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25

Loki的血近乎铺满了他整个病床,作为医生的Fandral甚至没想到神域人身体里能流出这么多的血。和普通的神域人不一样,Loki带着霜巨人的血统,他的血带着一股幽幽的深蓝色,远看起来就是普通的深红色,而近看,却像是红色里面夹杂着蓝色的颜料。

Loki脸色苍白,虽然他一贯都是如此,而Hel的蓝色轮廓已经慢慢完整。Fandral猜测,只要出来了整个婴儿的形状,然后再转换成实体,就可以进行实质性的医疗工作了。

但是自从Hel幻化至膝盖之后,整个过程陡然变得艰难,Loki已经失去任何抓着自己胳膊,又或者叫喊的力气,他只是在默默忍受着,而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比前一分钟前一秒更加煎熬。

Fandral很想再给Loki输入能量,但自己已经好不到哪里去了。而他研究了科学那么多年,也就只有自己这种奇异的体质能够肆无忌惮的传输能量。或许这个Fandral本身有关,因为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相性,Fandral都是一个极为中庸的人。

终于,过了三个小时,Hel的整个人已经被他和Loki之间的精神联结所勾勒出来了。然后又变成了实体。

女婴从空中坠落,Fandral将小婴儿抱在了怀里。然后他立刻发现了,Hel的胸口已经被捅出一个对于婴儿来说算是巨大的窟窿,血快速的染红了Fandral手里的毛巾,她面色青紫,没有了呼吸。灰白的就像一个丢失在毁灭的遗迹之中失落的瓷器。Fandral擦了擦Hel身上的血,但是一点都没有看起来更好一些。

Fandral绝望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Loki,他抱着婴儿,僵硬在那里,周围的医务人员在那一刻无不露出的悲痛的神色,还有一种同情,Fandral相信这个是给他的。

“Fandral,让我看看Hel。”

Fandral沉默着站着原地不动。

Loki好像猜到了什么,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又说了一遍:“让我看看Hel。”

他语气里的快乐和期待,让Fandral心如刀绞。“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让我看看她。”Loki坚持着,尽管他也不知道在坚持着什么。

Fandral转过身去,走近Loki。Loki看着孩子,微笑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仿佛Fandral怀里抱着的是安眠健康的小婴儿,而不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孩子。Loki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将汗湿的长发,用满是鲜血的双手勾到耳后,然后他伸出自己的双臂抱住Hel。

他看着怀里Hel,然后抬头对Fandral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个笑容几乎让所有人都心碎。

“Fandral,她陪了我十年。”

“嗯?”

“她陪了我整整十年。在我离开Thor,离开Asgard的那些日子里,她是我思念Thor的全部啊……”Loki发出一声清浅的叹息,他依然微笑着,绿色的泪水从脸颊边滑落。那是一颗翠绿的泪水,Fandral除了在Loki的眼睛上看到过之外,再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绿的眼泪。

他突然想起一首童谣,被称之为预言的童谣——诸神黄昏,铁锤开启轮回,在金色殿堂里黑色的玫瑰里,将燃尽最后一丝血脉,蓝色巨人流下绿色的泪水,世间永寂,消逝于洪荒之中。

他猛然一惊,差点打翻手术台旁边的工具。

“为什么我却没有保护好她?”

“Loki……”Fandral惶恐地看着那一串绿色的泪珠低落在Hel血红的毛巾之上。Loki慢慢地将膝盖立起,把婴儿放在他的腿上。他伸出他的双手。

“不要!”Fandral似乎知道了什么似的,立刻攥住Loki的双手,将它们死死的握在自己的手心中。“不管你在想什么,不要……”他支支吾吾地说道:“不……不是这样的……不能发生,这一切都不该发生的。”

他皱着眉头,脑海中拼命地回忆着他小时候听到童谣的全部诗句。

“你懂我。”

Fandral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看着Loki坚定的神色,他知道没有什么能够阻止眼前的人。Loki轻描淡写,却四两拨千斤,这个三个字犹如这么多年来添到Fandral背上沉重的负担之上最后一根稻草。他轰然的松开了握紧Loki的手,整个人愣在了那里。麻木地看着Loki将双手放在Hel头的两侧,麻木地看着Loki再一次聚集全身的灵力,麻木地看着Loki将蓝色的光芒包裹住Hel的全身,麻木地看着Hel的伤口,一点一点的和好。

Fandral感受到整个房间里不平衡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就快要摔倒了,整个房间都颠倒了,只有Loki和他怀里的婴儿不变的,在那里。

Fandral闭上双眼,感受着身边的游荡,传送能量的声音带着一股疏疏的声音,像曾经清晨阳光之下,他和Loki一起在图书馆一起翻着那些黄页的古书,那是他就沉迷于那样安静的声音,现在他明白,流逝……无论是什么,流逝着。

那一秒,他听见了婴儿的哭声。

Fandral不敢睁开双眼。他害怕看到一个不一样的Loki。他能感觉到Loki周围人的忙碌,和婴儿的哭泣声一起,然后,他的手被Loki握住了。Fandral想,那是他在回应最初他曾紧握他的手,在他最害怕的时候。

而现在,害怕的人却成了他。

“Fandral,我就要死了。”

Fandral抿紧了嘴唇,露出一个颤抖的微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童谣的全部了。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和眼前这个沉眠着的小天使相比。

Fandral那一刻破涕为笑,伸出手握住Hel伸出来的小手,另外一只紧紧攥牢了Loki的掌心。

“Loki,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什么?”Loki轻声的说,或许他只是没力气了。

Fandral轻轻张着嘴,他没有发出声音,整个世界被开了静音,他慎重而又缓慢的吐出那三个字,安静地好像那三个字没有存在过一样。

Loki看到了,给了Fandral一个微笑。

Fandral也笑了,笑中流出的泪水顺道他的嘴角,他品尝到了一种苦涩又快乐的味道。

“你说,Thor要是看到你突然给了他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儿,会不会吓一大跳啊……”

Loki保持着微笑,用他最后的力气看着房门口那个方向。

而Fandral失焦地注视着从Loki伤口中慢慢流失的蓝色灵力,只余下一个苍白的笑容。

他是Asgard的守护,他是Asgard的敌人,他唱着最后一首歌,离开只剩下一盏风,Asgard沉默了,Asgard不会说话,死寂追随着他脚下风,来到了这个悲伤的地方。

***** 

看着安静的周围,Thor突然为自己的冷漠而感到空虚。他有些麻木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博士说的没错,他是个有天赋的神,Thor想,刚刚他仅仅是动用了自己小小的意念,就让一个大活物从自己的眼前被分解成了原子的状态飘散到寥寥宇宙中。

雷神之锤在手里发着光,他看着自己武器,仿佛对方在叫嚣着自己的残忍。Thor以前只是将他当做一个会飞的大锤子,而现在,他觉得铁手套和雷神之锤,这两件注定属于自己的上古神器,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这是一份责任,更是一份被吞噬着的恻隐之心。

他不想变成这样的。Thor有一些些揪心。但是战争时期,他只能放纵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

结束了这个不速之客,Thor开启了自己的心灵感应。

突如其来来自四面八方的讯息从脑海各处传来,强烈的信息流一时间将Thor的大脑搅得混沌不堪。那些信息太多混沌。他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太阳穴,想要平静下来。他几乎听不清所有的话,陈旧地像是千年前零碎的细语,他只在洪流之中听见了Loki的名字。

但是他知道,无论发生了什么,悬浮在空中的雷神之锤都明白他要去哪里。他的雷神之锤从身后告诉的飞到Thor的身边,Thor随意地伸手一搭,整个人就随着雷神之锤飞了起来。

晚上的Asgard总是一个人也没有。Thor飞越山川,飞越星河,飞到仙宫,一路上那些呼喊已经随着混沌淡去,他的精神世界里一片安静,只留下一点点毫无意义的噪声,像一种思绪慵懒的歌唱,自然又连续着。

Thor停下了飞翔,他回到地面之上,他停在了Fandral主修的医院草坪上,透明的立方建筑只有一个房间散发着微微的光亮。其余的地方被月光照得通透又低沉,这样的透明的简练和外面的仙宫恢弘复古那么的格格不入。

Thor走向它。一股浓浓的哀伤慢慢滑进他的脑子里。

他困惑又小心翼翼的前行着,看着那个亮灯的房间,整座医院都空无一人,走廊很长很长,Thor穿行其间,有一种微妙的情绪在感染着他。

他走到了那个房间,落地窗让整座屋子白色的灯光照亮走廊,他看见里面一个小床上躺着一个婴儿,看起来才刚刚出生没多久的样子。Thor感觉到了她和自己是这里唯一的生命,这个孩子对他有着一股独有的吸引力,这让他想到自己小时候母亲抱着Loki出现在他面前一样。

每个Asgard的新生儿都有一块木牌。它是宇宙树的一部分,自从你诞生之后,宇宙树上就会慢慢的雕刻属于这个生命的未来。

Thor翻过女孩身上的木牌。

“Hel。”Thor笑着看着这个孩子:“Hel……你为什么在这里呢?你的父母又是谁呢?”

婴儿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然后她伸出了她的手,想要触碰这个高大的男人,这让Thor觉得惊喜,然后他也伸出自己的手,将婴儿小小的手放进了自己两掌的掌心。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Thor看见他和小女婴的身体同时发光,一种和他双眸一样的色彩的荧光亮起。

Thor有些不知所措。

“哦,天哪……”Thor不可思议的摇摇头,“她是我女儿。”

他看着蓝色的星星点点像是有生命一样的旋转着二人,照亮着这一副父女相遇的场景。Thor的眼神追随着蓝色的荧光,然后他看见冰蓝色的能量组成了一盆的蓝色的风信子在他们身边盛开着。

“Loki……”Thor笑了,眼睛长大,他认识这株风信子。

蓝色的风信子,花语是生命。

天呐,这是……他和Loki的孩子。

Thor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的心跳加快,他开心的有些不知所措。那道蓝色光就像明白Thor的心思一样,它们离散开来,漂浮在空中,将二人包围起来,然后慢慢的聚拢在中间,慢慢的变成了另外一个形状。

一个绑着丝带的右手。

“Loki?”Thor笑出了声:“你是想告诉我你不好意思见我吗?”

然后,那只手轻轻的抚在Thor的脖子上。

就像曾经的Thor一样。

就在碰上Thor的那一瞬间,蓝色的光亮消失了,全部都收拢到小孩的身体里。

“Loki?”Thor突然心跳漏了一拍。

没有人回答他。

***** 

Thor闭上眼睛,我想着以前法师教他的那些东西。他试着与和雷神之锤还有铁手套沟通,让他们融为一体。运用时间的力量,他告诉自己,渐渐地他的思维越来越清楚,越来越快,然后他感觉到脑子里一场场画面闪过,时间在倒转,不是像时空穿梭那样直接地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从一个时间到另外一个时间,只是过去的日子在重新倒退。

Thor睁开了双眼,他看见一群人匆匆忙忙的在走廊上奔跑,地上全是血,没有人看得到Thor的存在。他跟谁着血迹一路往前,一直都走廊的尽头。他带着狐疑的推开虚掩的门。

然后时间就在那一刻静止。

好像突然有一双爪子将他生生地扯住一样,Thor来不及呼吸就被它死死的摁在海洋里,那是他的Loki,他四处挣扎着找不到承重的依靠,Loki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这股情绪哀恸就好像水一样,冰冷、无孔不入的侵占他每一个细胞。可能是感受到了主人的痛苦,雷神之锤保护性的把他送回了现实世界。

那些人影已经变得透明,然后彻底的不见了,只剩下空荡荡的房间,loki不见了……在Thor面前的,是一间已经关上了灯的手术室。手术台上的床板被升起45°的倾斜程度,上面全部都是血,而手术台的地上,血迹未曾干涸。

另一个时空的声音还没有完全的消逝,在空房间里游荡着,一点一点侵蚀着Thor突然冷冻住的心跳。

“大家先回家休息吧……我继续联系Thor……”

“多么的可怜,他们的孩子才刚刚出生,Hel该怎么办?”

“快看啊,她笑了,这个孩子还什么都不知道吧?真让人感到悲痛。”

“把Loki留在那吧,Thor还没有来。他迟早会来的。不要紧的……”

“我们把Loki葬了吧,好几天了。”

“对不起,我没能救活你。”

“战争开始了。”

“Fandral,Sif死了……”

“Hel不会有事的,Loki一直都在守护着他。”

“Silence……”

“Loki还在等着Thor。那些保护hel的蓝色光芒就是他。”

“Hel,你看到没有啊,风信子在守护着你。”

“他死了,一直到最后,都没有等到那个人。”

屋子里的声音还在环绕着他的脑袋,这让他感觉到了痛苦。他摔倒在血泊上。他的双手撑着自己,看进了地上的血,那些血还那里……天呐,那些血还在那里。Thor哭了,他不知所措的哭了。

“Silence来过……Silence来过……死寂将至。死寂将至……”他呢喃着,重复着,泪水一滴一滴顺着眼睫毛滴在血地里。Thor失去了力气,情绪在刹那间分崩离析。他松开绷紧的手臂,让自己躺在了地上,让自己的脸浸在血泊之间。让那血如同时间洪流一样从他全身每一个缝隙中贯入,将他填充,让躯干漂流在时间,再也找不到停泊的方向。

他不明白。

Silence来过。他还没有意识到之前,战争就结束了。可是上一秒他才刚刚杀死一个Silence。这些什么时候发生的。自己又在哪里。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我属于哪个地方。为什么……我死了吗。还是他们都死了。

紊乱的思绪中,一只蓝色能量凝结的手电光火石般穿透他慵懒的思绪——是Loki最后的一丝生命,那只蓝色的手,他一直都没有离开,他一直都在等着他,保护着他们的女儿,然后……

Thor轻轻摸上自己的脖子,仿佛刚刚那个温度还在那里。

输了。

他输了这场战争。所有人都死了。

Delta的话甚至还在他的耳边,熟悉又遥远——

那是我们的计划,我们会让你活下来,一个人。


热度: 6 评论: 4
评论(4)
热度(6)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