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05


POV 本杰明·卡茨


自从那尴尬的一吻之后,本杰明便决心放弃哈罗德。可是当他听见自己那个八卦又迟钝的老姐说哈罗德生病已经请假两天之后,他又开始心神不宁。于是,果断的本杰明决定去哈罗德的公寓看望他,为此他列好了一个清单,如下:

准备的东西——备注

煮好了燕麦粥——记得放在保温杯里;
很多很多的感冒药——听说感冒分为不同的类型(?);
棉被——入秋了,会不会是因为哈罗德晚上太冷了呢;
热水袋(or那些奇怪的保暖产品)——理由同上;
雨伞——有可能是因为没有雨伞而淋雨着凉了;
牛排——转移小熊注意力的(这样做坏事就不会被发现了)。

本杰明心满意足的看着购物清单,然后就像闪电侠一样的飄走了。买完东西之后,他不想打扰哈罗德休息,就找了房东开门,本来还在为能见到哈罗德自己的房子而有点小兴奋小紧张的本杰明,却在看见哈罗德红着脸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的那一刻,心猛然难过了一下。

他看着哈罗德沉沉地睡在那里,昨天的面条还扔在了水池里,小熊的狗粮撒了一地,狗狗一脸抑郁症的样子趴在哈罗德床的另外一侧,可怜兮兮的守着自己的主人。

本杰明把购物袋往沙发一扔,把牛排喂给小熊,狗狗立刻像见到救世主一样对他撒娇,然后他开始收拾哈罗德房间。等到公寓收拾得差不多了,本杰明才有空坐下来好好的检查哈罗德的状况,他在哈罗德迷糊的时候检查了他的体温,甚至帮了换了一身出汗的衣裳。最终有些累的本杰明一个人窝在了哈罗德的沙发椅上,小熊特地跑过来,趴在桌子上,然后对着本杰明摇摇尾巴,本杰明顺势就发现了一张夹在茶几上的一张纸条。

标题是:我对里瑟先生的感觉

本杰明好奇的拿起来瞧,才发现哈罗德这个笨蛋(真的笨得够可以的)居然还在执着于他到底喜不喜欢那个看不见摸不着先生,哦对了,现在看不见摸不着先生有名字了,就叫里瑟。

上面写着:

可能的结论:

A.不习惯他在身边,所以会胡思乱想。
B.依赖他,把他当成安全的依靠。
C.亲人般朋友之间的担忧。
D.愧疚,自己的行为改变了他一切,觉得对他负有责任,现在却保护不了他。
E.暗恋着里瑟先生,但是自己不知道。

举证:

1、看见他会很开心,不会脸红心跳,但是他靠近了会有一点。
2、很喜欢他赖在我家里不愿意离开时的样子。
3、没有号码的时候,我和他在图书馆里看书,觉得很幸福。
4、他的性格和我很搭,有时候会有一点啰嗦。但是我脾气很好,不会觉得烦恼。
5、好像里瑟先生总是在对周围的女生放电,有时候会有一点看不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嫉妒?
  →如果是嫉妒,是嫉妒里瑟先生很有魅力,还是嫉妒那些受到眷顾的女生???
    →我觉得我刚刚的用词“受到眷顾”能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个问题。
6、不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如果那个人是里瑟先生,会好一点。
7、他经常受伤,已经习以为常,不会有什么心痛,难过的情绪。
8、但在电话里听见枪声和打架声,会很着急很着急。
9、曾经有一次,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他了。那种感觉很复杂,记忆犹新。事后曾经还未了这个感觉而失过眠,当时得出的结论是——为他的人身安全而担忧。现在看来,似乎情况还要更加复杂一些。
10、离别的时没有感觉,只觉得图书馆被砸了很伤心,曾经想过把书偷回来。
11、离别之后……很思念他。

一张纸到这里就结束了,本杰明微怔着看着纸条,眼神失了焦,他翻转到纸的背面,那里还有一句话,只有一句,歪歪斜斜,乱七八糟

——想他快要疯掉了。

笔触起承转合的匆忙和决绝,本杰明能够想象得到哈罗德潜意识与意识邂逅的慌张。

他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份清单,然后从口袋里翻出那张自己列得皱巴巴的购物清单,他把两张纸展平了放在茶几上,痴痴地看着它们,仿佛在欣赏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傻瓜。

心乱如麻。

POV 约翰·T

约翰带走了绑架索菲亚的那个人,剩下的由索菲亚报警交给了意大利警察。他走的时候才发现在这里的大半年里,他的行李几乎只有一把枪。那是一把最原始也是市面上常见的一把普通手枪,就连消音器还是约翰自己做的。

他不舍得扔,尽管刚刚那一战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子弹。

里瑟一生中,经手的枪械无数,如今他不舍得扔掉这一把枪,是因为念旧。

人老了就容易这样子,哈罗德经常会留着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他们在意大利乔治·德·基里科的画展的票根,比如小熊每一次体检的表格,比如他们偶尔需要到国外跟踪POI时留下的航班机票,比如删除西装男监控录像里约翰表情奇怪的截图……哈罗德都会把他们整理好放在一个铁盒子里。

如今那个铁盒已经随着图书馆的封锁,被当成证据冷冰冰的放在NYPD的档案室某处阴冷的角落里,再也不会有新的票根和表格,也再也不会有一双温暖的手去触碰它们了。但里瑟还记得……记得哈罗德这个习惯。

或许这就是他留下这一把枪的原因。

一想到等他结束流浪之后,带着一麻袋的空枪扔到哈罗德面前他那一脸嫌弃的表情,约翰就会觉得格外地开心。扫兴的是,那个德西玛的杀手又毫无创意的自杀了,约翰只能再一次把人埋进威尼斯的下水道……

但是约翰还是问出了一些有用的情报——德西玛正在努力的寻找盲点并且加以破解,约翰是第一个被发现的。但是盲点能够自我修复,一次破解给出一个坐标,如果一次不成功,下次破解之后出现的新坐标,但这个坐标可能会因为号码的警觉而早已过了时效。这意味着,如果约翰到处乱跑,居无定所,那么德西玛在未彻底破解之前,永远也逮不到他。

而剩余的三个人,暂时毫无危险。

所以他们才找了五个敢死队的和自己同归于尽呢……可惜了德西玛那几个人的一腔热血啊,那群出外勤的除了作死和找死的能力依旧优秀之外,其余的已经退化到CIA及格水平下了吗?

看样子Machine办事还是让人放心啊……约翰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哈罗德这个儿子可真争气。

在临走前受到美女索菲亚的激励之后,约翰仔细的想过未来的问题,他决定不能坐以待毙,他还要和哈罗德长相厮守的呢。于是,他离开了意大利,抵达了希腊,然后拨通了Machine留给他的电话号码。不到一小时后,他就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平板电脑,充电器和耳机。

平板自动开机,杰西卡的照片出现在了上面。

您好,里瑟先生。

……约翰愣住了,挑眉对着话筒,说道:“这……太诡异了,能不能不要这样……”

换成哈罗德可以吗,里瑟先生。

“……放过我吧……”

对不起,我以为用“您的爱人”做肖像会在潜意识提醒您态度端正一些。说着平板电脑变成了一个黑色阴影的人形轮廓,看上去好像有点忧郁沮丧。

“我哪里态度不端正了……”我不就平时不表扬你么……约翰悻悻地怒视着平板电脑,妄图引起Machine注意而过度挤眉弄眼,导致周围的人把他当成了某种奇葩的行为艺术家。

“还有什么‘我的爱人’……就知道胡说……”

系统说的是杰西卡,里瑟先生请不要太急于对号入座……

“……闭嘴。”

是的,里瑟先生。

耳机里一片沉默。约翰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心里想着,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了,一定要和哈罗德好好坐下来谈一谈Machine的教育问题,似乎前段时间和根的过分接触已经在他人格的成长中增添了一次不忍直视的败笔。约翰撇撇嘴,手指在平板电脑上划动,查看最新的地图。

如果您想在希腊旅游,系统推荐圣托里尼岛,黑沙沙滩上有很多美女。

“我……我只想快点解决掉我的号码问题。你有什么建议吗?”

系统建议您不要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暂时抓不到您,当然,德西玛乐意看到您的自投罗网。

“那你的意思,我到处旅游,然后不去想哈罗德,不去找他,直到他们放弃破解你那个该死的盲点吗?”

是的。很高兴您get到了“不去找哈罗德”的重点.

……

“不。我想见他。”

系统建议您……

“不……我要解决这个问题。”

……那好的。里瑟先生,系统正在为您计算最佳方案。在计算的过程里,系统将会为您列举出“挑战德西玛”的十大危害,希望您能仔细斟酌……十大危害已经列出,第一,您有百分之80的可能会在这次……

“不……不,Machine你不需要这么做。”

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给我看一张哈罗德的照片好吗?”

于是,平板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哈罗德的照片。那是一张最新的照片,一个纽约的小伙子手里的一张自拍照,背景里恰好是哈罗德。他正好端着一杯煎绿茶,没有穿高档的西装,背着公文包,在秋风中等公交车。镜头里哈罗德的部分只占据了画面的一个角落,安安静静,直视前方。

约翰扬起嘴角,他的手指摩擦着屏幕,眼神温柔的如水一样。他把平板电脑紧紧的抱在怀里,深呼吸一口气,看着人来人往的机场,雅典湛蓝的天空让他的眼睛也渲染成哈罗德眸子的蓝色。

“Machine,你能听见我的心跳声么?”

系统能根据脉搏测试您的心跳。

“无论有多少个理由阻止我,只要有一个理由让我为之奋斗就够了。”

我明白了……系统已经为你预定了酒店,枪支和今天的午餐,您有时间两天的时间来研习系统为您提供的解决方案。

“谢谢你。”约翰微笑着看着平板电脑,上面黑色的人性轮廓上也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微笑符号作为回答。

里瑟先生,刚刚那段话十分精彩,系统建议您在见到哈罗德之后复述给他听,以博取他对您的好感度,从而增大你的求爱成功率……

“……”

“Machine……”

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闭嘴。”

是的,里瑟先生。

评论(1)
热度(28)
  1. 狗肉菌_Tardis里的瞎时间流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写过那个纸条,类似的。。过程很幸福,与对方无关又相关。。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