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03


POV 本杰明·卡茨


本杰明曾经想过,自己什么时候输了。

一个伪命题。

他从前是一个记者,并且还算是一个优秀的记者。从一堆繁复的信息垃圾中找到真正有用的东西,是他的本能。而哈罗德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熵,没有信息,只有混乱。他发现哈罗德内心千疮百孔,他的发呆,他的迟钝,他的自言自语,他的疏离,他的孤独,这些糟糕的东西把他心脏掏空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本杰明坚持认为这颗空空的心脏里,照进过一片阳光,这片阳光把这些废墟和苦难悉数浇灌成花朵。

哈罗德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就在他的心上。

所以,哈罗德才隐忍,才坚持,才一直走下去,因为有人陪伴着他,尽管那个人在本杰明看不到的地方。但并不意味着他不存在,反而,不存在的更像是现在这个哈罗德,你可能看得见这个哈罗德,但你所见的只是熵。

本杰明没有输,只是做了一场过于虚幻的梦。

他曾经多次约哈罗德出来,一杯咖啡或者什么的。最开始哈罗德拒绝了,本杰明只能想别的方法来邀请哈罗德出行。后来本杰明才发现自己错得可以,哈罗德不是不愿意和他出来喝一杯,只是他,从不,喝,咖啡。

本杰明觉得,那个看不见摸不着先生,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也许他连哈罗德最喜欢什么颜色都猜出来了呢?对吧,本杰明就是太笨了。

当然,更笨的事情还在后面。一天夜里,加班之后他和哈罗德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他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又开了不少暧昧的小玩笑,每一个都想提醒他眼前这个家伙自己目的不单纯。可是哈罗德就似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的感情经历,他几乎听不出他所有的暗示,简直过分天真。

“哈罗德,你谈过恋爱吗?几次。”

哈罗德被这个问题愣住了,然后他停下了脚步,捏紧了手里揣着的布袋子,皱着眉头,低眉思考着。天,他是真的有在思考这个问题,他那思索的样子,对于本杰明来说,就像是在悄悄地给他心中的小魔鬼说,来吻我吧,来吻我吧,那一刻,本杰明觉得自己口干舌燥。

“有。”哈罗德认真的点点头,然后说道:“一次。”

本杰明扶额,这种人在纽约真是绝种了,要知道离异的八十岁老太太,黄昏恋都不止一次呢。这种一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并且谈成现在这番痴痴傻傻模样的人哪里有的找?

那一刻,本杰明觉得自己是心动了,真的心动了。他爱上了哈罗德,对于他苍白普通的一生而言,简直就是天赐的宝藏。他激动地抓起哈罗德的肩膀,紧紧的,然后试着在这样一个夜里酝酿一点气氛,本杰明靠近他,然后他感觉怀里的人有一丝害怕,试着挣扎着后退,却动弹不了。

本杰明停到了离哈罗德只差分毫的地方,他的眼睛盯着哈罗德眼睛,然后,他听见哈罗德说:

“你想做什么?”

那语气就像情药一样瞬间突破本杰明所有的克制,他一抬头往前一蹭,就咬住了哈罗德的嘴唇,然后本杰明推着他到一棵树上,深情的和他拥吻。哈罗德完完全全震惊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反抗,任由他吻着,任由他们的呼吸交缠着。

本杰明在某一瞬间,就那一瞬间,差一点就认为哈罗德同意了。

然后哈罗德推开了他,喘着粗气,眼神活了过来,一股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也许是他穿太多了,哈罗德的脸红彤彤的,他深呼吸一口气,似是在酝酿勇气。然后哈罗德疑惑地看着本杰明,用他轻灵的声音问道:

“卡茨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啊,为什么,哈罗德真是笨的可以,那个看不见摸不着先生是怎么得到他的呢?他舍得吻哈罗德吗?他们上过床吗?他们为什么要分开?

哦——本杰明明白了,他明白了,他是记者啊,他总是敏锐又聪明。

他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

本杰明在那一刻想仰天大笑,不为别的,就为哈罗德是个傻瓜,看不见摸不着先生也是个傻瓜,自己更是个大大的傻瓜而笑。本杰明觉得自己好委屈,眼泪水都要笑出来了,他一只手搭在哈罗德肩膀上,扶着腰笑着。哈罗德奇怪地看着他,刚刚一脸被冒犯的表情变成了疑惑和关心。

哈罗德觉得本杰明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他似乎明白这种悲极生乐背后的涵义。

然后,哈罗德伸出将手轻轻的握住那个搭在自己肩膀上那一只,他解开自己的外套,拉开里面的T恤衫。本杰明被哈罗德这个奇怪的动作给吸引住了,他停下来,目光在哈罗德裸露的肌肤处逡巡。

然后,他看见了绷带,看见了血痕,那是枪伤。

哈罗德淡淡的一笑,带着本杰明的手触碰了那个地方,自己疼的倒吸一口寒气。然后哈罗德说:

“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甚至不完整。这个枪伤背后,意味着灰色的过去,里面血肉模糊,疼痛异常。本,不要陷进去。我不值得。”

可我已经陷进去啦。本杰明本想故作轻松结束这场愚蠢荒谬的对话,但他却没有开口,而是轻轻的将哈罗德的衣服捋了上来。然后本杰明,露出一个记者的笑容,他问:

“那个替你包扎的人去哪里了?”

哈罗德一愣,那一刻眼睛里闪烁了一下,本杰明还以为那是他流泪了,结果只是闪烁而已。

“他就像一道光,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起,就照在了我的心上。而那道光,依旧还在那个地方。”

本杰明头一次觉得自己当炮灰都当得如此有格调。

POV 约翰·T

日子,过去了很长时间。

约翰在威尼斯,除了头发已经到肩膀之外,他的肚子也越来越胖了。这实在是让约翰惶恐不已,他不能就这么屈服啊,世界还在等着他拯救呢,他想。于是,约翰开始随着索菲亚一起去健身房,他帅气潇洒的时候没能征服哈罗德,要是变成了又老又胖的家伙就更难了。索菲亚对约翰的上进表示出了欣赏,她答应了约翰三个月内帮他练出腹肌,听起来好像不难的样子。

当然,索菲亚之所以这么帮他,只是因为那晚在听完他的故事之后,产生了一种类似于母性情结的东西,这种感情比较复杂,虽然约翰大索菲亚不少,但丝毫不阻碍她们对“美丽又让人心碎的男子(索菲亚语)”爆发出母性慈爱的光辉。

约翰不觉得太窘迫,反而他很好奇。这多多少少的让他忘记了和哈罗德两地分居的忧伤,也让他忘记了在看不见的角落里,世界正在被焚烧的绝望。

但这种痛心还是会时不时出来席卷你的快乐,它不是真正心脏扯着疼,而是在你非常忙碌,比如端酒收拾桌子的时候,或者你非常闲的时候,会突然俘获你,然后抓住你,揪着你,让你无法呼吸。

他的真的,真的很想哈罗德了。这个贪念让他近乎于执着的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无法戒断又无法满足的上瘾,这就是爱着哈罗德的感觉吗?哎,约翰执着的思考着爱上哈罗德这个命题,他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呀,也就砸在这个男人手里了。

你走了,我没有目标了,约翰对着威尼斯的月亮说,好像那个胖乎乎的月亮就是信号放大机,能把他的话传到哈罗德梦里一样。所以,我把你当成我目标啦。

约翰笑了,仿佛看见了哈罗德站在他面前,一脸拿自己没办法的表情,但站在他面前的只是空空荡荡的夜色,还有那一轮月。

距离远了,有些事情也就看得一清二楚了,胖月亮,我想你要是在我面前,坑坑洼洼灰不拉几的,我也肯定认不出你是我的胖月亮,对吗?约翰自言自语举杯,朗姆酒散飘香四溢,爱情啊,在从前也是隔得太近了,近到只有一个小熊的距离,所以我没有认出来。约翰俯视着威尼斯,他苦涩的喝光了朗姆酒,看着今天月夜如此的漂亮,而他还未能与那个他共享,约翰突然觉得有一丝遗憾。

如果他此生都无法再遇见那个人,他该怎样告诉他自己爱他呢?又怎样解释,他是如此的爱他,却一直都没有察觉呢?想到这里,约翰差点以为自己要在威尼斯摘一朵花来,然后扯着叶子学着少女,问“哈罗德爱我”、“哈罗德不爱我”这样的傻问题。

最终,他忍住了这个念头,拨打索菲亚了号码,今天上完这一趟晚班,如果索菲亚还有时间或许她的母性情怀能够开导一下自己。而电话那端的索菲亚拒绝了他,索菲亚说:“交房租的事情去我爸爸,我不知道啊。我先挂了,拜拜。”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约翰合上了手机,呆呆地看了一两秒,然后他的心跳猛然增速,一种久违的兴奋与恐惧席卷了他的心头。

索菲亚的父亲在她出生之前就离开了,索菲亚没有父亲。她是在给约翰暗示,暗示着也许电话另外一头,有一个人在监视着索菲亚的一切,拿手枪指着她。

约翰心急如焚的赶回了家,几乎忘记了特工的本能,只是往回赶。他已经老了,跑了没多久有一些喘息,但他不会放弃。威尼斯带给他美好的时光,是他离开哈罗德之后唯一能活下去的理由。

他已经失去哈罗德了,他不能失去威尼斯。

月亮保佑。约翰举着枪上了楼,走到了索菲亚的房门前。他一脚踹开了门,开门的那一瞬间,总共有五个人站在房里,索菲亚被一个男人挟持着,尖叫大喊:“约翰!这里全都是炸弹!他们要把你引过来!”

但已经晚了。

索菲亚身后的男人露出邪恶又决绝的笑容。

“能和你死在一起,是我的荣幸,约翰里瑟先生。德西玛让我替您问好。”

然后,他启动了手里的开关,开关的背后,是埋在楼里的炸药。

评论(1)
热度(20)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