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28

“Daddy?”Hel试探性的问。

 

Loki点头。

 

然后Hel猛地搂住Loki的脖子,整个人都扑腾到了他的怀里。Loki笑着侧头看见一边的Thor,忙着处理黑玫瑰的雷神回头。

 

和Loki幸福的目光不期而遇。

 

“Thor,雷神之锤呢?”

 

“改成了甜品店了,在走廊的尽头……”

 

“甜品店?来真的?”Hel说瞪着自己蔚蓝蔚蓝的双眼看着Thor,满是嫌弃地说:“这里是小学!老爸,甜品店会被这群小孩子给拆了!”

 

“顺便提醒你一句,甜品店还有个锤子做标志。”Loki添油加醋的说道,“一个粉红色的锤子。”然后loki眨了眨眼。

 

“喂喂喂……不要质疑我的决策。这总比开一个大风车再一次把屋顶掀了要低调!”

 

“就不能弄个公共厕所吗?!公共厕所才是最合适的好吗?!”Hel愤怒又坚决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说了多少次了,我不会满足你的低级恶趣味的……”

 

“别告诉我你们五十年就是这样过来的。”Loki扬起嘴角,坐山观虎斗地过来调侃一句。“可Thor从来没有赢过我。”Hel连忙抢话答道。

 

“当然咯。”Loki赞同,他伸出手揉了揉Hel那一头金色的长发,“你是我的女儿。”

 

Thor头疼地看着Loki和Hel两惺惺相惜的表情,真想给此刻此景卡一张拍立得,事后再给父女俩瞧瞧自己当时的德行……但他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转而感慨为什么他必须在这里刷墙?而Hel和Loki则可以尽情的叙旧……

 

刚刚所谓的危险和使命突然变成了家庭喜剧。雷神成为刷墙工之后总会胡思乱想,他的想象力随着这几年和小孩子相处重新变得活跃起来(也许Loki会反驳说他从来就没有过),而此脑补关于旁边那对父女毁灭世界的方法已经超过了二十六种……不,二十七种。

 

“呃。你们确定不来帮帮我吗?”Thor回头,他怕自己脑子里的小心思被Loki或者Hel偷听到。然后他再一转身,却发现他们早就开溜了。

 

“不帮忙也没关系……”Thor自言自语。

 

***** 

 

Thor把教室里的椅子全部都搬回原处,然后一个一个将睡着的孩子放到椅子上,受伤严重的老师则被他用法力治疗回原来的样子,只是loki坚持把老师的长发变成了光头,并且用心灵感应让这个老师以为自己一直都是这样的发型。

 

肯定不会露馅的,Thor在心里安慰自己。

 

雷神站在教室门口,肩膀上还扛着这些年自己发明的各种应对Silence的设备。他把门关上,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不停地给自己说,我是一个水管工,我是一个粉刷匠,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扛着设备回到了被装饰成粉红色甜品店的雷神之锤。

 

Thor在进门的最后一刻想的就是,他是时候考虑一下雷神之锤的性别是不是一直被自己搞错了。

 

回到雷神之锤之后,Loki和Hel一人端着一个慕斯杯吃蛋糕。看到Thor进门之后,Hel便屁颠屁颠的给Thor一个甜筒冰淇淋,彩色的奶油一圈一圈的绕着甜筒盘旋着,Thor很远就能闻到冰淇淋彩虹的味道。

 

然后他就吃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拥有着奇怪味道的冰淇淋——准确的来说,有点像某种奇怪精灵的口水。

 

一看到Thor的表情,Hel幸灾乐祸的心态原形毕露,她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就连一直装严肃正经的Loki也崩不住笑出声来。Thor瞪大自己的双眼质问性质的看着Loki,Loki连忙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无论如何,Thor他只能干瞪眼,认栽地等一旁的两人笑完。Thor觉得自己完全有理由相信刚刚毁灭世界不是杞人忧天的想象。

 

雷神之锤的屋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自从和Thor进去之后,雷神之锤就自动回到漂流的状态,安静又缓慢的在宇宙巨大形象之间漫漫流淌着。三人头顶就是璀璨无垠的星空。

 

控制台的桌面在这一次改造之中全部都设置到了墙上,原来中间的操作台变成由圆形橱柜所围成的厨房 [真是应景,家庭情景剧一样]。厨房中间有一个自动奶油生成机器,源源不断的彩色奶油被生产出来堆在旁边。只剩下嗡嗡地引擎声。

 

这种声音让Loki想到了自己自己从前注视着时间裂缝时的嗡嗡之声。不好听,好像时间川流不息的哭泣。

 

“那个奶油……”

 

“还有39个小时才能把我们淹死……”Loki回答了Thor的疑问。

 

Thor点点头。继续安静的仰望星空。三个人虔诚的好像答案就在头顶之上一样。

 

***** 

 

突然,Loki就哭了。

 

他没有哭出声来,只是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他的心灵感应没有关,情绪就好像一首悠扬悲伤的歌慢慢地渗透进Thor和Hel的脑海里。坐在两旁的Thor和Hel不知所措,那歌声如泣如诉,他们甚至都不敢呼吸,怕打碎着声音就再也挽留不住了。

 

没有人明白Loki的悲伤,就连Thor也不能。他一想到今天复活,法师变成了Silence,想要杀死自己、与女儿的重逢,一切一切都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向来是个抗压者,在Asgard当国王的时候曾经那么多场面都应对自如,但Loki明白这不一样。

 

他不再是孤独一人,这件事居然让他悲伤。他想他会怀念原来那个孑然一身的自己。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法师博士那么的矛盾,那么的极端,却那么的相爱。因为吞噬掉孤独的温暖,会让法师变得不像法师,Loki变得不像Loki,每个人都无法幸免于这场漫漫时间流给予他们的熵[20]的抹杀,他们终将归为热寂,变得和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时间一样古老和平庸。

 

Hel躺在Loki怀里睡着了。

 

“小家伙今天这么不活泼不正常。”Thor微微地看着Hel安睡在Loki的怀里,Loki将她垂到脸颊边的长发挽在耳后,这样就能看清楚他女儿的睡觉的样子。好提醒Loki他接下来要做的那件事情是多么的残忍。

 

Loki突然看向Thor,把Thor的右臂扯到了自己怀里。Thor吸了一口气,然后Loki用另一只手轻轻的将衣袖推上去。他感觉到Thor整个身体紧绷起来,然后他看见一个缠绕着绷带,上面还带血的手臂。

 

“你把铁手套取下来了。”

 

Thor点头。

 

“疼吗?”Loki明知故问,他明白能让Thor表现出“疼”的伤口并不多,大部分的他们都能用自己的力量治愈它们。但是Loki又明白Thor这次不能,法师说铁手套是和Thor融为一体的,那么取下来就意味着剥夺掉Thor身体里的一部分。

 

“取下他的时候他还不怎么愿意。”Thor假装轻松地说:“铁手套现在在芬兰的一个实验室里,它能打开Silence世界和我们的联结,虽然代价有些大。但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放弃研究。甚至Hel也参与了。她比我学得快……我们也找到了怎么阻止……”

 

“Thor。”Loki打断了他,声音有一丝颤抖,他找到Thor的受伤手臂的五指,扣在一起,小心的避开了伤口。他红色的眼眸一闪一闪,仿佛有泪水一样,这让他想到了以前那个绿色眼睛的Loki,不一样又一样,Loki张着嘴,找不到合适的词,最终他说道:

 

“Silence……害怕我。”

 

“什么?”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他们在你面前已经无所遁形了……你对时空的掌握能力一直在进步……但是他们不在最开始,一切的最开始,在你还没有拿到铁手套或者我们没有遇见法师博士的时候就杀了所有人呢?”

 

Thor没有说话,皱着眉头盯着Loki脸颊的泪痕看,他有一种冲动想要擦掉它。

 

Loki接着问:“他们选择了什么时候下手?”

 

Thor沉默了,他在思考。他闭上眼睛,让思绪回到很远的从前,他看见时间在倒转,黄灰蓝白的场景切换,它们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彩色,时间漩涡在他的脑子里,逆转过去未来和从前。所有的可能性,所有错身而过的曾经,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带着必然的偶然,每一次同生同死,一瞬接着一瞬。他回到了Asgard还存在的那一天,他回到了Hel即将诞生的瞬间,他回到了Silence出现,和自己被隔绝的时候,直到……一切的一切……真相电光火石的从他的记忆和感知中一闪而过。

 

“你。”

 

***** 

 

“你一死他们就下手了。”Thor好像明白了Loki话中隐藏的意思,他轻皱着眉头,这样的想法让他的头有一丝疼,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可是这样的解释又是如此合理,Thor自言自语地说道:“今天也是,你刚刚复活,我们就受到了Silence的攻击。”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害怕我。”Loki坚定的说,泪痕反射着星空的光线,然后Thor看见Loki低下头,黑色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侧脸。他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孩子。“我真的……真的很抱歉。”说完Loki将手放在Hel的太阳穴上。

 

“你要干什么?!”

 

“Thor,面对我们的是一场战争,跨越时间,空间,生死的战争。我们不能把她卷进来……删除她的记忆,让她无忧无虑的活着,送到别的地方去,无论哪里……忘记我……”

 

因为我不能抛弃她,第二次。

 

“No……”突然Hel醒了过来。她一把推开Loki,跳下椅子,然后转身激烈地抗议:“你不能这么做!”Hel将目光投放到Thor身上,想寻求他的帮助,“Thor!你不能让Loki那么做。”泪水从她蓝色的眼睛里流下来,她的情绪有一丝不稳,好像刚刚消耗了很大的体力似的。

 

“你没有睡着?”Loki看着Hel气息不稳,狐疑的问道:“你抵消了我的法力?”

 

“在你催眠的时候我就屏蔽你了!”Hel激动地指手画脚:“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Loki稍稍有些惊讶,Good job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

 

“老爸你太天真了。”Hel流着泪说道:“让我不记得你,我就不会拥有痛苦?Daddy,Thor爸爸等了你五十年,我陪他一起等了五十年。我还是一朵风信子的时候,你天天跟我说话……我都还记得,我不想忘记你。我爱你。我还要跟你一起去杀Silence,一起复兴整个Asgard,我会比你们两个都有用,我……”

 

然后Thor起身,跨步蹲下来紧紧地抱住不停啜泣着的Hel,她的泪水冰冷的打湿Thor的胸膛。他能感觉到孩子泪水中的不被信任的悲伤。Thor回过头看着Loki,后者冷漠的像是注视着万物一样,让Thor觉得自己和Hel在他的眼里不过是蝼蚁。

 

“Thor,不要让他这么做……啊……”

 

然后,Hel突然感觉颈后有一根冰凉的长针插入其中,冷得要冻结她的身体。她顿时就僵硬了,扶着Thor的双肩,不可置信的看着Thor。“Daddy……不要。”Hel泪眼朦胧的摇着头,声音却越来越小:“不要……”

 

Thor一把抱住他的姑娘,Hel躺在他的怀中,他用力的呼吸,将泪水仙和身上淡淡的香草奶油香味记住。Thor抱着她,慢慢的将她放到一旁柔软的沙发上,“如果是我,我能忘掉你吗?”Thor柔声地问。

 

“我不会这么做。”Loki淡定漠然的说,尽管他努力想要平静地控制自己,但是Thor还是感觉到了他震颤的灵魂——他将手掌放在Hel的额头之上,一股红色的光线从中间慢慢亮了起来。

 

那红光就像是一道火,燃烧着古老民族遗子对命运的不屈的坚强。

 

消除了Hel的记忆之后,雷神之锤很聪明地把将承载着沙发那一方的地板悬浮起来,Loki看着那一寸承载着Hel的地方,慢慢地上升,然后从屋顶飘走。“雷神之锤会送她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吗?”

 

Loki自言自语,他不期待雷神的答案。

 

房间外的宇宙是一个没有边境没有时间的世界。站在时间之外的是Thor和Loki。

 

Hel就这样变成了他们和真是世界唯一的联结,这场战争,终将有一天他们会回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会这么做。”

 

Loki突然笑了,唇薄却色浊,那一笑几乎是Loki一生的代名词,快乐,悲伤,疯狂与绝望:“我们会纠缠一生一世,Thor Odinson,我爱你。”

 

 

[20]熵和热寂:熵(entropy)指的是体系的混乱的程度。而热寂论则是宇宙终极命运的一种假说。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作为一个“孤立”的系统,宇宙的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加,由有序向无序,当宇宙的熵达到最大值时,宇宙中的其他有效能量已经全数转化为热能,所有物质温度达到热平衡。这种状态称为热寂。这样的宇宙中再也没有任何可以维持运动或是生命的能量存在。



热度: 4 评论: 2
评论(2)
热度(4)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