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09



POV 约翰·T


约翰疼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六点,但由于是冬天,外面看起来仍然是一片漆黑。哈罗德趴在电脑桌前睡觉,屏幕没有关,密密麻麻的代码在那里,下划线一闪一闪。哈罗德睡得很沉,看起来很疲惫,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浅蓝色的衬衫上全是血。

虽然自己受伤的次数数都数不清,但这一次还是吓着他了。约翰浮起一个温柔的笑容,他记得自己抱着唯一的信念听着耳边Machine的指示一步一步找到哈罗德的家,但他不记得后来发生的太多事情,等到再一次醒过来,就只剩下哈罗德坐在床边看着自己,安静地流着泪,不停地往下掉,那时候他的表情不全然是悲伤,约翰不知怎么地,他觉得哈罗德镜片背后的蓝色眸子里还沉淀着某种依恋。

那样的眼神早已经超过了特工的自控范围,要不是他重伤,他可能会控制不住去吻他,但在当时,他只能伸出手帮他擦掉眼泪,当他发现这只会把哈罗德干净的脸上也弄上血渍的时候,他又后悔了,等他想收回时,哈罗德反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将约翰带回了原处。他看见血珠代替哈罗德泪水流了下来,那一刻他好像明白什么,哈罗德的眼泪和自己的血,一个总是会伴随着另外一个出现和消失。

Machine说过,自己遇上了这样一个强大,却因为善良而容易受伤的人,会不自觉想要去保护他。约翰也承认,他的确对自己许下过这样的承诺。

但他在此之前却从未想过这里面也包含着保护他自己。

一段微妙而温暖的演绎推理。

约翰突然就想起被卡特背叛的那个夜里,约翰总是在未来无数个寂寥的夜里回想起那个晚上,问自己,那应该是哈罗德第一次一个人身上流出那么多血吧?他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怕吗?

哈罗德是一个很会照顾人的人。特工虽然平日打架起来威风凛凛,甚至受伤之后依然战斗力不减,但在战斗平息,问题解决之后,病怏怏地躺在床上自是不比打斗起来潇洒。和在CIA时期不同,遇见哈罗德之后,受伤躺在床上不让乱动的日子变得格外地多。哈罗德宁愿自己亲自上阵也不让伤没好(并且极度无聊)的特工出马。

受伤的时候,约翰躺在床上或者轮椅上,疼痛得极度依赖药物,随时随地都要换药换纱布,陪着的人和自己一样辛苦,甚至更加的劳累。但由于他们隐姓埋名的生活,这些事情只能交给一个亿万富翁亲手来做。但哈罗德总是那么的温柔,耐心又体贴,仿佛从不会疲倦一样。

人们总是会对伤员更加宽容一些——约翰会缠着神秘的老板,旁敲侧击的打听老板的隐私;会因为哈罗德不让自己吃刺激性的食物而发脾气;甚至稚气地要求自家老板给自己读书,诗歌、论文、哲学、童话……

那些日子里,他的梦里大多都是哈罗德的声音。

其实约翰并不是这样任性的一个人,只是从前他受伤时身边从没有过这么温柔的人,他只能把心酸、感动和尴尬悄悄地转化为孩子气,但他总觉得哈罗德也享受着这样的日子,尽管他因为腹部地受伤而不能承力,必须抱着哈罗德的脖子才能起身时,哈罗德甚至会比自己更加疼痛。但哈罗德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咬着牙,额头上的汗水会让特工心疼。

和自己受伤时,哈罗德心疼的那种,一模一样。

所以,不管约翰如何怎样眷恋那些岁月,那些怀抱,他都努力谨慎地在下一次任务里让自己不受伤。

他曾经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永久下去,救号码,和哈罗德逛街看电影,救号码,偶尔受伤,偶尔和大人物捉捉迷藏,偶尔打击一下以利亚或者HR气焰的嚣张……曾经约翰在无聊的时候会一个人祈祷,希望上帝,或者能左右自己命运家伙能听见他的幸福,他希望自己最终能在因为责任而艰辛苦涩的日子里,收获一个和哈罗德平安共度余生的结局。

但是他们没有啊,约翰想,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祈祷的神太多,他们之间互相吃醋了呢?又或者他们终于发现无神论者约翰的真实面目啦?总之,物是人非,号码依旧,但岁月俨然已经沉寂。

就像今夜一样,哈罗德还在自己受伤的时候陪在自己身边,但约翰却不能陪在哈罗德身边了。他会怀念哈罗德照顾“受伤约翰”的日子,他会怀念哈罗德照顾“倔强约翰”的日子,他会怀念哈罗德照顾“麻烦约翰”的日子……约翰他多么希望这一次能抱着哈罗德的脖子起身吃饭,多么希望哈罗德能替他更换绷带,多么希望哈罗德能在自己疼痛得无法入睡时握住自己的手,多么希望再一次听见哈罗德坐在自己的床头朗读着华兹华斯的诗歌……

我看见了田园的绿色,一直绿到家门[4]。

但约翰不能。

他不能回家。


POV 哈罗德·C

哈罗德收拾好东西匆匆忙忙地就出门了。


今天纽约早雪下得格外的大,已经埋过了哈罗德的靴子,他艰难得迈着步子跋涉着。唇边呼出来的热气把他的眼镜蒙上一层水雾。他花了大部分心思在计算着该给里瑟先生准备怎样的早餐,还有一小部分则用于思考该如何将约翰转移到医疗条件齐全的地方,又在该不该求助Machine这个命题上纠结了一小会儿。


剩下最后一丁点,他在想该如何修复盲点,这也是他选择一大早出门的原因。


最近哈罗德自己一直在写破解盲点的代码,目的是为了找到同样在纽约城的约翰。可是没想到最后却是约翰自己出现在他面前,还带着浑身的血和一个蓝色的U盘。他告诉哈罗德,里面储存着德西玛的核心数据,只要利用这个数据,改一改最近在研发的程序,就能在德西玛追踪盲点的时候封锁住他们的行动,修复好Machine当年匆匆为大家准备的保护关卡。


这个行动的成功昭示着哈罗德前段时间熬夜研发出来的成果将功亏一篑,因为Machine是要他他用自己破解盲点的代码封锁住盲点,意味着如果哈罗德再想开启这个潘多拉的魔盒,原路已经不通。可是问题是哈罗德还想得出另外的方法吗?

但这些,哈罗德已经不在乎了,因为约翰回到了他的身边,虽然过程有一些狼狈,但受重伤的事情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反倒这一年的天各一方让他手足无措……哦上帝保佑,回忆过去那懵懵懂懂的一年,他就有一种极为不真切的尴尬。

但哈罗德并不会逃避这样的尴尬,相反,这正是他想和约翰说的。


从某种意义上,时间没有陌生他对约翰的某种情愫,反倒发酵了想念,让哈罗德整个人都变得敏锐起来。哈罗德自认是个浪漫的人,但他对感情有着一股独有的迟钝,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要不是他遇见了本杰明这个坦率又聪颖的人,催化了这段时光,否则假若今日他再次遇见特工,无论如何也不会如此的亢奋紧张,甚至流泪。


想着想着,便到了目的地,哈罗德深呼吸一口气,仰头看着高大的信号塔。他只需要借用国安局的权限,就能够黑进德西玛与撒玛利亚人之间的协议。然后就能够封锁住盲点了。


计划看上去还蛮简单的,哈罗德黑进去过太多地方,只是这一次同之前每一次的意义都不一样。或许他能够借此机会过上平静地生活呢?不要再去留恋那些自己解决不了的未来,和约翰好好的活下去竟然成为了他唯一的期许。哈罗德临走之前告诉约翰,在他们分离的一年里,他找到了答案,关于余生该如何残度的答案。

“芬奇,想不到你还会假设自己拥有未来。”躺在床上的特工就连受伤了还不愿放弃调侃自己的老板。

但约翰说的没错,之前哈罗德从不会想这些问题。但现在不一样了。

“每一个故事都会有结局,如果它是一个happy ending,我希望我能和我找到的那个人共度余生……里瑟先生,很意外地,在我们分开的那段日子里,我找到了他。”

我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你等我回来好吗?

哈罗德微微一笑,最后一句话他并未说出口,然后抱着床上放在包里的临时所需要的设备,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公寓。哈罗德走得过于的匆匆,他害怕自己会经不住吐露出一切,这并不是恰当的时期,至少不应该让特工饿着肚子听见老板的表白。

哈罗德离开了,他没有看见里瑟在他身后,清浅的微笑,和那一注带着浓浓感伤的目光。

用了一点障眼法,哈罗德成功地溜到了国安局大楼的楼顶上,架起信号捕捉的架子,把毛毯包裹住自己,然后就开始全神贯注在北风中狂敲键盘,按照计划中捕捉德西玛的信号。彻底搞定之后,他还需要进行一小番的收尾工作,以免德西玛的人又追过来。

希望邻居不会因为自己弄坏了他的苹果电脑而生气,哈罗德看着地上关机的所有设备,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钢锥,把那些东西敲成粉碎。最后留下一堆数码垃圾在天台上,低调的离开。

他很高兴回去的路上,可以全心全意思考该给约翰做一些什么吃的。虽然他最后带回去的,是一包包葡萄糖、消炎消肿、化痰、增加免疫力、愈合伤口的一些药水袋。哈罗德想着,可能约翰这一段时间都不能再吃实体的食物了。

哈罗德一想到回去该怎样讨好那个没有(好吃的)东西吃就会发脾气的病人就觉得头疼。

要不买束花吧,于是哈罗德从家门口了一个花店里买了一捧黄粉色的康乃馨。

然后他数着台阶往上走,24阶,希望一阶不少。如果这是梦,那么很有可能这是他最后醒过来的机会了,哈罗德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踩上它们,木制地板发出古老而陈旧的声音。那声音大概比哈罗德还要老,或许它已经聆听过无数哈罗德这样的脚步,也窥探过无数结局,分分合合。

但是哈罗德没能在终点找到和他一起写完故事的那个人。床上只有血迹和起皱的本子,桌上的止痛片全部被拿走,衣柜敞开,里面几件风衣不见了,离开那人是如此的匆匆,连最基本更换的绷带都没拿走。

哈罗德捧着一束花放在胸前,康乃馨清幽的花香传来。他站在自己屋子的中心里,觉得内心深处某种东西随着他的灵魂一起被掏空了,他死死地抓住手里的花束,直到感觉到花束茎节上的水分渗进了他的指甲,和掌心的疼痛。

他的泪眼没有掉下来,消弭在空气中,一如那些未曾言说的许诺一样。


[4]原文出自前文所提到的诗人华兹华斯的《丁登寺旁》。附上一小段原文,个人觉得非常适合本文:

Therefore am I still


A lover of the meadows and the woods,
And mountains; and of all that we behold
From this green earth; of all the mighty world
Of eye, and ear -both what they half create,
And what perceive; well pleased to recognise
In nature and the language of the sense
The anchor of my purest thoughts, the nurse,
The guide, the guardian of my heart, and soul
Of all my moral being.

所以我仍然


热爱草原,树林,山峰,
一切从这绿色大地能见到的东西,
一切凭眼和耳所能感觉到的,
也像想象创造的。我高兴地发现:
在大自然和感觉的语言里,
我找到了最纯洁的思想的支撑,心灵的保姆,
引导、保护者,我整个道德生命的
灵魂。


评论(10)
热度(25)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