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他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01

配对:Reese/Finch

级别:G

文案:这是相爱而不自知的两个人久别重逢的故事。

随缘地址: http://www.mtslash.com/thread-119577-1-1.html

注:随缘已更新至章节06。lofter上每天一章,直至随缘同步之后,三天一更。


01

 

POV 哈罗德·C

 

自从和他们分别之后,哈罗德就变得喜欢开始发呆。

 

他是唯一一个还留在纽约的人,机器没有让他奔波,而是将他保护在充斥着网络与信息的世界里,有人说隐姓埋名是需要与世隔绝的,但哈罗德并不是,他依旧生活在数字的世界里,近乎于溺毙其中。他不想知道机器是怎么做到的,那个孩子从离开他的手心之后就一直在蹒跚学步,直到现在他已经学会飞翔了。

 

而他自己,才刚刚折断翅膀。

 

那一天,他们四个人朝着四个不同的方向各奔东西时他就想过,他们还能见到彼此吗?

 

这个答案,哈罗德不想,也不敢去想,所以他走的很坚决。和约翰眼里的忧心忡忡不同的是,哈罗德他皱着眉毛,只是因为冷。

 

啊,好冷啊,想到这里,哈罗德把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气,白色的水雾带来温暖,他忘记戴手套出门了,而纽约的雪比他想象的还要走得晚一些。于是,他收起自己的手里的报纸,夹在腋窝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衣服,把手掌埋在缝隙里,他快步的走着,努力让自己的腿脚看上去不那么麻烦,这样地铁里就不会有人给他让座了,要知道,让座是一件会让整个拥挤车厢的人看着你的一件事,无论是拒绝还是接受,哈罗德都不想让别人把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不仅仅是为了低调,安全或者别的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哈罗德仅仅是不想。

 

糟糕的是,他在地铁上差一点就摔倒了。人们在下车的时候挤来挤去的,动作飞快让他吓了一跳,他手中的报纸被挤掉了,背在身后的包也从肩膀上滑下来。哈罗德应接不暇,因为笨拙而引起的混乱被浮躁的年轻人所嘲笑,他说着对不起,和我很抱歉,然后他差一点摔倒了,只是差一点。

 

一只手卡在了他的臂弯里,然后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哈罗德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的另外一只手已经稳稳的扶在了他的腰上。车厢和安全阀门一齐关上,姗姗离去,哈罗德松了一口气,然后他抬头。

 

“里……”哈罗德生生的最后一个音节关在了喉头,那不是约翰,尽管看上去有一点相似,这样的情怀让他愣了一下,又不可遏制的感伤起来。但哈罗德没有让别人看出来,他左右顾盼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同时还希望能找到报纸的影子,然后就看见那个人笑眼吟吟的从身后把报纸变魔术一样的晃倒他的面前,露出了和他年轻不相符合的笑容。

 

“谢谢。”哈罗德点点头,拿过报纸。

 

“你好昂,我没有注意到你腿脚不方便,撞了你,不好意思。”

 

哈罗德闪躲着他的目光,不作声,这让他看上去更加窘迫了。那人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和他并肩走起来。出站之后,整个视野都变得开阔起来,哈罗德终于不再那么心慌了,他自嘲的摇摇头,想着自己已经经历过那么多那么多了,怎么还担心这些小事。

 

“你是不是经常神游到另外一个世界啊,像你刚刚那样,摇头,皱眉,微笑之类的。”

 

这句话把哈罗德猛然吓醒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身边的人还没有离开。

 

“不……我只是……最近走神的厉害。”哈罗德连忙解释道:“不习惯现在的生活。”

 

那人清脆的笑了几声,他真的和约翰一点都不像啊,哈罗德看着那个人的侧脸想,年纪上或许要年轻一些,但是心态,则更像是个少年。他看着那人跑到路边的小店和老板打招呼,拿走了两个派,递给了哈罗德一个,哈罗德还未来得及拒绝,那个人又飞也似的另外一个小摊上买来了两袋豆奶。

 

“我猜你不喝咖啡。”他把袋装的豆奶塞进哈罗德的掌心里,哈罗德稍稍惊讶的看着他。

 

“哦,不要担心,我真的只是乱猜而已。”那人就好像能看穿哈罗德的想法一样,他的双手拍了拍哈罗德肩膀,把哈罗德肩上的春雪扫了下去,最后露出八颗牙齿,笑得阳光四溢。

 

“快乐太难……”他说:“陌生人,让我就祝你平安。”

 

然后他转身小跑着离开了,风衣掀起带走了一阵风,在雪地里踩出一个一个的脚印。陌生人总是能不经意间带给你一些熟悉的温暖,哈罗德紧紧的握住了手里温热的豆奶。

 

快乐太难,陌生人,让我祝你平安。

 


POV 约翰·T

 

约翰到了威尼斯,这个城市比他想象中的要白一些。白色的墙,白色的船,白色的小桥。记忆中的威尼斯更多的灰黄灰黄的,不会有今天这样碧蓝的天空,也不会有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阳光。

 

好吧,也许是因为他再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不需要他在下水道杀死一个假装流浪汉的叛国贼,又或者不需要埋掉他曾经战友的骸骨。

 

所以说,威尼斯在约翰里瑟不需要做这些的时候,的确是一个漂亮的地方啊。

 

机器给了他们一个人一个电话号码,只有在不得已的时候才能拨通他们,联系对方。除此之外,便再无一字多言,留的约翰一个人在威尼斯自生自灭。但约翰很快就成为了一个酒吧里的侍应,店面在最繁华的地方,有来自全世界的客人。肥胖的意大利老板相信了约翰是一个落魄的艺术家,为他坚持梦想的故事而感动,当他得知面前这个一米九的帅哥七七八八加起来还会将近8种语言的时候,就干脆利落的把他聘用了,包吃包住,薪水不用愁。

 

约翰好久都没有过过这样如鱼得水的生活了,他看着碧蓝的天空,觉得格外的轻松,外加上,他轻轻的捏着自己的手腕,摩擦着手腕内侧的一道疤痕,那是他焦虑时的小动作,约翰焦虑的是自己有那么一点点伤感。

 

拜托,当然了,他连枪都没得一把,那是他最好的兄弟啊。

 

约翰叹了一口气,隐去了自己心里那一丁点微妙的思念,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约翰还是买了一把枪,放在自己的枕头下。尽管直觉告诉他这里暂时还没有任何的危险,但这是他多年以来的习惯。在这里的生活,约翰的如鱼得水再一次发挥出了应有的功效,他的工作顺利,和房东太太达成便宜又长久的租约共识,并且成功的拒绝掉了她想要把女儿嫁给自己的暗示。他的楼下住着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妪,无亲无故,天会穿飘逸的白裙去酒吧。他还结识了住在楼上的一对小夫妇,他们俩长得很像呢,言行举止都一模一样,不过他们每天都要吵架和做爱,女人在做那个的时候声音特别的大,约翰有时候苦恼的想,连威尼斯的月亮也无法在这样的夜里睡着。

 

即使日子是这样的平静和充实,约翰还是不可避免的想到哈罗德。哈罗德在哪里?哈罗德现在还好吗?哈罗德的枪伤还未痊愈自己被迫离去,怎么能让人放心?哈罗德会不会失眠?哈罗德那些钱都到哪里去了?哈罗德会不会蠢到偷偷把图书馆里的初版书拿回来?哈罗德会不会每次都忘记吃早餐?哈罗德会不会买不起他最爱的那种甜甜圈?哈罗德会不会……

 

会不会,也在一个这样一个月亮很亮的夜里,想着他。

 

他不会。约翰悻悻地撇了一下嘴,他爱他的老板甚于他老板爱他。想到这里,约翰突然有一丝小小的生气。哦,当然,他不会生哈罗德气的,虽然在过去三年的日子里,他会偶尔来来小脾气离家出走,想显得自己很有话语权并且很叛逆的样子,但他从来不会生哈罗德的气,哪怕嘴里会说一些讨人厌的话,那也不是真的在讨厌哈罗德。

 

他是在跟自己赌气,赌气在走的时候,没有告诉他

 

——约翰会想那个笨蛋的,而且是很想很想。

 

所以,那个笨蛋最好也想着他。

 

等到那个女人终于没有再叫喊之后,约翰长舒一口气,想着曾经他能在有人拿手枪顶着他脑门的时候睡过去,如今却不能在别家闹声中睡着,真是奇怪。他翻过身,侧对着窗外,看着窗外的月亮,那月亮很低,正好经过他的窗前,他对着月亮说了一句哈罗德晚安,然后面带着微笑闭上了眼。

 

楼下的女人又开始叫了起来。

 

该死的威尼斯。


评论(1)
热度(36)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