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02


POV 哈罗德·C

 

哈罗德这几天他忙得手忙脚乱,公司里的系统让他想重拆了电脑。隔壁的小姑娘总是要约会男友,事情就偷偷地推给哈罗德。老板是一个金发的女人,让他想起来了ITF里他以前的部门主管,八卦又啰嗦。办公室里的人猜测自己受到了挫折,背井离乡来纽约挣扎,妻儿离他远去,兄弟背叛了自己(搞不好就是妻儿和兄弟跑了),一把年纪了碌碌无为只能成为一个小会计……总而言之,除了哈罗德近况很槽糕之外,他们几乎全部都猜错了。

 

但哈罗德谢谢他们,在猜错前提下,那些同事从来不会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天,哈罗德在自己部室举办迎新派对的时候提前溜走了。第二天,哈罗德一进门就发现部室里所有的人都拿着怪异的眼光打量他,他奇怪地环顾四周,想着该不会是昨天举动让他们讨厌了吧?

 

然后金发女人开口,却让他吃了一惊。

 

“哈罗德,你没事吧……”

 

“呃……”哈罗德愣住了,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金发女人牵起了他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她眼里都是担忧和慈母的情怀,哈罗德觉得违和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女人微笑着,用手摸着他的头,然后说道:“以后有什么难过,就说出来。我们部室是你的家啊……”

 

“哈罗德,以后我们不再闹得那么凶了,没有照顾到你的看法,光顾着我们自己玩,对不起了!”小女孩站起来点头致歉,这个天真又可爱的举动几乎让哈罗德原谅了她这肆意推脱工作给自己的行为。

 

“谢谢大家关心……我只是很想念一个亲人。他……离开了我。”

 

“他”,哈罗德说的是“他”,而不是“她”。办公室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睁大的眼睛,仿佛没有看到过同志爱人一样,惊讶中还带着一丝惊喜和惋惜,哦,哈罗德看着他们的样子立刻知道那些人误会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地,哈罗德却说不出任何解释的话来。

 

“我觉得我们可以组织一场野餐,让那个新来的家伙开心一些……这样你们也就……”突然一个人边说边闯进了办公室,提着西装搭在了肩头,然后他突然就愣住,停下脚步,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哈罗德也不例外。

 

是那个陌生人。哈罗德有一点惊喜。那个祝他平安的陌生人。

 

“哦哦!哈罗德……”陌生人匆匆瞥了一眼哈罗德胸前的铭牌:“C?”

 

哈罗德点点头,眼睛立刻明亮了起来。

 

“本杰明!你迟到了你知道吗?”金发女人一把拉了本杰明过来,说道:“哈罗德,这是我们副社长,也是我的亲弟弟。”

 

人生何处不相逢。

 

哈罗德微微一笑,那一个笑容,隐忍,快乐,心酸,良善,暖意,温柔,什么五颜六色的情绪都在那一双躲在镜片背后,那碧蓝的眸子里,如此复杂又如此的层理分明,从来就没有一个人的眼睛能和本杰明对视的那一瞬间一眼见底,又一眼看不透彻。本杰明忘记了呼吸,那天清晨在地铁口的情境出现在他脑子里,那个人倒在自己怀里的触感又悉数回到了他双手之间。他的鼻息在那一刻嗅到了那一天哈罗德C身上煎绿茶和甜甜圈的香气,他视线里雪融化在哈罗德C的肩头。

 

本杰明愣在了那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精致的灵魂,才能伪装在平庸的躯壳之下,他的故事全部都被藏匿在角落里,用他姐姐的话,那里曾经是通透明亮的,却不是永远的通透明亮。

 

毫无疑问,本杰明被秒杀了。

 

“我……”本杰明手忙脚乱的为自己无礼的发呆和慌乱致歉,然后挠了挠头,四十岁的男人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红了脸,最后他伸出手握住哈罗德的手,然后紧紧地放置在手心。

 

“陌生人。”本杰明终于找回了属于自己的节奏,他此时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两眼放光的猎人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样,自信又充满着致命诱惑的荷尔蒙。他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淡定从容的接纳。

 

本杰明说:“我们不是什么大公司,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我这个社长也没有任何的架子,咱们虽然不大方,但也不缺钱,有什么麻烦和难以开口的事情不用怕,告诉我们,我们是一家人,是你坚强的后盾。”

 

尽管他们帮不了自己,但哈罗德不知怎么地,那一刻眼里有一点点湿润。他感动的点点头,他是真的感动了。

 

纽约的冬天,就这样悄然的离去。

 


POV 索菲亚·菲奥娜

 

索菲亚是一个极品美女,是大多数男人一辈子见到过最漂亮的女人。由于生在威尼斯,长在威尼斯,更是带着一股自由不羁的气质。她从英国读书回来,暂时住在了妈妈的楼里,隔壁来了一个新人,叫约翰T。

 

约翰和其他男人一样,在见到索菲亚的那一刻眼里全是惊艳,但和其他男人不同的是,约翰没有掩饰自己眼里的惊艳,不伪装不在乎,因为他是真的不在乎。这种反应,让索菲亚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的美丽在他眼里,也只是一种可供欣赏的美丽,而不是可拥有的。

 

这个不可拥有,不是因为这个叫约翰T的男人不能得到,而是,他已经拥有了更为珍贵的东西。

 

那一刻,索菲亚觉得有一丝叹息。

 

当天夜里,索菲亚就梦到了他。很少有男人会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的梦里,醒来之后她有一丝慌张,坐起来看着窗外,月亮已是半圆,看起来胖乎乎的。她走到阳台上,才发现那个男人也没有睡,站在夜风之中。

 

风把他脸颊两侧的头发吹起,中分的中长发,还带着一丝灰白。索菲亚注视着约翰,他的侧脸堪称完美,那一双眼睛悲悯恢弘,让人动容。她并不是乡村里的小姑娘,她也到过世界各地,但约翰是那么的特别,特别到索菲亚无法说出为何特殊。

 

这时,约翰突然转过头盯着索菲亚看。他的眼神在那一刻充满凌厉,让索菲亚的心跳停止了那么一瞬两瞬才回过神来。好锐利的目光,索菲亚觉得自己需要氧气,她稍稍地扶住阳台的栏杆。再一次鼓起勇气看着对方时,约翰的眼里又只剩下那些虚空的东西。

 

“不睡?”索菲亚尴尬的露出一个笑容。

 

“嗯。”男人没有多言,让人失望。

 

“是想心上人了吗?”索菲亚露出她迷人的笑容,歪着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她绿色丝绸睡衣的吊带被拉了下来,露出香肩和若隐若现的胸脯,索菲亚光着脚缠着阳台,明媚的笑容比威尼斯的月亮还亮,她想,这男人除非是同,总该行动了吧。

 

“是的,我想他。”

 

“他”……索菲亚叹了一口气,同时还有一丝侥幸,这男人若是爱上了男人,那就不归她征服了。于是她立即原形毕露,手舞足蹈,大声粗鲁的说道:“好的!兄弟,我把酒拿来,你慢慢给我说!”

 

她没注意到约翰嘴角微微翘起的笑容。

 

因为约翰觉得那一刻索菲亚的美,突然就变得真实可触碰了。

 

可惜故事并未如索菲亚想的那样惊心动魄,她知道约翰所言非实,半真半假,甚至全部都是假的,但是她知道里面的感情,还有那个人是真的。他们的感情是如此的普通,不同于任何轰轰烈烈的爱情,不同于约翰和那人非同寻常的冒险。索菲亚这个充满野性和爱冒险的姑娘,对这种故事并不痴迷。

 

但她却不知怎么的,听到约翰说起他们最后朝两个相反的方向离去时,她还是落泪了。眼泪掉进了她朗姆酒里,被她一饮而尽。索菲亚捋过自己的长发,放在耳后,抬起头来泪流满面的看着约翰,而约翰在微笑着,眼里也闪烁着泪光。

 

“你还能见到C吗?你们会不会在一起?你会告诉他你爱他吗?”

 

然后约翰摇了摇头,他靠在了阳台的栏杆上,眼睛看向了河流。夜里一片寂静,悄无声息,约翰的双眸之中承载着岁月的歌声和哭泣,索菲亚看到那样的眼神也觉得自己快要心碎了。那个男人的手从栏杆的缝隙中伸出去,直到卡住肩膀不能再动,他努力的伸长双臂,看着自己指尖指向的远方,那是远方的方向,那是他归宿的方向。

 

哈罗德,在远方。

 

他嘶哑着嗓音,朗姆酒让他有点醉了,他说:“我不会告诉他我爱他的。”

 

他已经知道了。


评论(2)
热度(21)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