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31

法师正忙着屏蔽自己和博士的信号,顺便利用自身强大的灵力向整个Gallifrey催眠,内容大概间于“国防大臣和财政大臣已经牺牲在战斗最前线”和“从来就没有国防大臣和财政大臣这俩人存在”两个命题之间犹疑不定。

 

Thor在一旁试图联络上不知道哪里去的Loki,博士则在修葺着办公室的停电状态,毕竟整个办公室的红色应急状态实在是太恐怖了。三个人都在无声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一种诡异的Silence横在三人中间。

 

“我受不了你们了!”Thor突然站起来说道:“博士法师,你们聊天给我用嘴巴说出来,不要用心灵感应聊天了。还有,说人话,我听不懂你们的语言。”

 

在忙碌中的博士突然停下来,然后看着Thor,“你,听得到我们在用心灵感应交流?”

 

听到这里,Thor也是一愣,“呃……听不清你们在说什么。只知道你们在说话。”

 

博士立刻敲相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憩养神的法师,后者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嘴里还哼着《伟大的Rassilon》这一首每个时间领主童年时期都会学习的儿歌。

 

“怎么了?”Thor看着博士有一些失魂问道,然而博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扳了一下墙边的开关,学着维京海盗那阴阳怪调的的样子大声唤道:“Allonnnnnnnnsy![22]”

 

然后Thor听见了熟悉的如同拖拉机声一样的Tardis发动机的声音。

 

“这是Tardis?”Thor惊讶的看着周围办公室的布局慢慢的透明化,然后背景之下是原来博士Tardis的黄绿色墙壁和中心控制台。

 

“当然咯。”博士自豪地笑了笑,法师也不知不自觉走到了中心控制台的旁边。“Loki已经被抓走了。而且Epsilon没有任何想要杀他的意思……唉……”法师叹了一口气:“时间领主怎么就这么不明白后患无穷这种道理呢?”

 

Thor听这话觉得怪怪的,他看着博士露出了法师一样叹惋的表情,不禁开口问道:“呃……你们是和我一边的吧?”说着拿手指了指外边:“他们毕竟是你们的……”

 

“是我们的同胞。”博士打断了他的话:“是的,没错。Silence是时间领主。这真是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解释。”

 

“一样的技术,一样的骄傲,一样的疯狂。”法师说:“我的家族在刚刚来到这个Gallifrey的时候就集体自杀了。他们毫不留恋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可惜他们没能活着看到现在的时间领主比当初他们更加疯狂的场景……以前时间领主们喜欢和我们家族划清界限,把我们当疯子。其实都一样。”

 

“那你们确定要毁掉缪佯机吗?毁掉这一切,你们族人以Silence之名所做出的一切都将还原。”

 

博士和法师统一点点头。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Thor发出邀请。

 

听到这里的博士和法师同时睁大了眼睛,他们惊讶地看着Thor,放佛好像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一样:“喂?搞清楚重点没有?Loki还在他们手里!”

 

“是的。所以我们要尽快。”

 

“他会死!”博士上前一步和Thor双目对视,眼里还带着一丝不解的愤怒:“我们在这里的这么多年,Loki这个名字对于时间领主而言就像是一道诅咒一样,他们害怕极了Loki,虽然我们也不知道到为什么!而且,我们尝试过毁掉缪佯机,但是失败了。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摧毁千万个Tardis结成的悖论矩阵!所以我们先救出Loki来才是主要的计划。你到底懂不懂Loki现在处在怎样的危险之中?”

 

“我懂他现在有多么的危险。从他一复活就派杀手过来这件事我就能看出来。”说道这里,Thor不经意对着旁边的法师一瞥,后者立刻闪躲着回避了Thor直面过来的目光。Thor轻轻将博士一推,保持两人的距离。

 

“我知道为什么Silence害怕Loki。”

 

***** 

 

Loki是被一盆水给浇醒的。但是他没有睁开眼睛。他的手腕脚腕被粗糙的麻绳死死的捆住。脊背紧贴着冰冷的刑架。然后他尽量抬起头来,却因为脖子上也绑着绳子而显得特别的无力,甚至正眼看眼前这个人都需要承受窒息的感觉。

 

感受完疼痛之后,他睁开了眼睛,看见一个人坐在一张豪华的皮椅上,优雅的挑着二郎腿。他身上没有穿和普通时间领主一样充满着傻气的长袍,而是简练纯黑色的西装和红色的领带。Loki用尽力气看了一眼那人,后者正在端着雪茄在一旁笑着看着Loki。

 

“你没有戴面具。”

 

“面具是给不知道自己目标的人戴得。明白之人不需要那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Epsilon是Silence为数不多的没有戴上面具宣誓的Silence,毕竟这个主意就是当初他和几个人发起来的。就像生前他们的敌人Dalek对待自己同胞一样,删除感情,然后给自己设定唯一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不择手段。

 

Silence的目标是维护宇宙一切混沌的秩序。

 

和当初的时间领主,几乎没有差别。

 

Epsilon站了起来,走到Loki的身边,一把纠起Loki的黑色头发,扯得他疼痛难耐,但Loki叫不出声来,因为麻绳在死死地勒住他的咽喉,他的脸色因为不能呼吸而发青,浑身上下挣扎着却毫无作用。Epsilon很高兴看着Loki这样。他一直都认为族人害怕Loki是件非常愚蠢的事情……现在看看Loki落在了他的手掌心,毫无缚鸡之力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羊羔。Epsilon立刻被自己的比喻给逗笑了,多么贴切啊。

 

Loki不能说出任何话来,他只能无声的盯着Epsilon,Silence will fall。

 

可能是扯着他的头发非常的辛苦,也可能是发现自己的西装被Loki身上和头发上的血水弄脏了。Epsilon突然放弃了揪着Loki的头,转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置上。

 

被松开的Loki立即粗声喘气,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痉挛,引得一旁看好戏的Epsilon哈哈大笑。

 

“为什么不杀了我?”喘过气来的Loki问道。

 

“哈哈,还不是为了证明给我那些懦弱的同族们看,你根本就不值得Silence害怕。我们是宇宙最强悍的士兵,我们怎么会害怕一个只会玩魔术的,来自已经毁灭了的巨人族?”

 

“为什么要害怕我?”

 

Epsilon听到这里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整个牢房里都是Epsilon丧心病狂的笑声,而除此之外,只有寂静。Loki忍耐着嘲笑,静候Epsilon笑完。

 

“多么的可悲。你就连你自己的筹码都找不到。我想Thor或者那个什么Fandral可能都比你有用一些。毕竟整个Asgard我们Silence无法杀死的也就只有他们俩还有你那可爱的小女儿了。”

 

“什么?”Loki惊讶地问:“为什么?杀不死他们?”

 

“不知道。但肯定跟时间有关系。Thor有铁手套保护,戴上之后拥有了某种神奇的体质,你们的女儿肯定是继承了他。另外一个我们没有弄明白。不过不重要,他已经被抹去记忆在地球上当人民教师了呢。”

 

Loki嘴边浮现出一丝笑容,但是由于他低着头,Epsilon并不能看见那个笑容。

 

“那我的筹码是什么?”

 

Epsilon听到这里,突然有一丝愠怒,他再一次把Loki的头板正,想要让Loki感受到他愤怒的眼神,同时伴随着窒息的痛苦而吸取教训。“你以为我们这么傻?你问我们就会告诉你?呵呵,Loki,我们告诉你,就证明你离死不远了。”

 

Loki被绳子卡得十分的难受,但还是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那-好-啊!杀-了-我-吧!”

 

***** 

 

悖论矩阵便是Silence设置的缪佯机。他们把自己的Tardis奉献出来,用其内核时间漩涡相联接,力量融合之后形成的一个又一个相互编织交错而成的矩阵。远远地看上去,发出橘黄色亮光的星星点点联系在一起,就像是从望远镜看到的星座图一样。

 

这个缪佯机和当初他们法师在地球用博士Tardis改造的缪佯机不一样,这是无数个Tardis联结而成的矩阵,远远比一个Tardis所能承受的极限大得多。上次博士只派了一个时间定点[23]就解决了一切问题,而这一次,博士和法师绞尽脑汁也无法明白什么能摧毁它。

 

他们甚至觉得宇宙之中没有哪个事物有能力去摧毁这个这么庞大的工程。

 

除了,Loki。

 

博士和法师的Tardis停在了离悖论矩阵很远的地方。他们不能太靠近矩阵了,这样Tardis会被巨大的引力所吸引过去。他们只能够自己步行。一路上法师看起来都在保持着沉默,实际上他是在偷听Silence脑中的电台频道,随时了解Loki和那个大变态Epsilon的情况。

 

“我得去亲自考察了一番,我才能确定是不是只有Loki才能摧毁这个矩阵。但是如果我和Loki的推理没错的话,事情就是这样的。”

 

“为什么你们这么自信?为什么非得是Loki?如果Loki真的是那个能摧毁矩阵的人……那么我对Silence为何这么害怕倒是了解了。因为只要摧毁了矩阵,那么一切都回到原点了。时间领主死后来到这个地方,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将自动修复。对于这些狂热的时间领主,这绝对是比牺牲自己生命还要让人痛苦的事情。”博士说。说完之后还在思考着,嘴里念念有词。

 

“为什么是Loki呢?这种悖论是需要时间定点来解决的,而这样的悖论矩阵,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时间定点就能解决的问题了?Loki,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霜巨人……”突然博士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停下了脚步,脑子里的答案呼之欲出。

 

“哦……原来是这样……哦,我明白了。”他狠狠地拍了一年自己的脑袋,脸上露出时间领主想到答案之后那种纯粹快乐的表情:“法师,我知道了为什么了……”

 

Thor带着一丝苦涩得看着一旁手舞足蹈的博士,后者已经跑到走在最后面的法师面前,迫不及待得要和自己的同伴分享这个秘密。

 

然后他们看见法师格外沉重的表情。

 

“怎么了?”博士察觉到不对劲之后问道。

 

“嘘——”法师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然后安静下来继续聆听脑子里的声音。

 

***** 

 

“好吧,既然你如此想死,那我就不留你了。”Epsilon笑道:“我想你一定不会愿意想起——很早很早以前某次不堪回首的故事吧。”Epsilon蹲下来,故意想要看Loki的表情,他想得没错,Loki皱了一下眉头,那一瞬的悲伤和痛苦一闪即逝,但是Epsilon依旧没有错过。

 

“我们的矩阵是所有的宇宙中最强大的缪佯机。一般来说普通的时间定点能够摧毁一个小Tardis所改造的缪佯机,而成千上万的Tardis做成的矩阵?几乎是不能摧毁的。除非……除非,更强大的悖论。”

 

听到这里Loki依然面无表情。

 

“尽管已经好几百年了,但是你的记忆力一定特别的好。有一个人比我们所有人发现得都早。他很聪明,我还没机会遇见他呢。Loki,你说他是谁呢?”

 

Loki没有反应,他紧紧咬着自己嘴唇。

 

“哦?年纪大了?不记得了吗?”

 

“灭霸。”Loki开口。

 

Epsilon满意的听见了Loki的哽咽声。他果然预料得没错,那段在悖论空间里的记忆是他最痛苦也是最不愿意回忆的黑暗时期。Epsilon为了更好的观看他的表情,他解下了Loki脖子上的绳子,然后扶住他的头,两个人四目相对着。

 

“哦……那你明白,为什么灭霸会用这样的方法折磨你吗?”

 

“因为……因为我本来就是悖论。”

 

“Bingo!”Epsilon赞赏的表扬了Loki的答案,他真的是非常非常聪明呢,Epsilon想,只可惜活不长久了。Epsilon拿出一把枪,然后放在Loki的太阳穴上。“你本身就是一个悖论。而灭霸只是借用了你自己来折磨你自己罢了……不得不说,这个方法真是完美和你的性格相称呢?Loki,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呢?你是冰与火的王子啊。你天生就是一个矛盾体。你死不掉,因为你总能活下来,而你却死了,因为你根本就不想活。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命题啊。你恨着神域人,而现在却用自己的性命去拯救他们。你杀了你的亲生父亲,为了让Odin爱上你,最后却用Odin余下的生命复活了他,而他却和其他你复活的霜巨人一同为你的重生而被献祭。你为了追求真相,跳进了必死的时间裂缝,却没有死,隐瞒了真相。你是男人,却怀孕生下了Hel。你在最恨Thor的时候,爱上了Thor,你在最想杀死Thor的时候和他做爱。Loki,你一生都这么矛盾。到死了,还在挣扎。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挣扎,这反反复复的挣扎中你到底浪费了多少人的生命和时间呢?你想过吗?这样的你活着又有什么用呢?”

 

Epsilon越逼越近,他说着些的时候,语气里都有着忍不住的颤抖和兴奋。他的手指在枪口的扳机出徘徊,他看着Loki痛苦的表情觉得很有成就感。

 

“Loki。你天生就是那个摧毁矩阵的最佳人选啊。只可惜,你没有这样的机会了。”Epsilon凑到Loki的耳边:“再见了,我的小王子。”

 

然后Epsilon扣下扳机。

 

那一瞬间,他听见Loki说:“Now。”

 

 

[21]allonsy:十任博士的口头禅,法语,意思为“走起!”。

[22]时间定点:时间上确定的一点,永恒不变。电视剧里上校Jack就是一个时间定点,他在死后被Rose复活,然后未来一直处于复活那一刻的状态,不会变老不会死不会变胖……

 


热度: 6 评论: 1
评论(1)
热度(6)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