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26

Loki睁开了眼睛,他盯着天花板,脑袋一片空白。他尝试着挪动了一下手臂,先是感觉到剧痛,然后是肌肉和骨头的分离,好像全身只有细胞而没有组织和神经一样。Loki扭动了一下脖子,想看看自己手臂是不是已经报废了,随即而来的是更加的疼痛,不过还好,他手臂看起来很正常。

他慢慢地起身,身体仿佛还不适应这个灵魂一般别扭的动起来。他开始回忆,碎片化的场景从脑海中闪过,他看见自己被一个愤怒的神域人刺伤,然后死掉,然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只有黑暗。

Loki下床,侧身站起来,突然看见一个绿到极致的双眼和自己对视着,Loki差点再次坐回床上。谁的眼睛可以绿成这样?Loki抬头,然后他看见穿着铠甲的自己站在自己的床边。

“哦,真是惊喜啊。”Loki看着床边的自己,虽然他确信那不是自己。“什么情况?”

“你好,这是雷神之锤语音可视界面。程序被Thor设定为Loki的形象显现出来。”

“哦。你是那个锤子。”Loki轻轻应答了一声,挑眉看着“自己”。

“不,我不是。我只是全息影像的投射。雷神之锤是你现在所在的地方。”

这句话又小小的让Loki惊喜了一番:“像Tardis?无限大,伪装成任意的样子那种。”

“是的。”

Loki看着可视界面,作出一副[离我远点]的表情,然后踩在地毯之上,赤着脚迈出一步。“根据你的身体内部的灵力,生理器官运作水平还有平衡感,我不建议你在没有人监视的情况下进行‘行走’这一危险动作。”

然后Loki差一点被自己绊倒在地,他眼疾手快的轻轻地扶住椅子,暗骂了一句该死。

“Thor现在在10公里之外的欧洲原子物理学研究所的实验室里。在没有雷神之锤和铁手套作为交通工具的Thor预计将于十三分钟之后抵达雷神之锤。”

这不是我……Loki看着镜子差点诧异出声。他仔细看了看,不,是他自己,只是有一点不一样了。眼睛,眼睛变成了深红色,非常非常深沉的红,和当初张扬不羁的绿色完全不一样。

“我眼睛……”

“你的眼睛的虹膜颜色已经由16700号色变为8B0000号色,体温平均提升了20℃……”

“说重点。”Loki打断了可视界面的话。

“你已经不再是霜巨人了。你的属性显示你是一名火巨人。”

***** 

“我是怎么复活的?”他问道。

只见到可视界面停顿了一两秒,然后面无表情的说:“该问题被设定为不能回答。”

你还不如直接说我想死也死不掉好了。Loki翻白眼看着可视界面。

“Thor还有一分半钟就能从从马路上跑到这里来,如果你需要在外面迎接Thor的到来,雷神之锤为你准备了黑色风衣和绿色围脖。”

Thor那张傻脸立刻浮现在Loki的脑海之中,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雀跃的快速换好了衣服。出门之后,Loki看着身后被伪装成风车的雷神之锤,橙色和黄色明亮地交错在一起,让他觉得温暖亲切。外面是一大片草原,隔着一段距离之后,还有很多的风车在旋转。

风扬起了他的长发,Loki收拢了自己的大衣,双臂交叠,他看见Thor,穿着西装 [居然又是在地球,又是这种愚蠢的装束] 从远处狂奔而来,动作别扭的似乎随时都会摔倒在草原上一样。

看到这一幕的Loki轻轻地绽放了一个微笑,然后Thor果真被自己绊倒了。

Loki连忙迎上前去,扶住还没有完全倒在地上的Thor,很明显,他高估了自己的伤愈能力,在接住Thor的那一刻站立不稳,然后就被Thor扑倒在地上。

两个人的距离近得只留下一丝空气可以钻过。不过下一秒,Thor的唇都迎了上来,把最后一丝空气挤走了。

这是一个绵长的吻,就当Loki差点因为窒息而死的前一刻,Thor结束了它。

“我有没有压疼你?”Thor问道。

“没有。”Loki回答,事实上他宁愿忍受着可以忍受的疼痛,也不想和Thor分开。

“我想你。”

Loki听到这里,满意地笑出了声。Thor像是不满Loki这种嘲笑的行为一样,轻轻地在他肩膀上咬了一下。“不许嘲笑我,对于你来说,对于我来说,已经失去你五十年了。”

“我死了五十年?”

“是的,这五十年,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来,五天,五个月,五年?五十年,五百年,五千年……Loki……我想你了。”

最后那四个字Thor哽咽了,听到这里,Loki轻轻的回抱住Thor,那厚实而又坚强的身躯守候着他,他不再笑,笑容从嘴边藏进了心里。

“谢谢。”

Thor受用的哼哼了一声,然后说:“我带着Hel上幼儿园,上小学,她比普通人类聪明太多,但是按照神域人的生理成长的速率,Hel需要在地球上三十年的小学。在此期间,她还要时不时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生气地把欺负他的那些幼稚男生头发全部烧光。”

Loki呵呵出声,在Thor的描绘之下,他的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了Hel调皮又像大人一样装成熟的模样。“Hel呢?”

“还在学校。”Thor站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把倒在地上的Loki横抱住。“她自己会回来。”

loki瞪了thor一眼,脸上写着“质疑”二字。

Thor解释道:“他的魔法比我都好,要是有人想绑架她,她会把那些人都变成布娃娃……是的……我亲眼见过,为此我说服了Hel一天一夜,她才肯把他们变回人来。”

“Good job。”Loki满意的听到了这个答案,然后他搂住了Thor的脖子,用一种迷离又诱人的眼神在Thor目光之下微笑着看着他。

Thor那一瞬有一丝魔怔,眼里只有Loki,万物皆灭。然后,他听到Loki说:

“我饿了……”

***** 

在没有Loki的这段日子里,Thor明白了一件事:当世界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时间就变得不重要了。Thor离开了荒芜的国度Asgard,拿走了生命树底的《荒芜记》。带走这本过去现在和未来之书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寻找复仇的方法,而是为了学习。

他和Loki一样,不太爱剧透。因为在没有被剧透之前,未来是虚无缥缈的,你能随时随地的创造,也能无时不刻的去改变他。而当你知道了一切,冥冥之中你就会变得和那一切一样,不能改写。

他一页一页的翻开Asgard的历史。宇宙诞生之前,到时间大战毁灭之后。再到复活了Asgard之后的事情,直到再度灭亡。

“所以说,Asgard在我死后,便立即遭到了Silence的入侵,然后七天之内,全部死光,尸体都没有留下?”Loki拿着雷神之锤附赠的营养米糊(Hel小时候经常吃的)搅拌着,这是Thor宣称的唯一适合刚刚复活之人体质的食物。

“是的。”Thor面无表情,就好像不是他经历的一样。

那一刻两人有一时半会的沉默。Loki生性冷漠,何况已经过了五十年了,他死后复活,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只有唏嘘,而并不觉得太过难过。他的沉默是为了Thor,他无法想象这五十年Thor承受的一切。

曾经一心想要保护Thor,Loki在心底轻轻地叹息,却还是没能为他抵挡住来自世界所有的恶意。

“那你知道Silence是怎样做到的吗?”

Thor点头,然后说道:“法师和博士曾经提到过,很多他们的科技在时间领主灭亡之后便失落了,曾经他们能做的许多事情都不能靠一己之力完成。而Silence掌握的时间科技,我觉得至少不会比曾经的时间领主差。他们把我分离出来,Asgard的世界和我的世界运行在两个不同的时间流里。”

Thor边说边拿过Loki手中的牛奶瓶,和自己的咖啡杯并列在一起。用双手分别推它们,一快一慢,牛奶瓶很快超过了装咖啡的杯子:“Asgard的世界比我要流逝的快。我只离开了几个小时,对于Asgard和Silence而言,却是七天。”

“然后时间流恢复正常。”Loki轻轻将碗往茶杯的道上一挪,然后并列到一起:“你看见的世界,就是Asgard已经经历过的七天。Silence用这七天,毁灭了它?”

Thor点点头。尽管他不善此道,但他还是在五十年里学习接受和运用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观。Loki环顾着变成了Tardis的雷神之锤,再想起Thor这五十年里所做的,Loki有一丝感慨,他打量着眼前之人,他看见Thor眼里有一种虔诚和感恩。

“那好吧。”Loki推开椅子,站起身,坐到Thor的腿上,凑到他面前:“说说,你复活了我,用来什么代价。”

Thor神色一滞,下意识的闪躲了Loki直面而来的目光。但他没有躲开,双臂抱住了怀中的人,Loki顺势倒在了Thor的身上,他们的头靠在了一起。

“有一个仪式,我把他们全部都杀了——那些你复活了的霜巨人。”

***** 

Loki那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像是忘记了该怎样活着一样。“不……”Loki摇摇头,露出勉强的笑容,像是安慰自己一样:“你是Thor……你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

“我很抱歉。”

“为什么?”Loki一把推开了Thor,站起来时风衣在空中划出一到好看的弧线,他的长发有一丝零乱,眼神却犀利的直直像是要看穿Thor灵魂一样:“这不是你的风格。Thor……”Loki语调里有一丝哽咽:“哪怕,他们是死敌……是故事里用来吓唬小孩的怪物。”

“不……Loki你不是怪物。”Thor站起身来,想要抓住Loki的手,却被Loki的眼神和后退的肢体动作所拒绝。他看着那个深红色双眼的弟弟,那股邪神的气质在这双眼睛之下变得有一丝痛苦和嗜血。Loki眼眶里盛满了泪水,却坚强的将泪水留住了眼睛里。

此时此刻他们不是Loki和Thor,Loki明白,我们代表着两个已经失落的民族,在漫漫的时间流中与死敌的遗孤对话。

Thor放下自己的手臂,无力再抬起它们,低垂下眼角,他在Loki面前从未如此疲惫过,Thor轻声呢喃着:“我需要你。”

这句话一下子让犀利的Loki怔住了,过去的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Loki会伶牙俐齿的用最能伤害对方的语言乘胜追击……而如今,已经过去了五百五十年。在这五百五十年里,他们在一起,有了孩子,死了一次,再次复活,再一次站在巨人族和神的对峙长流之中……Loki发现,哪怕只剩下唯二的两名上古的王子,民族的异化终究是两个相爱之人永恒的伤痛。

Loki放弃了再去伤害Thor,他只是小声啜泣地说:“你怎么敢……”Loki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有你在,我们能逆转一切……”

“恢复一切吗?”Loki打断了Thor,他用一种心痛至极的眼神看着Thor,“那个杀死了所有霜巨人,却留下我的时代?”Loki的眼睛仿佛如血一般刺痛着Thor。

“我该谢谢你吗?!”

Loki不受控制的对着Thor嘶吼着,他的身体开始发出一种血红色的光,Thor甚至都感觉到周围空气的温度在升高。

“Asgard也是你的家。”

“滚!”Loki突然喷发出一股红色的能量,然后将Thor一把冲击到墙上,砸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缝。他走进Thor,眼睛里冒着红色的血光,Thor坐在地上,口里吐出了一口鲜血。Loki连忙跑过去扶起倒下的Thor,他将双手扶着Thor的头,让他正视自己深红色的眼眸。

Thor蓝色清澈的眼睛让Loki的心灵感觉狠狠地被扯了一下。“我复活了他们,”Loki将Thor的手提了起来,然后放在自己的胸口:“我从时间裂缝中回来,破碎的时间里我看见了我的同族。我知道怎么样将他们带回现实中来。我杀了Odin,杀了无数神域人……”他逼迫着Thor摸上Loki被刺杀的那个伤口,尽管那里平整洁净得什么都没留下,但他知道Thor能感受到那一刀的痛。

“杀了我的那个刺客,我杀了他的父亲,用时间裂缝抹杀了他的父亲……但那个人没有忘记他的父亲,周边的人以为他疯了,他自己也这么觉得的……哈哈……Thor,我很残忍对不对?”

“我懂。”Thor咳嗽着,痛苦地抱住Loki,“因为我和你一样……残忍……”他说。

Thor将胸口贴着Loki的胸口,他感觉到了弟弟在胸前有力的心跳,然后他收紧自己五指,狠狠地揪住Loki身上风衣,他觉得好热,Loki身上的温度,和从前不一样。如果Loki告诉他现在他血管里流动的不是血而是火焰的话,他一定不会怀疑。

“Thor,我是唯一一个巨人族的后代……我亲手杀死了Laufey,为了那些毫无意义的爱。”

“弑父……”Loki痛苦的逼迫自己想起那些折磨他的俗世人伦。

“不,救赎。”Thor打断了Loki,“还有机会弥补一切。只要你活着,我活着,巨人和神的历史就还会续写下去,Loki,我和你一起赎罪。”

曾经多少次,Loki因为Thor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而疯狂地想要颠覆这个世界,又多少次,Loki暗夜里血光和毁灭折磨的彻夜难眠。Loki疯狂又偏执,企图靠遗忘了弥补伤痛,那直到刚刚Thor的那一句话,Loki才终于发现

——他和Thor终于平等了。

也许是因为这个拥抱,也许是因为Thor常温的体热,也许是因为Thor刚刚那句承诺——Loki的发烫的温度陡然冷却下来,冷却的还有两人一同跳动的心脏。两人沉默着,Thor背后那断墙之上透过的阳光将两人的侧脸切割进阴影之间。

Thor感觉到领口被Loki提了起来,他只能抬着头迎合着Loki的动作。然后,他们的脸凑到了一起,Loki的嘴唇轻轻的放在Thor的耳垂后,燥热的气息从鼻息和口腔出骚动着Thor的隐忍。

他只听见Loki轻声地在自己耳边说:

“Thank you。”

这是Loki今天的第二次道谢

——谢得是山穷水尽了,那人还在自己身边。


评论
热度(4)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