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34

法师扛着Thor来到了战争中的Gallifrey,天空中飞得都是各种战舰,人都在奔逃,法师给自己做了一个感知过滤器,大部分的人在被动的情况下是无法注意到他和Thor。

 

而Thor自从进Tardis开始起,整个人都处在半梦半醒之间,法师曾经想要进入过Thor的脑袋帮他分担一部分压力,却被Thor脑内的时间领主联合起来屏蔽在外面。Tardis将他们定位到了第八任博士附近的地方,但具体的位置还需要去寻找。

 

法师没办法,只能扛着Thor去找博士。找到博士之后,就把能量给他,然后自己和Thor回到Tardis里面,很简单,唯一的障碍就是,希望博士离这里不要太远,这样会让Thor的负担过重,而导致各种意料之外的情况。

 

“法师,真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土著人背叛我们。”

 

法师突然听到身边的人用一种奇怪的声音回答自己,他猛地抬头,发现Thor正在用一种荒诞怪异的方式盯着法师。那种眼神让人发毛,法师一把甩开肩膀上的Thor,然后发现Thor背后,站着得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带着的全是白色面具。

 

“哦,不要这样。”法师骂了一句该死,他冲着已经不再是雷神自己的Thor喊道:“Thor,你得集中你的注意力,不要让这群人控制了你。”

 

***** 

 

一旁的博士感觉到了一种记忆的冲击,他站立不稳的后退了几步,手撑在了试验台之上,打翻了几个烧杯。

 

“怎么了?”Loki看着博士,他们两在实验室里等着法师和Thor回家,两人都惴惴不安,毕竟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如果稍有差池,问题就会变得非常的严重。

 

博士抓着自己的头发,说道:“我的记忆正在被篡改,我,我在时间大战那天看见过好多白色面具的Silence……Thor肯定已经将他们释放出来了。”

 

Loki担忧的看着博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然后呢,你还记得些什么吗?”

 

“没有……那段记忆一直都很模糊,我从来不愿意去深……啊!”博士尖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便如同凝固了一样呆在那里,他在仔细的阅读脑海中慢慢被一个一个细节修改的情节:“所有时间领主都愣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天外来客,那些戴着白色面具的人……我也觉得很奇怪,我……我在到处奔跑着寻找些什么。哦,这种篡改过去从而记忆渐变的感觉太奇怪了。”

 

Loki看着博士露出新奇的表情,这种气场让自己的紧张稍微的放松了一下。

 

“这样不会对你未来的选择产生影响?”

 

“那属于悖论……这种小的细节方面宇宙会自动的消弭。我未来该做出的选择还是会去做,如果实在是影响很大的话,人甚至会通过忘记这段记忆而导致未来的稳定性。”博士解释道。

 

“那这样……不就意味着你丢失了一段记忆吗?”

 

“是这样的。我想这样的情况搞不好还很多,毕竟我活了九百多年了,记忆模糊的地方多得是。谁知道我是想忘记还是宇宙想忘记。”博士故作轻松的对着Loki笑了一笑,然后突然收敛起自己的笑容。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博士严肃的问,一种嗡嗡之声传来,顿时他就感觉到整个实验室都开始震动。

 

“哦,不会吧,又来一次?”Loki挑眉一脸嫌弃的说道。

 

“什么?”博士奇怪的看着Loki问道。然后尾音刚落,唰的一下子,一个锤子就贴面而来,高速的擦过博士的脸庞,然后砰的一下砸碎了整个实验室的玻璃,飞出窗外去。博士惊魂未定,整个人则僵硬在那里,吓得只憋出了一个字。

 

“锤子?!”

 

***** 

 

“尼玛,雷神你给老子醒过来。”法师又对着被控制住的Thor大声的喊道。可惜后者没啥反应,还是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而他们的世界也因为死掉的时间领主和时间领主同时出现在Gallifrey而变得摇摇欲坠。

 

“没办法了。”法师心里想着,然后默默地对着手里的能量瓶说:“兄弟啊,你不是说你会帮忙的吗,你会有办法的,对不对?”、

 

然后法师打开了能量瓶,对着邪恶笑容的Thor就是一洒,那泼出去的时间裂缝的能量,就如同高度运转的硫酸一样,顿时引得Silence一阵哀嚎。“从Thor的身体里出去!”法师盖上盖子,看着还剩下一半的能量,只能想着Rassilon保佑了。

 

Thor还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这时候他身后的几个Silence走向法师,法师终于开始有点为当初为何重生不重生出一个强健的体魄而感到懊恼了……

 

两名Silence一前一后的走过来,一群时间领主在旁边看着好戏。Thor还不知道是生是死,现在这具肉身是他本人还是Silence。Silence越走越近,法师脑袋里同时运转着二十三种逃生方法的可能性。但是他算了算概率,都不值得他再一次去冒险。而就在他为此感到焦头烂额的时候,左边的Silence突然一拳挥了过去,而那一个拳头,正好打在了右边那个Silence的脸上。

 

“哇!Silence不愧是时间领主啊,还真是阴晴不定。”法师看着倒下的那个人,然后又转头看着左边那个。只见左边的那人立刻取下了自己的面具,然后大口喘着粗气说道:“Hello!法师,我是Rassilon!”

 

“Rassilon……”法师瞪大眼睛看着时间领主的创始人,心里想着刚刚说的Rassilon保佑还真的灵验了。看样子他真的可以去学占卜武术了。旁边围观的时间领主也看出来了Rassilon的样子,毕竟整天挂在首都的那张照片已经深入人心了。

 

后面的Silence看见这个意外,不免都慢慢的围上前来,这次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目之所及所有分散了的Silence都在聚拢。

 

“我想你这么早暴露自己的卧底的身份还真不是个好主意。”法师和Rassilon看着,同时两个时间领主的脑袋在飞速运转着总共五十七个逃生方案,并且计算着其相关概率。

 

“哦……怎么办,好像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方式开溜。”Rassilon悄悄地在法师身边耳语:“要不要利用我的号召让旁边那群看好戏的时间领主和Dalek伸出援手?”

 

“哦……”法师一脸嫌弃的说道:“那只会让人觉你在诈尸,然后咱们的小胡椒瓶子就会大喊一句‘Exterminate!’我们就死啦!”

 

“那好吧,还是让他们看好戏吧。”Rassilon乖乖的闭嘴。

 

就在这个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那个Silence突然被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击倒。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一个灰色的高速飞行的物体一个一个把后面所有的人脑袋打开了花,引得整个看起来气势恢宏的Silence开始各自奔逃。

 

“噢噢噢噢!你这是有救兵的节奏啊!”Rassilon蹭了一下法师的衣袖,然后伸出了一个大拇指。法师立刻将自己的目光投射到半蹲在地上的Thor。然后就看见雷神之锤撂倒了在场所有的Silence之后,立刻回到了他主人的身边。

 

Thor刚一站起来,伸出自己的手,然后就紧紧的将雷神之锤握在了手里。

 

***** 

 

在处理掉一批Silence自后,战争并未因此停止,新出现的Silence也不仅仅只有那么一点点,而是散步在了星球的各个角落。黑人总统Rassilon表示他已经决定留在这个战场,尽管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能和自己的族人在末日一起灭亡,他也算是个有始有终的领导了。

 

法师和Thor知道自己劝不下Rassilon留下来,于是两人便立即动身去寻找博士。当然,他们没走几步就看见了博士。第八任博士是一个留着长卷发的英国绅士。他说话声音轻柔,长相异常的俊美,在还未曾经历的时间大战和母星毁灭之前,这个博士就很犹豫。眼睛晶晶亮亮的,喜欢古老的诗歌和旋律。和现在的博士不一样,那时候博士的忧郁是性子里的淡漠和悲观,而现在博士那些笑脸里面的忧郁,却是另外一种,真正的难过。

 

博士从战火中奔逃出来,一身狼狈,但等他决定真正实施自己大学论文里的计划的时候,他回到了母星,重新找到了当年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军装式的夹克外套,两侧缝制着暗色的铜纽扣,同款式的酒红色马甲,下面穿着的则是和马甲同色的裤子,和齐膝的棕色战靴。

 

他就像是油画里贵族的画像一样。当法师看到这一任博士的时候心里赞叹了一句。当然,他在博士是这个样子的时候,自己也不差,黑色的墨镜,黑色皮衣,黑色的摩托车,看起来特别想《终结者》里的施瓦辛格。但是他们一点都不搭,不点都不像现在的博士和法师。

 

想到这里,法师露出了一个少女式的傻笑,一旁的Thor呆呆的看着自己,疑惑不解。

 

“喂!”法师上前拍了一下博士的肩膀。“哦,小八你好。”

 

博士就像见到鬼似的看着法师,一脸狐疑的问道:“你是……”但是他立即就反应过来:“法师?!”那时候的博士还对法师充满了戒备,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the Moment,就好像法师下一步的邪恶计划是为了夺取这个工具一样。

 

“你别这样,我会难过的。我为了你,可是又一次复活了。可惜了上次那副施瓦辛格一样的皮囊。”法师凑过去眨了眨眼。

 

“法师你的生命力还真是……”博士不可思议的赞叹着,他看着眼前这个跟他差不多的年轻人,穿着黑衣的连帽衣衫,这个样子倒真是很像他们在学院时期的感觉。而法师也在尽情的欣赏着这个至今为止十任博士中最美丽的那一个,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但一想着下一任穿着皮衣大耳朵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你们,能不能不要在你看我我看你了。”一旁的Thor煞风景的提醒着望出了神的两人。然后法师立刻回到了战斗状况,博士也是,一脸别想抢我the Moment的表情。但是他严肃认真的表情在看见法师伸出手来的那一个能量瓶时的时候,立刻便变得柔和欢欣起来。他睁大眼睛,更加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法师。

 

哦,他总是能给自己带来惊喜。博士想。但是下一秒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不对。”博士说道:“这个能量还少了。不行。”说着他掏出自己的音速起子,扫了一扫,然后看着刻度,焦急的说道:“不行。就差那么一点点。该死的!”

 

“没关系,我还有办法。”

 

法师如释重负的一笑,“我把Tardis之心打开,我是时间领主,我想吸收那些时间漩涡没问题吧?你不也这样做过吗?哦……我忘记了,是在将来。”

 

***** 

 

“把the Moment给我吧。”法师伸手去拿博士手中的绿色立方体。博士一把收在自己的背后,质疑道:“如果没记错,你吸收了时间漩涡你会重生。你会死。法师。”

 

“没问题啊。反正这一次也活得够长了。博士,要知道我一直都很自私的哦,不要等我改变主意了啊。”

 

好像是不理解法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私了,八任博士奇怪的打量着他从小的玩伴,就好像再看新大陆一样。就在这个打量之中,法师一把把the Moment抢了过来。直到抢过来好几秒了,博士才反应过来。

 

看着博士傻傻的样子,法师笑得很开心,然后他对Thor说道:“你把博士带出这颗星球。我来引爆它。”

 

“喂,喂,怎么可以这样?”博士不甘示弱的说:“要引爆一起引爆,the Moment可以定时的,我们可以逃,必须得一起。”

 

“你还是不信任我吗?”法师突然变了一种表情,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感觉忧郁得像终天看不见阳光的向日葵。他圆圆的脸蛋上全是绝望的神色,那一刻黯淡得让博士内疚,不管怎样,那个未来的自己也够混蛋的。

 

“我没有……”博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这一任重生体又腼腆又内敛。跟何况他现在保护的还是一个上一次见面嚷嚷着要抢他重生次数的混蛋。

 

“博士,Tardis需要实事传送时间漩涡的力量,我不能中断。我不能逃。”法师释怀的说,表情和刚刚的绝望与忧郁相比变得多了一份超然。然后他从脖子里掏出一根绳子,绳子上挂着的是一把钥匙。

 

博士看到这把钥匙立刻就双眼发光,这是他的Tardis,他的Tardis也在这里吗?但他很快就发现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法师,是他未来旅行的伴侣。这个结论让他又惊又喜。

 

“怎样,发现你的未来够有格调了吧。”说完法师一把拧开手里的能量瓶,然后将剩下的能量导入到the Moment。“哎呀,看够了没有,赶紧走赶紧走。”

 

“我……”Thor刚一开口,立刻被法师打断:“闭嘴。你赶紧带着你的锤子飞到外太空去,随便哪个时空都可以,顺便带着这个碍事的一起走。你要是想留下来接这个活我当然没意见,但是你他妈的死了,我和博士怎么逃?”

 

“不行。这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搭上你的性命。”博士插口,坚定的说:“而且……我不愿意看到你牺牲。未来的我一定不会那么做。现在的我也不会。如果我现在放任你留在战场,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法师笑了。他看着博士突然就这样笑了,然后他趁博士不注意,一掌劈晕了他。

 

我们的未来还没开始,你怎么就敢死在这里?

 

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因为这样,谁还来拯救我?

 

*****  

 

“博士,你告诉我实话吧。时间裂缝该怎么办?”

 

博士停下把玩手中的音速起子,他抬起头来看着地板,最后又低头下去,漫不经心的说道:“还早着呢,两个月。咱们连把Asgard全盘复活的本事都有,那点时间裂缝算什么。”

 

“不是这样的。”Loki盯着博士,用他邪神那双牵扯心魂的眼睛盯着他。博士没有直视Loki,却能够感觉到眼神里带着的力量,这双眼睛从很早起就能够控制心灵了。他甚至比法师的灵力还好用,只是Loki还不甚了解。

 

然后博士的眼前出现一个只有小拇指盖大小的一个绿色透明立方体,散发着祖母绿的光线,量子之间凝结又分裂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很小很小,需要很安静才能够听见。博士抬起头,他还记得这个东西。

 

这就是the Moment。那个把家乡锁住的the Moment,那个从时间裂缝中孕育而生的the Moment,那么如同琥珀一样能够将时空永恒保留在某一个时间段的the Moment,the Moment,Loki曾经跳进过那个裂缝,又被时间裂缝的孩子拯救,Loki曾经告诉过博士自己,自从掉进过一次时间裂缝之后,他就能从身体里提炼出来这个……

 

博士突然间慌神了,因为他明白Loki在做什么,他是在暗示,暗示这一切原来还有一个解决方法。这个解决方法太残忍,抹杀了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却是最合理,而是最符合宇宙万物发展规律的方法。

 

归零。

 

博士和法师总是奉行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骄傲想要做时间的领主,而此时此刻,博士在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这一切都是必须发生的,所有的熵就将归一,我们增加的只是世间的混乱,拯救的只是必死的民族,所有这一切,徒劳无功。

 

“不……不要这样。”博士看着Loki,这个后知后觉的人,却终究走在了他对宇宙,对时间理解的前面。“其实还是有不一样的,至少Asgard的人不在生活在欺骗之中了。”Loki笑了,薄利的红唇说出的话语刺痛了博士。

 

而Loki的下一个笑容让博士近乎不能呼吸。

 

“我跳进时间裂缝,重新复活霜巨人,变成the Moment锁住即将被吞噬的Asgard。悖论不再相悖,这个世界失去的,只是一个矛盾而不该存在的人。”

 

你死不掉,因为你总能活下来。

 

你恨着神域人,而现在却用自己的性命去拯救他们。

 

你杀了你的亲生父亲,为了让Odin爱上你,最后却用Odin复活了他,而他为你的重生而被献祭。

 

你为了追求真相,跳进了必死的时间裂缝,却没有死,隐瞒了真相。

 

你是男人,却怀孕生下了Hel。

 

你在最恨Thor的时候,爱上了Thor。
在最想杀死Thor的时候和他做爱。

 

Loki,你一生都这么矛盾。到死了,还在挣扎。

 

这样的你活着又有什么用呢?

 

当初Thor被囚禁在Silence手下的之后,他和Thor一直都保持着心灵感应。那个人所说的每一句都传进了Loki的耳朵里。Thor听到之后哭了,Silence以为那是因为Thor觉得Loki没用而感到悲伤。其实,Loki明白,Thor是为了没能对自己更好一点儿内疚。

 

可是Loki不需要人来怜悯,他不需要世界的欢迎。他生而就是正邪的矛盾体,生来就是冰与火的王。

 

“帮我保守秘密,好吗?”Loki看着发怔的博士灿然的一笑。

 

为他最后的恶作剧做一个完美的注解。


评论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