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33

Fandral独自一人闷骚的坐在实验室里发呆。

 

他恢复记忆的时候,自己正在实验室里守着铁手套,然后一切都不一样了,那些记忆迅猛如同山洪一样倾泻而出,他死死的抓着发烫的铁手套,哪怕它的温度把自己烫伤也紧紧地抓着他。他想起了一切,那个凭空出现漂亮男人,带着铁锤的神祗,穿越时空,环游宇宙,那个和自己同名同貌的男子……

 

他曾经枉信过Thor的话,跑到图书馆去查过北欧神话里的Fandral。当然他没查到,估计自己是个小人物也不太出众。后来他也没有再去深究……而现在,他突然恢复了记忆,原来这一切真的存在过……

 

那么,也意味着Thor他们成功了。

 

于是当Fandral再一次踏上Asgard的土地上时,时间又回到了五十年前灾难还没有发生的那一天。周边还在被吞噬者,但是神域人都还或者。

 

“小白脸~”突然一个人声从外面传来,打断了Fandral的回忆,他抬头一看,法师正在悠哉游哉的打量着实验室里的铁手套。我才不是小白脸,你比我更像。Fandral心里想着,却忘了法师能够读心。

 

他偷偷摸摸地瞥了这个时间领主一样,后者好像毫不在意。

 

“小范啊,你知道为什么Silence杀不死你吗?”法师突然冒出来一句这样的话。Fandral疑惑地看着他,似乎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法师正在捉摸着将铁手套戴在自己的手臂上,戴好之后左右试了试,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要乱动这个……”Fandral伸手想去阻止法师:“它刚刚被调试过,我怕它不稳定就把你带到另外一个……”

 

Fandral话还没有说完,法师的眼里突然多了一丝凌厉,那金色的眼眸如同一道闪电一样锐利的击中Fandral,他看着法师转身冲向自己,他甚至没有办法挪开脚步,法师手臂里的铁手套变成了向刀锋一样锐利的剑,一把将他整个肩膀砍了下来。

 

***** 

 

尽管Thor被脑子里的东西搅得一塌糊涂,但是他依旧坚持着陪着博士等待Loki苏醒。在没有法师的支持下,医生(博士)和Thor的对峙成了一边倒,一根筋的Thor使出浑身解数直到用上了撒娇这一人神共愤的行为,最终说服了博士。

 

“你只要稍微思考那么复杂一点点,虽然我们知道你平时也做不到,但这一不小心,就会被烧成红烧大脑……”

 

“我知道了。”Thor悻悻的敷衍着啰嗦的博士,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躺在床上的Loki。法师刚刚的话还在他脑子里,没让他感觉痛苦,却让他几欲麻木。

 

不管他如何对待宇宙,宇宙从来不在乎。它只想看着你们死,你们挣扎,让你们尝尽得而复失的苦痛和悲伤,最后告诉你这只是一个玩笑。

 

Thor不在乎。

 

“Loki在这个梦境里走得太远了……”一旁的博士突然开口说道,“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

 

听到这句话的Thor伸出手紧紧握住Loki的手,有时候他希望弟弟不要醒来,这样他们就不会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你刚刚在梦里面梦见了啥?”

 

“我?”Thor一副脑迟钝的样子让博士看了皱了皱眉头。“就是从前……很模糊的,我都不记得那些场景了,我和Loki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

 

“你难道不会很好奇吗?就是说看看以前Loki是怎样感受这个世界的。更进一步的了解他

……”

 

“有。”Thor迷迷糊糊地说,尽管觉得脑子很痛,但是他还是坚持回答博士的问题。因为他在博士的脸上看到了一种表情,那种表情意味博士在思考,聪明的人思考出来的东西总是让人受益匪浅。他一定在想着怎样救我们,Thor想。

 

“那为什么你不会越陷越深?难道真的是法师一巴掌把你打醒的吗?为什么同样的物理刺激对Loki没有作用呢?”

 

“不……”Thor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疲惫的说道:“我在法师还没打我之前就差不多梦醒了……的确,梦相当的吸引人,我也感觉到了它本身想要留住我,但是我还是察觉出其他的地方……我好像,醒之前在梦里面看见一面镜子……然后镜子里……不是我,我看到的不是我,反正很奇怪,我不行,我不能再回忆了……”

 

“你没事吧。”博士焦虑的检查着Thor的瞳孔,他一碰到对方才发现Thor的双手全都是冷汗。“不行,这样下去你就直接去见死神了。”他看了看Loki,然后掏出自己的音速起子。

 

“喂……”Thor有气无力的把手搭上博士的手臂,尽管他的语气很严厉,但是却因为身体的不适而让着有些滑稽:“你要对我弟弟做什么!不许你碰他。”

 

“Thor……我要强制把控制他梦境的神经元截断,然后唤醒他。”

 

“危险吗?!”

 

博士思考了一下:“难度相当于从一万匹疯马里找到跟风的一个小甲壳虫。”博士笑了笑:“我技术很好的,法师有没有跟你说过……”

 

刚刚说完这句话的博士,突然看见Loki一把坐了起来,然后扫了一眼还在四目相对,却都愣住不敢直视Loki的博士和Thor。

 

Loki自己醒来了,然后他冷冰冰地说了一句让他们大跌眼镜的话:“那个梦不是我的。”

 

“什么?”博士和Thor同时看向Loki。

 

“Fandral。”Loki不自觉的将手下的床单收紧,“是他创造了Silence。”

 

***** 

 

Fandral整个右手臂被卸了下来,他跪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法师面无表情走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不会让Thor死掉的,所以那个人必须是你。”

 

法师倾下自己的身子,锋利的手套边缘穿透了Fandral的整个腹部,捅出的黑色窟窿里流出了金黄色的神力。法师的身子随着手臂的动作向前一倾,Fandral整个人便落入了法师的怀中,整个身体一阵止不住的颤抖和痉挛。

 

法师顺着他一起跪在了血泊之中,他的左手轻轻地按住了Fandral的头,泪水从脸颊滑落,要不是地上那一滩黑色的血,远远看上去看上去就好像是两个人在跪着拥抱。

 

“我就是那个源头?”Fandral的脸已经由失血过多而变得格外的苍白,他扶住法师的肩膀,就好像这个人是救命稻草而不是刚刚才捅了他一刀的敌人。法师他不在乎,他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为了结果从来不在意过程,他想要Thor和Loki活着,想要他们都活着,为了这一切他什么都能做到。

 

“对不起。”法师还是道歉了,他甚至觉得鼻头有一些酸楚,果然是和博士待久了,反社会都不习惯啦,他在心里自嘲着自己。然后他就在心灵感应的那头,听见了另外三个人闻讯赶来的脚步声和心跳声。

 

Fandral,一个没有父母的年轻人。从小和Thor和Loki一起长大,在朋友面前很疯狂,在其他人眼里却不爱热闹。人心善良,为人单纯真挚。出乎人意料的聪明,有无限传送自身能量的特异功能,曾经拯救Loki与时间裂缝之中,在毁灭Asgard的那场博弈里,Silence并未被可怕的白色面具人杀死,因为他就是他们的宿主。

 

法师轻轻地呢喃着,他抽出铁手套,看着它发出黄色的光芒。渐渐地,他感觉到身体升腾上一股热量。法师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立刻站了起来连着退后了好几步,直到撞到博士的怀里。

 

“发生什么了?!”博士看着Fandral垂着眼帘闭着眼睛,通体接近半透明的样子,Loki匆匆地上前一把抱住摇摇欲垂的Fandral,却发现抱不住这个实体,Fandral已经变成了一个气若游丝的虚像。

 

“我的天呐,发生什么了。”Loki的眼眶里立刻浮上一层水雾,他看着缺失了一支独臂的Fandral,看着眼前之人慢慢流逝的能量,“不!”他痛苦的说:“我看见你的梦了,我全部都看见了。”

 

Loki的泪如泉涌对着Fandral最后一丝影子哭泣,他抓不住他的手,只能看见这个影子越来越的虚弱,他知道他不是真的,不是神域人,也不是Silence,他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无论是什么,他都是他最好的朋友。

 

而一旁的博士看到这个场景,浑身上下则散发着一股冷峻的立场。他死死地盯着法师,就这样冷冰冰的看着。

 

“对不起。”法师摇摇头,他浑身都是血,“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而你替他们都做出了选择。”博士看着法师不自知的泪水,他很想伸出手去擦掉它,但他不能这么做。不能就这样原谅法师,没人能扮演上帝,也没有谁比谁值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法师,你还是不懂啊。我到底是有多天真,才会觉得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博士推开法师握紧自己的双手,没用什么力气,但却四两拨千斤的让法师木然的待在那里。他看见博士走到Fandral的面前,后者紧闭的双眼看上去已经死去一般。Loki看着博士,抓住他的衣袖:“能不能救救他?不要让他死掉。”

 

“他不是别的。他就是时间裂缝。”时间领主伸出自己的手去触碰那些如沙一样发光着的黄色晶亮颗粒,多么美丽啊,时间领主把时间漩涡叫做时之沙,因为他们金黄颗粒带着清澈浅黄的氤氲美丽的让人窒息。在博士的母星,时之沙是偶尔会出现在山头的盛景,圣洁又壮观。她们存在于宇宙很多个地方,和时间领主最亲密,他们和时间一样古老,是Tardis的动力,是维系他们所在世界不崩溃的力量。

 

看到这里,时间领主露出了一个微笑,Fandral之于他,就像是Tardis一样,只不过他是一个叛逆的兄弟,他是一个有感情的人,为了生存他必须通过吞食那些本不该存在的生命来维持自己的生长。

 

但是Fandral自己不知道,他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人,于是他也像普通人一样,成长,学习,恋爱和牺牲。他一直都很善良,比大多数真正的生命还要善良。时间领主注视着这道黄色的光芒,他哭了。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美丽。

 

这时闭着眼Fandral突然睁开了双眼。

 

“博士?我要死了吗?”他微笑着,说话的声音和他平生一样的温柔。

 

“不。”博士摇摇头:“你会变成你最初的形态,时间裂缝,然后在宇宙中继续完成你的使命。Fandral,你是永恒的。你不会死亡,不会消逝,你陪着宇宙诞生又看着她陨落,而你一直都存在着。”

 

“会不会太寂寞了?”Fandral疑惑地问道。

 

是的。博士心里想着,比时间领主还要寂寞。

 

***** 

 

“对不起。”Loki说:“你救过我那么多次,但是现在我却不能为你……”Loki他刚刚才从Fandral的记忆之中走出来,他看到了Fandral亿万年的年华与心灵才聚结成一个实体,像Fandral这样的人。而这次毁灭,多么的不公平。

 

他没有像从前一样,哭得过于的伤心,他最好朋友的死有一点点像麻醉剂,让他痛到没有感觉。

 

“没关系。”Fandral说这句话时很真诚,他很想抱住Loki,但是却明白这样做只是徒增感伤罢了。“博士,你还记得你大学里的小发明吗?你的发明最终锁住了你的母星,然后拯救了宇宙。”

 

博士点点头。

 

“时间大战最后一天,你一直都在寻找引爆the Moment的能量,然后你就在一堆残垣断壁里面找到了一个能量存储瓶,不是吗?然后你测量之后发现正好能提供你需要的。”

 

“你……那些能量是你?”博士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呢。”Fandral自豪的说,“我死了之后,把我收集在能量瓶中,然后带回我去时间大战那一天。再把这个交给你自己。这时候在你引爆整个星球之前,Thor把他脑袋里的东西全部都实体化出来,就能利用那次爆炸,把所有的Silence杀死了。”

 

Fandral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这次我想不会再有时间领主们死后到宇宙另一端的情况出现。这次,他们是真正的死亡。”

 

“Loki。”Fandral又侧脸来对Loki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就对着时间裂缝许愿吧。虽然我不知道能否帮到你,但我想我是时间裂缝这个形态的时候也应该很好说话把。”Fandral调皮的眨了眨眼,最后努力的站了起来,他在Thor和Loki的注视之下走到法师的面前,看了一眼法师手里的铁手套。

 

然后铁手套非常听话地就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小玻璃瓶紧紧地拽在了法师的手里。法师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Fandral。

 

Fandral俯身凑到法师的耳边,轻声地诉说着。

 

“不要让博士去。”

 

“什么?”

 

法师下意识的反问,却发现Fandral已经化成了粉尘散落到法师的周身。他围绕着他,这让法师整个人都发着圣洁的光芒。法师呆呆的看着这些尘埃流动着旋转,最终流进了瓶中。Fandral的话还在他耳边,那种平淡却带着一点捉摸不透的悲悯情怀让他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不要让博士去”,这句话如此的熟悉,未来的自己也曾经不惜利用悖论穿越过来告诫。

 

“对不起。”法师眼睛里嚼着泪说。

 

Fandral走得如此的匆匆,整个过程短暂却带着窒息的美丽,让在场所有人无言以对,原以为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却忘了任何安逸的将来都需要为现在付出它的代价。

 

“Thor!”Loki突然大喊一声,博士和法师这才反应过来期间Thor一直都没有说话。雷神依靠在墙壁之上,整个人脸色及其的苍白,他双手抱着头滑坐在地上。“Thor,怎么了?”Loki抓着Thor的双手,然后将颤抖着的雷神抱住。

 

“我带Thor回时间大战,顺便把能量送给过去的我。”博士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法师的跟前,他一抬头看,发现博士已经将盖子盖在手中的玻璃瓶上。他拿过玻璃瓶,眯眼逡巡着整个的瓶子,“还真的和当年一模一样呢。”

 

博士苦笑,微微扬起的嘴角弧度扯得法师心里一痛。博士不能再面对第二次种族灭绝了。法师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玻璃瓶,态度冷漠的,和刚刚的博士一样。不要让博士去。法师心里告诉自己,刚刚那句话还在自己的脑海中幽灵一样的回荡着。

 

法师走到Thor和Loki的面前,然后将他扶了起来,将Thor的手臂扣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说:“我去Tardis了。时间大战的最后一天,我已经逃到宇宙末日去了。所以让我来吧。博士最好还是不要回到自己的时间线上,Tardis会不高兴的。”

 

法师是对着Loki说这句话的,他没有看着博士,低着头双眼都不想抬起来,他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和博士都不知道。

 

对不起。转身时轻声呢喃着,那三个字,不知道是谁在和谁说。



热度: 6 评论: 4
评论(4)
热度(6)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