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24

Loki感到太阳穴被一个温热的触觉所替代。他感觉到能量随着对方那人的手指流入身体里。然后他猛吸一口气,发出木枝摩擦一样的呼吸声,不自觉的挺起身子,享受到一股清新的氧气从嘴巴鼻子里贯入。


开始大口喘息。


Fandral的声音从耳边温柔的想起。Loki现在的脑子糊成了一锅粥,但思考都不用思考,这个蠢货又再为他输送自己的灵力了。真是悬壶济世。


“好了好了……Loki,你休克了长达两分钟……”


“Thor在哪里?”Loki微弱的呼唤着孩子父亲的名字,但是他看见周围的医护人员露出一个悲伤的表情。


“Loki,Thor的心灵感应关闭了,我们暂时联系不上他,但是已经派人去找了。他马上就会回来的。现在,Loki,我需要你集中你的注意力,非常,非常的集中。因为我们需要一个清醒的病人,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你和Hel度过难关?明白吗?”


Loki照做了,他闭上眼睛开始冥想,然后将他身体所有的剩余的灵力慢慢的从全身上下调动起来。他感觉到了Fandral的能量温柔的布满他的全身,然后他试着将两股力量的相性提高了一些。Loki感觉好舒服了很多,所有的痛苦和绝望在那一刻减弱到最细微的一丝情绪之中消失不见。于是他点点头。


Fandral满意地看着Loki冷静了下来,然后说:“我们将风信子带了过来。你身上的毒已经被解了,但是身体失血过多,还有……根据你休克之前所说的,Hel现在应该是没有实体的,我们无法治愈她。风信子已经枯萎了……”


Loki瞥了一眼Fandral身后那个人拿着的风信子,蓝色的花瓣变成了枯黄的颜色,整朵花耷拉在玻璃瓶边缘,无数的将散未散的蓝色灵力在风信子周围盘旋,找不到能量。Loki显然低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整个心都揪到了一起。


Thor没在他身边。他想骂,但他只觉得难过。


“我现在就把他生下来。”


“我并不这么建议……Loki,要知道现在你的身体十分的脆弱,而且你这样的怀孕方式需要大量的灵力维持,很显然你自身的生理系统已经将灵力放在维持你本体的治疗上了,我不认为你现在……”


“Fandral,不要阻止我。”Loki冷冷地说。


“我不能失去她。”


***** 


太阳已经落幕,星空升腾起来,Asgard处在宇宙树的顶端,他们的世界天圆地方,国境内就两条宽广的星河,走在国界边缘甚至能看见来往的巨大星鲸摇摆着它们的尾翼安详的路过。


Thor和Delta站在孤塔消失的硕大深渊附近,周围就是触手可及的星空,但没有人为这风景叫好。


“你们和时间领主的职责是一样的?维护宇宙秩序?”


“领主。这个词的归属……”Delta在说这句话的时候,Thor明显听到了一丝拘谨的嘲讽在里面,“是他们自封的。可到底是谁在维护着时间线,又是谁在消弭悖论。相信他们都不敢自认。”


“所以,这也是我们查不到你们的原因?宇宙中没有任何关于Silence的消息。然后你们就可以在对手一无所知的情况之下让他们陷入到疯狂的幻觉之中死去?”


Delta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永远都在微笑着。


“那个叫博士的时间领主,他的推断非常的精准。时间领主里面还有如此严谨又聪明的人这让我们感到十分惊讶。他一句话说得特别好,‘要么就是有人篡改了Tardis的设定,要么就是我们与独立于宇宙之外的存在’。很不幸的告诉你们,Silence篡改了Tardis的设定,同时,我们和你一样,独立于宇宙之外,穿梭于空间之中。”


Thor看到一个声音和自己一样的人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出这段话时,突然觉得脊背一凉,这个陌生的对手看样子远超他们的估计,他们甚至都能悄然声息的改造Tardis。Thor不由地紧紧握住雷神之锤。


“那你为什么要针对Asgard?”


“Asgard自从在时间大战之中被Dalek帝国暗算,锁进了the moment之后,便不该存在于世。而现在你们安然无恙的在这里繁衍,就是对宇宙最大的挑衅。Silence忠于宇宙,是宇宙最坚定的拥护者。”


“可你不能就这样杀死整个国家!整个民族!”Thor对Silence的冷漠与Delta说这段话里面的狂热而感到愤怒:“而且,你们想要消除这个悖论……这本身就是个悖论啊。我不觉得宇宙多么的希望你们这样做,如果它有感情的话。”


Delta没有急切回答Thor这个问题,他低下了头,思索了片刻,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质疑,他从来没有思考……不对,是他成为Silence之后,他便不再去思考了。


Upsilon,Delta用心灵感应问道,他说的对吗?


心灵感应另外一头空空的。Delta不是很开心,他觉得自己被忽视了。于是他只能转移话题:“雷神,我想你误会了。我们从未亲自动手。无论是自杀,还是相互残杀,都源自于你们内心最深处的疯狂与恐惧。而且,就算我们不阻止,宇宙也会亲自来解决这个问题。她的方法残酷多了,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抹杀。想必在我们之前,你们已经为了国界边缘被吞噬事情而苦恼不已了吧?不过,Loki不会这么想。”


听到Loki的名字,Thor突然警觉起来,“Loki怎么了?”


Delta听到这里,停顿了很长时间,最后他说:“果然你的小情人瞒着你很久了。”


“他瞒着我什么?”


Thor只听见Delta冷笑一声。“Asgard复活之后,灭掉了霜巨人,对吧?”


Thor点点头。


“但是Asgard本不应该存在,霜巨人本不应该灭族。”Delta说这些的时候看起来漫不经心:“你的小情人他很聪明,比你聪明。他的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用神域人一对一的复活霜巨人。”


“当然了……看起来是在延缓Asgard被吞噬而已。”


看见Thor脸色一变,Delta很是满意,甚至想大笑一场,但是组织教导他不能这么失态,于是他只能掩藏自己的愉悦,继续说道:“他是预言中冰与火的王子。雷神,不要小看你的情人。也许在床上他是被你压在身下娇喘妩媚的弟弟,但是……”


黑袍男子走到Thor面前,他比Thor矮了半个头,只能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耳边,用着Thor的声音,却带着邪恶与快乐。


“邪神从来就没有忘记自己是谁。”


***** 


Loki将自己身上所有的灵力酝酿到心脏的位置,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蓝色的荧光。风信子周边的灵力开始逐渐的聚拢。最初精神联结因为Loki和Hel两者的受伤而变得极其微弱,而Loki正是在用他巨大的意志力来重新联结他和Hel的精神联结。


很快,灵力所带着蓝色能量满满的与Loki心脏位置的那一出伤口联结成一条波段。如果没有这一次意外,生产过程本应该是从全身散开的能量。但Loki没有这么做,他需要缩短这个时间,所以他只能利用身体的伤口,让灼热的能量从伤口中涌入,正好这个伤口又如此的靠近联结点。


Fandral很快就发现Loki在利用这个伤口,他看着止住的血又重新从伤口中间不断涌出来,他下意识伸手就想要阻止。


他的手臂被Loki死死的钳住,他看向Loki,后者脸色苍白得已经不成人样,但他依旧对Fandral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你答应过我的,不会阻止我。”


Fandral心软了,在他眼里的Loki一直都坚强,但他却没想过他居然如此的勇敢。在此之前,他从未用这个词形容过这个长相阴柔,性子孤绝冷僻的人。于是,他看见在能量波带的末端,一个婴儿一般大小的头逐渐的幻化出来,蓝色又透明的轮廓,却能看得出婴儿的表情。整个医护室得人都被这副过分美丽的场景所震撼了。他们一言不发的看着蓝色的光照亮整个房间,光中间闪烁着亮晶的粒子水晶一样折射着蓝色本身的光线,然后反射到屋顶和墙上,就像是星空一样斑斓闪烁。


血不断地从身体中流出来,浸染了整个衣服之后,开始往地板上滴落。嘀嗒嘀嗒,在场所有的人都紧张地屏住呼吸,安静的环境之中只有这个声音,就像倒计时的钟声一样。Fandral绝望的在不停的用心灵感应联系Thor,从一开始,Thor就没开过他未曾关闭过的心灵感应。现在孩子的另一位父亲听不到这种嘀嗒嘀嗒的声音。


也听不到Loki痛苦的微笑里藏着几分失落与忧郁。


***** 


Delta和Thor注目而立。雷神脸上绚丽多彩的表情让这个真相的揭露者很是受用。不解,心痛,失望,愤怒……总而言之Thor越是这般喜怒于形色,组织上面对的对手就越是不堪一击。


做的不错。Upsilon的声音冷冷地飘进Delta脑子里,这让Delta感觉很骄傲,于是他乘胜追击。


“这件事情你不是已经适应了几千年了吗?还不长记性?”


Thor抬起头来,正视了眼前这个黑袍的男子。就在那一瞬间Thor先前复杂和纠结表情已经烟消云散。


“我相信Loki。”


“什么?”Delta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雷神,Silence没必要说谎!”


Thor蓝色的眼睛里全然都是洒脱和释然,他轻轻的握住自己右手的手腕,感受着那一天在玻璃之城里,Loki向他求婚时消失在手腕上的绿色丝带。那是他们的约定。他轻轻的一笑:


“Delta,这一辈子你最不该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离间我和我弟弟。”


“虽然我相信你说的大部分都是真的。毕竟谎言只有真假参半才能骗得过聪明的人。但是我一直都不是我们当中聪明的那个。”


听着Thor的话,Delta突然感觉到一股焦虑。他轻轻地往后退一步,他手里的赛顿水晶悄然地被自己收到了宽大的衣袖里面。他喊着另外一头联结人的名字,但是那个人又沉默了。


“你弟弟可是杀了不少神域人来复活自己的民族的,别忘了,你们可是世仇……”


战争无所谓正义与邪恶,每一个人都是凶手。两个种族之间的战争是父辈们的恩怨。Loki对我而言,自始至终都是我的弟弟。而对于我们两个来说,相爱就足够了。”


“就算他亲手杀了你的父亲,你也不恨他吗?”


“我爱他。”


Delta不解,不了解,一点都不了解。他轻轻地歪着自己的头,一成不变的微笑面具打量着眼前这个高个子的男人。Thor眼里多了一丝他不曾记得的情绪,这种情绪或许他未成为Silence之前了然,但他现在什么都感受不到。那一种沉淀在蓝色眼睛深处的安宁,若有似无的笑意,若即若离的思绪,着迷的飘散在整个空气中。Thor的情绪仿佛拥有颜色,暖色调的空气让Silence手足无措。


“Silence认为我们是个不牢靠的联盟,猜到了博士和法师的离开,并且认为他们离开之后是瓦解我和Loki的最好的下手时机……那么,你来到神域也许根本不是个意外。”Thor严肃而又认真:“Delta,你太自信,告诉了我太多——包括你们和我一样,独立于空间之外,能够自由的穿梭。”


“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能回到你的世界,反而留在这里跟我谈判?”


Delta后退了一步,白色面具微笑依然,如果此时此刻他拥有表情,那必定是惊慌。Silence飞速的运转着他该说的话,还在妄图获取Thor的信任,但是,却忘了自己还是个人的时候会怎么做。他开始想着怎样离开这个地方。他往后退,但是Thor一步一步地逼近着。


我需要,离开这个地方。雷神他……Delta再跟自己的联结人对话,但是另外一头沉默依然。就好像把自己忘在了这里一样。不,你们不能把我扔在这里,雷神他已经看出来不对劲了,他会杀了我,我毫不怀疑。


还是没有人回应他。


Delta的全身都在颤抖,因为他看见了雷神之锤慢慢出现在两人之间,悬浮在空中,蓄势待发。


“Silence就在你脑子你吧?”Thor问道:“你们这是在试探吗?”他轻轻的掰过Delta的手腕,然后一个彩色的水晶从手中抖落。那是和组织唯一联系的方法。


“你不能杀了我……我是一个高价值战俘……你这样会挑起战争!”


“从你们在Asgard种下第一朵玫瑰之后,你们就已经挑起战争了。至于战俘。我已经说过了,我一直都不是个聪明的人。”


Thor微微的一笑,他拿着彩色的赛顿水晶,说道:“Silence,如果你们在听着。记住了。Asgard的雷神Thor,随时随地恭候你们的到来。”


说完,他将水晶抛至空中,Delta抬头看着水晶,然后Thor微微一笑,水晶便悬浮在空中不再动了。Thor正在展现自己对空间和时间的掌控,他一直都在学习怎样利用自己的天赋,这让Delta感觉到绝望,组织已经抛弃他了,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甚至都不想带他回家!


Thor面无表情的看着Delta,两人直径一米的周围沙砾和突然升腾到了半空之中。和水晶一样漂浮着。


“雷神,你会后悔的!你永远不知道我们有多么的强大……我们甚至能悄无声息的在一瞬间毁灭一切……你不会希望和一个成熟的时间控制者开战。神域人都得死!而雷神,你知道我们的计划吗?我们不会放过你,我们会让你一个人活下来,永远的活下来。”


Thor轻轻敲了一个响指。


Asgard的上空传来凄厉的惨叫。


土壤落回了地面。


只剩下Thor一个人。


热度: 6 评论: 3
评论(3)
热度(6)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