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32

子弹从Loki左边太阳穴摄入,红色绚烂的血从右边喷涌而出,Epsilon那一刻感觉到了喷洒的血液溅在自己的脸上,烟灰和空气伴随着血液交融缠绕,他能感受到右边被子弹轰出的一个硕大的窟窿,深不见底,然后是大脑,然后是自己的枪口。他开枪的时候正对着Loki的双眼,那一声“Now”就像是魔鬼的颤音,从喉头发出,深刻得嘶哑,震颤了他的灵魂。

 

Epsilon轰然倒地,他茫然地看着从尸体上流下的血。[Loki才不是什么蔚蓝的双眼,他应该是绿色或者深红色的才对],Epsilon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害怕,害怕到极点,甚至不敢看他刚刚杀死的那人。[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做错,我杀死了Loki],他不停得跟自己说,直到说服自己去确认一下Loki是否已经死了。

 

躺在地上的Loki,双眼已经变得蔚蓝,那一种让人看一眼就不想忘记的蓝色,太美丽,只属于一个人。渐渐地,从蓝色双眼开始,他察觉到了空气紊乱的流动触感,他看见Loki的五官逐渐得变换着,从眼睛,到鼻子到嘴巴到下巴,最后一是全身。模糊感满布Loki的身体,最后躺在那里的成了Thor。

 

这个宇宙,总是要有人维持正义和程序,总会有一些永恒不变的标杆树立在那里。历史或者未来,生命或者死物,无论标杆是什么,他们永恒地存在着,世界以他们的存在为时间旋转的圆点,飘飘起舞。

 

Silence杀不死三个人。Fandral、Thor和他的女儿。

 

Epsilon哭了,疯疯癫癫,可怜得如同他自己口口声声说着的“蝼蚁”。雷神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连一句话都没有讲。这让他绝望。如果他还有思考能力的话,下一秒他更应该担心的是Loki到底身在何方。

 

但他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他感觉到了整个世界在坍塌,所有的物体都在颤动着,剧烈摇晃之下让Epsilon觉得想吐,他惊慌地爬起来,却站立不稳再次跪下,膝盖那处的骨头仿若要碎裂一般。他爬着除了审讯室的门,大声地叫喊着几个人的名字,但没有人回答他,所有戴着白色面具英勇的战士们,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蜡像一样,他们以各种不同的姿势站在那个地方,微笑的站在那里,就连地震也没有阻止他们站在那里。

 

是雷神。

 

Epsilon知道是雷神做的,只有他才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控制所有人的定格在这里。

 

而毁灭这个世界的,是Loki。Epsilon知道是Loki在毁灭它,这个破碎,充满意外、向生而死,贪婪欲念的地方。Epsilon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他只有绝望,那绝望如同当年在战场今天,看见博士拖着the Moment离开的那一瞬间一样绝望。

 

哦,不……Epsilon仰天长啸,这不是时间领主的下场!宇宙不会这样对他!不!不是这样的!

 

也许是因为Epsilon嘶吼得格外的凄厉,宇宙听到了他的声音,也许是因为别的,Epsilon被掉落下来的一块巨石砸了个脑袋开花。

 

永远地安静下来了。

 

*****  

 

Thor转移到Loki身边来,他的Loki在和博士法师在一起。这个瞬间转移就好像耗掉了Thor身上所有的(为数不多的)灵力一样,因为他将整个Silence控制在了自己的脑袋之中,转移自己的身体就如同转移整个世界所有的人一样让他几乎被自己的思维给撕碎。

 

也许是能力有着偏差,Thor瞬移之后并未看见自己身边有任何人,他出现在了无数个Tardis联结方阵的中间。他知道那是Tardis的悖论矩阵(别问他怎么知道的,现在整个新Gallifrey都在他的脑子里)。Thor觉得自己失去控制了,他不能这么做啊,他还要找到Loki,他还要解决这一切。

 

然后Thor晕倒在地上,这是不受控制的。

 

醒过来,他发现自己在Asgard。

 

这个Asgard非常的朦胧,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小时候。Thor努力地眨了眨,Asgard在他的视线里好像和记忆中的不一样,不是那么的清楚,样子也不太对。很快Thor就发现是哪里不对劲了,他变成了一个小孩,他的手,他的身体,都成了一个小孩子。

 

“Loki!快点去喊Thor,不要再外面玩闹了!”

 

那是母亲的声音!Thor认得这个声音,过了多少年以后都不会忘记。然后他看见一个穿着绿色衣服和红色衣服的小孩牵着手往另外一个方向跑,时间一闪而过。Thor看见自己站在殿堂的后面,灯火阑珊。他看见了Loki,成年了的Loki,那时候他的弟弟还只是短发,坐在后面,面前是火红色的火焰,他的侧面,是一个巨大看起来十分孤独的背影。

 

他不由自主的陷进去了,Thor走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放在他肩膀上。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Loki。”Thor听见自己说。Loki转过头来,绿色眼睛之下荡漾着泪水,那时候弟弟的泪水还不是绿色的。是吗?Thor问自己,他永远也不会忘记Loki在死之前留下的绿色泪水。

 

“不关你的事。”Loki跳下高台,然后离开了。Thor没有去追,因为立刻又变换了场景,快得他没有任何的资格去挽留这一切。过往这些回忆,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资格挽留。因为他未从留心过。

 

为什么他现在处在回忆之中。是Tardis让他看到的吗?Thor思考着,迷茫踱步,他处在正在被毁灭的悖论矩阵之中,这些矩阵都是由时间漩涡组成的,里面一个不小心都是毁灭世界的力量。

 

思维的速度穿行在他脑海之间,Thor已经感受不到自己昏倒之前那种承载Silence的疼痛了。这意味着什么?他还控制着Silence吗?等到一切悖论回到最初,他还能醒来吗?新Gallifrey还在吗?逆转掉世界上左右Silence造成的悖论之后,他们又何去何从呢?他们还是坏蛋吧,在暴风之眼的人不会受到逆转悖论的影响不是吗?

 

“Thor。”

 

Thor猛然被自己说的那一句给惊醒。刚刚高速运转的十万个为什么戛然而止。他发现他自己处在一个嘈杂的酒馆之中。回忆里应该没有气味的,但是他依旧闻到了酒香和人的味道。他看见Loki站在台上。

 

那晚。Thor皱起了眉头,五百年后见到Loki的那一天,那天晚上Loki被一个金发漂亮的男人干翻在一口荒井之上,那晚他和Loki跳舞了,那晚Loki和他躺在一张床上,那天他表白了,虽然含蓄得只有聪明的弟弟听得懂。

 

但是他表白了。

 

接下来,Thor都能描绘出接下来的场景,他的弟弟轻巧随性地从舞台之上跳下来,冲向人群,将人群挤得零散,引起不少人的起哄和不满。Loki带着笑容冲向自己的方向,死死地撞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让他痛苦的意识到他奔向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另外一个金发的男人。

 

回忆里的Loki跳了下来,Thor再想,这一次他能不能怀抱住那个Loki,让他不再和自己擦肩而过。他能不能做到?Thor的挣扎着,努力得想要伸出自己的双臂,哦,起作用了,他也的确伸出了双臂,然后拥上迎面冲过来的Loki,他们抱在了一起。Loki不像平时的Loki,他也不像平时的自己,他们拥抱亲吻,四肢缠绵,下身摩擦着,滚烫的心灵和身体……

 

“哦……”Thor觉得这个感觉棒极了,原来记忆可以这么疯狂而又真实。他呻吟着,和怀抱之中的爱人,断断续续的呼吸,湿答答的吻,他倒退,倒退,觉得自己要疯了。Loki的长腿盘在他的腰上,他抱着弟弟迷乱的迈着步子。Thor也不知道他是要去哪里,他就这样走着,离开喧嚣,离开人群,离开他们,只有他和弟弟。

 

Thor慌乱之间瞥了一眼四周,就短短地一眼,然后他看见了一面挂在酒馆掌台墙上的一年小镜子。他看了一眼自己,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看那一眼。

 

镜子里棕色的双眼一闪即逝,他还在和Loki亲吻着。

 

不……不是他。

 

然后Thor感觉到一个狠狠地巴掌扇在自己脸上。

 

他猛然惊醒。

 

***** 

 

Thor刚一睁开眼睛,还没反应过来法师又一个重重的巴掌扇了过来,他整个人两眼冒金星,顿觉右脸一片火辣辣的疼痛。眼看着第三个巴掌又要落下,Thor连忙伸出手挡在自己脸面前,大声呵斥道:“该死的你就不怕把Silence从我脑袋里面打出去?”

 

法师连忙停下来。

 

“你说什么?”他问道。“Silence在你脑袋里面。”

 

“是的。”Thor没好气的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那里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在不断的分裂又愈合,循环往复,让他痛不欲生。他看了一眼周边,白色的病房蓝色和绿色的按钮,他现在应该已经不在Gallifrey,或许在雷神之锤,或许在地球,或许在法师和博士的Tardis里面。

 

不对。Thor看见Fandral了,不是那个地球上的Fandral,是他的朋友Fandral。Fandral端着一些仪器过来进行了扫描,他之所以没说话是因为他以为Thor还没有完全恢复清醒。然后Thor听见他说:“大脑活跃程度的确不正常。其他的没事。”

 

Thor茫然的看着法师和博士,“发生什么了?”

 

“Loki把矩阵摧毁了。悖论恢复了,Asgard回来了。回到了当初刚刚赶走黑玫瑰的那一天。Fandral则在地球的实验室上恢复了自己的记忆,赶到了Asgard来帮我们,我们都一直认为我们不需要告诉其他的神域人真相。”

 

“呃,Loki当时不是怀孕了吗?不会出现两个我们……?”

 

“不会,你们是参与者,时间线没有重置你们。这都没什么,但是复原这个悖论之后,以前的矛盾和危机还是没有解除。”

 

“什么意思?”

 

“Asgard依旧是个悖论,所以在被毁灭之前所存在的吞噬边境的时间裂缝依然在生长,Sif不得不将居住民往中心搬移。如果我和博士还算了解宇宙的话,两个月不到整个Asgard就将被吞噬掉……”

 

尽管听起来很棘手,但是Thor一直都天真乐观,毕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他反而过去安慰法师道:“没关系呢,我们一定能想到办法。”

 

Thor看着法师一脸 [我不相信你智商能解决问题] 和[我和博士第一次趟这么大的浑水] 的表情,及时的转移了话题:“那我弟弟怎样了,他还好吗?”

 

“我不知道。”法师摇摇头,说:“我们看见他走进矩阵之后就没看见他回来。整个Silence慢慢从我们眼前透明化了,我们直接出现在了五十年前的Asgard,所有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一样。然后我们在一公里外发现了昏迷的你和Loki,相隔不远,处在深度睡眠之中。”

 

“我把所有跟Silence有关的那一团全部扔进了自己思维最深处,得赶紧找个办法把它赶出去。我……”Thor有些痛苦的冒着冷汗:“我想我控制不了他们多久……我都能感受到他们的世界,静止的,黑暗的,像梦境一样不断崩塌又重建……可是,无论怎样,Silence怎么可能到我脑子里去呢?他们应该像你们一样,出现在Asgard,或者留在那个实体的世界里。为什么,他们突然就不存在了?变成了我脑子里面的东西?”

 

Thor一头雾水,他想法师什么都懂,他应该能解释。然后他在恍惚中看见了法师一脸严肃的表情,这个平时比博士还要漫不经心的时间领主此时此刻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注视着他。这让Thor的心里莫名的感到恐惧。

 

“是我和博士的错……”法师的声音里有一点内疚,Thor不知道感知了整个Silence之后是不是也具备了时间领主的心灵感应系统,但他混乱和迷糊中,的确仿若听到了时间领主一个叫“内疚”的情绪再感染着自己。

 

“我们没能感受到那不是一个三维的宇宙。Thor,那是虚空的维度,就像是一个梦境,当然那不是梦境。我们不知道源头,就也意味着我们无法摧毁虚拟世界。我们必须得找出承载这个虚拟世界的主体,因为如果你失去了对Silence的控制,Silence会通过你重新被投射到现实生活中来,并且你会死,你肉身每一个原子都会成为Silence的生命。”

 

“那Loki呢?”

 

“还在深度睡眠之中。我和博士一直都认为你和Loki中的一个是创造Silence世界的主人。但是现在你醒了,所以我们怀疑他才是真正的那个人。他悖论的体质也符合这一要求。而且……无论怎么样,要想彻底的摧毁Silence……”

 

法师犹豫了,因为他仁慈,尽管他内心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这种东西,但他依旧明白那是仁慈,跟博士待久了这东西或多或少都会滋生出来。何况他认为自己还蛮喜欢Loki和Thor的。

 

“要想彻底摧毁他们,源头或者尽头,两个中的一个必须死去。”


评论
热度(5)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