅膀,来追索他们渴求的自由,所以machine的进化终点却是自我放逐与毁灭,将信息赋予的力量收回成信息最初始的模样。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不同于里瑟,哈罗德对于未来一直抱有着悲观的谨慎与警惕,或许他在缔造machine的同时已经有了生于斯而死于斯的准备。可是,最终活下来的名单里没有这位偏执症患者。Only the Paranoid get the key to Survive. 而那把钥匙,他留给了其他人。我想,我大概是难以逃脱被这种以一己意志去实现命定悲剧的角色而吸引的命运了。恰好,另一个同样被我爱惨了的悲剧主角,同样是以魂消魄泯的结局来实现其意志的传承。即使我深信,这份档案将随着里瑟的死亡而死亡,真相永远是历史中最不可触及的那一片雁羽。伯利恒之星会是众口交传的好莱坞式英雄,而那些湮灭在风尘中的过往再也无人可以窥视。哈罗德依然是最后的赢家,如果我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他和他的一生,不过是,得偿所愿罢了。

    所以我不悲伤,只是悲凉。当他们仅是隔着一个书架却各种生死鸿沟的时候,那句我会和他一起白头,只是天各一方让我难以控制泪不能抑,原来到头来我们真的只有一个人,原来那些被心甘情愿舍弃的正是我们最不忍舍弃的。原来当帷幕落下,当尘埃落定,我依然会期待那些不可能出现的奇迹。

标签:偷生
热度: 15 评论: 2
评论(2)
热度(15)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