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22

和人类妊娠不同。神域人和巨人族的周期至少十年,Loki在宴会结束之前找到了博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清楚(当然没有告诉博士自己两个月后就会死掉的事)。博士震惊了足足十秒钟才反应过来,最后决定帮Loki这个忙。

 

两者就“不告诉法师和Thor”这件事达成一致。所以,他们不能用Tardis来穿越,否则肯定会露馅。为此博士自己在Tardis捣鼓了很久,做了一个小型的时间漩涡控制器,然后带着Loki回到了两千年前还未毁灭的约顿海姆,找到了Angerboda,并约定好十年之后来接Loki。

 

Loki独自一人,在异国忍受了十年的思念,而这一切,对于Thor来说,仅仅只是过了一个小时而已。

 

Hel公主并在十年内出生,但是Angerboda所说,过不了多久小公主就能来到世间。Loki带着即将分娩的孩子和博士一同回到了Asgard。他决定将蕴育着Hel的灵力和孩子自己的灵力抽离出自己的母体,寄养到一盆快要枯萎的风信子上。

 

博士没见过这样怀孕的,但是Loki就是有这样的想象力。他轻轻地对着风信子吹一口气,然后酝酿身体内部的能量。博士看见一道蓝色的光芒渐渐的从Loki身体内部升腾浮显出来,风信子遇见了这股蓝光,慢慢的挺直了茎干,花朵重新充盈着张开,恢复了亭亭玉立的模样。

 

那夜之后,Loki便和这一盆风信子朝夕相处,他没有刻意这样做,却忍不住想要捧着风信子一刻也不离手。他和Hel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精神联结,每一天每一刻,Loki都在像母亲一样给Hel提供营养和力量。即使后来发生了黑色玫瑰等一系列事情,在旁人看来,这也只是Loki的帐篷里便多了一株美丽又充满生命里的风信子。

 

Hel给了Loki的一辈子都不曾有过这般温柔。

 

哪怕Thor被Asgard血流成河的尸体所逼疯,悲伤又绝望的与Loki交媾之际,Loki痛的生命仿若被撕裂一般,他的心里也只有温柔。

 

然后温柔地将Thor的记忆隐去,温柔地替他记住了这个世界。

 

因为这是Hel,或者说他和Thor的爱,带给Loki灰暗世界里最美丽的一件事。

 

***** 

 

法师将双眼蒙住之后,随着Thor一起离开了Tardis,他们边走边寻找最信号最强烈的地方,然后在一系列艰难复杂的跋涉之下,他们来到了孤塔。也许是孤塔是Asgard最高的地方,又或者Loki在这里待得时间很长,通灵者之间的默契放大了这里的信号。总而言之,法师在这里感应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力量,然后他放下行囊,对Thor说:

 

“你盯着这些仪器。”法师把Thor他扯到机器面前来。

 

“呃?你要干嘛……哇哦……”Thor话音未落,便感觉到一股敏锐又犀利的奇怪触感钻进了他脑子里,别扭又尴尬的横在中央。肯定是法师进入了他的脑子,Thor心里想到,然后他就看见法师开始熟练麻利地操作机器。

 

法师噼里啪啦的在敲击着键盘,Thor安静的坐在一旁,落日的双子太阳从天边落幕,火焰一般燃烧着的橙色云彩折射出最后一缕阳光照在Asgard,却只有布满黑色的城邦。想到这里Thor的心有一丝叹息。

 

然后他感觉到手被法师握紧。

 

“大个子,你不要多愁善感了,我可是在你脑子里,你这样做只会影响我的心情。”法师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别扭的安慰着Thor,这让Thor颇感意外的打量着这个这个向来看不惯他的时间领主。交叠在他手背的掌心让Thor感受到了来自法师的祝福和安慰,Thor突然有一些感动。

 

这些情绪他从前都难以感受得到,但Loki在一起之后,Thor如同突然开窍一般的少年一样,对这个世界的恶意和暖意刹那间如心明镜。

 

“搞定咯喂~”还未等Thor反应过来,法师就一把抓起Thor的手就放仪器中间那个按钮一摁,就看见圆形的按钮发出白色的光芒。Thor感觉到全身上下开始发热,一股力量从身体中间炸开,这让他有些不适应。他握紧了另外一只手上的雷神之锤。

 

“放轻松,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法师刚一说完,Thor就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大叫出声,眼前一片黑色向他涌来。他看见妖艳的玫瑰随着黑色的风暴开始涌入七窍,如同蚂蚁一般爬过自己的全身上下。Thor不自觉的想要离开那个白色的按钮,却被面前的法师死死的摁住,灼烧一般的疼痛。

 

再坚持一下。法师通过心灵感应告诉Thor,这个按钮相当于联结两个空间的开关,只要我们把所有的玫瑰传送回去,就能永远关闭这个通道。到时候神域人就可以重回家园了。

 

Thor见证了所有的黑玫瑰通过自己传到背后不知名的哪个世界,然后一股巨大的斥力将他推向后面,倒在地上双手撑地。如同死过一般一样,Thor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他看见法师取下蒙住双眼的黑布,争分夺秒的设置着关闭空间通道的数据。

 

Thor爬起来,走到法师面前,就看见机器不停地蹦出火花还有冒着烟,看到这一幕,Thor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法师飞快的操作着仪器,带着微微的喘气声说道:“没有关系了,Tardis也经常这样。”刚一说完,就夺回Thor手里的雷神之锤,对着仪器的中心部分就是一锤,然后机器冒了会烟儿——开始发光。

 

“在时间领主还没有毁灭之前,我们种族是可以穿越不同空间的。平行宇宙,镜像宇宙,口袋宇宙……Everywhere all the time。不过随着那些老头子们驾鹤西去,我和博士在大学又没好好学习,一些穿越空间的小小工具也失落在消逝的文明里……总之,现在我通过你,再一次建立了一个这样可行性方案。”法师飞快地解释着,然后机器冒烟得越来越多,本身发出的光芒也越来越明显。

 

Thor皱着眉头看着它,然后问道:“你确定,这个啥不会起火什么的?”

 

“当然不会了……”法师笑道:“穿行在空间之中,存在着巨大的危险,这也是Silence选择让传送他们的武器,而自己不过来一样。我估计这次我们送黑色玫瑰回老家之后,下一站就是他们来攻打Asgard了……”

 

法师输好最后一个编码,然后抬头,看向一旁的Thor。

 

银色的刘海之下,法师金色的眸子突然多了一丝隐藏得很深的笑意。这个乖张犀利从不服输的男人绽放出了一个他生平最温和的笑容,“Thor,关闭端口那一瞬间会产生强大的引力,它会把周围的东西都给吸附能进去。”

 

法师说完,抬起头,扬起脖子,双手揪着Thor的衣领,然后狠狠地亲了上去。

 

然后Thor感觉到眼前就被一阵强光灼烧着,他疼痛的闭上双眼。在黑暗之中,雷神之锤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扯着他迅速的坠落。光亮立刻消失在眼前。Thor睁开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从Asgard最高的地方往下掉,风吹过他的耳边,吹起他额前金色的发梢。

 

他看见孤塔的塔顶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像是被一双巨人的手撕开了的天空,这时候,Thor再一次感觉到了法师的灵力从自己脑子里划过。

 

记得把那个吻送给我的博士……

 

然后……不要跟他说再见。

 

***** 

 

博士心里一空。

 

一滴泪水从棕色的眼珠溢出,划过面庞,悄然地滴在蓝色的风信子的花瓣上。

 

他伸出手擦了一下无意识掉下的眼泪。

 

“你哭了?”Loki问道。

 

“我……我不知道。”博士摇摇了头,努力眨了眨眼。“你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很悲伤。”Loki一针见血的指出关键之处,却看见博士像失去了氧气一般捂住自己的胸口,他感觉到一种强烈的牵扯在揪紧自己的灵魂,把他拖向一个他不熟悉的地方。

 

“我……我,我感觉不到法师了。”

 

博士颤抖着用一只手抓住Loki的衣袖,然后双目无神的看着不知何处,“我感觉不到……任何一个时间领主的存在……法师出事了……”

 

他立刻站起身来,然后往帐篷外面跑去。

 

在博士还未找到失去记忆的法师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时间大战之中唯一的幸存者。无论身边的女伴是谁,陪着他在Tardis里面再如何的快乐,博士的心总是空洞着的。

 

直到他们在宇宙的末日相遇,博士长期空白又荒芜的精神世界就这样突然多了一个人的声音。那是法师的笑——在学院时期,曾经赢了博士之后,他会发出的笑声。

 

博士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笑声了,带着一丝时间领主的狡猾和骄傲,有拥有着法师独有的幽默感。在失去所有的日子里,博士的脑海里会不自觉的浮现这样的笑声,陌生得如此不真切,他甚至都以为它从来不存在过,只是自己臆造出来的而已。

 

而就在刚刚那一刻,博士的世界又变得空无一人。

 

***** 

 

Loki站起来,看着博士飞奔出去。他皱了皱眉然后闭上眼睛。

 

Loki知道出事了,他立刻跑回自己的帐篷换上战袍,带上防身的匕首,然后将风信子藏在床底下,出了帐篷看向四周。

 

这……这不是Tardis。Loki惊讶的看着周围,没有稀树草原,没有灼热的烈日,一个个帐篷重新出现在Asgard仙宫之外的城市和山川之间,所有的人都在鼓掌、拥抱和亲吻大地。神域人喊着odin保佑,挥舞着双手,不停地在歌颂着奇迹。

 

Loki看着人来人往,皱着眉头打量着四周,他不停地往人多的地方走去,想要找到一个明白真相的人来解释着一切。他挤着自己身体,摇摆着肩膀往人群中探去。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国王,那群人都在努力的往前面涌去,Loki最终被欣喜若狂的Asgard民众给压着喘不过气。

 

然后他闭上眼睛,动用魔法,虽然从他怀上Hel之后,他就很少再用魔法做这些举手之劳的事情。Loki出现在人群的最中央,一片开阔的空地。

 

Thor在他的身边。

 

Loki看见了Thor,后者扛着一个小型的发射信号台一样的东西,右手拿着锤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刚刚在慌乱人群中出现的Loki。Loki的瞬间移动带起身后黑色的长发,绿色的光芒转瞬即逝,Thor注目在那一刹那之间,周遭民众欢呼的声音仿佛突然宁静了下来一样。

 

Loki是美丽的,这是所有人公认的一种美。而让人真正能从美中间感受得到生命与珍惜的,却只有Thor。Thor总是被这样一种Loki不自知的美所震慑到,在他绝望,在他愤怒,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这种震慑给了他巨大的勇气。

 

法师的离开让他措手不及,而兴奋的人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怎样的困难与挑战。

 

Thor知道。

 

但他必须勇敢,这份勇敢,全部都来自于眼前的人。

 

他走上前去,一把揽住Loki,然后举起自己右臂的雷神之锤。阳光正好照射到雷神之锤的截面之上,后者将反射出的光亮带给了整片大地巨大的光芒。周围的神域人被照亮,那落日的阳光成了金色的透明帷幕笼罩在神域人的肩上,带给此景一种圣洁无暇,光明存满希望的气场。

 

人民无法再用歌颂,或者欢呼来表达这种感情,他们看着正中央曾经Asgard的两名王子,目光坚毅的看着自己的子民,他们的王子,才不过一千五百岁的两名年轻的Asgard的未来。

 

然后他们学着Thor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紧紧握住拳头。

 

Asgard万岁。

 

万众瞩目的Thor环顾周围,目光极限之处他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独自一人站在落日的边缘,穿着黑色的披风,背对着所有神域人。Thor定睛注目,然后那个身影仿佛知道Thor在看着他似的,然后影子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来。

 

一张有着白色面具的脸在对着Thor,披风之下那人伸出手掌,戴着黑色手套轻轻地对远处的Thor招了招手,Thor没有回应他,只是凝眉盯着远处的人。

 

那人露出一个弧度极小,诡异的微笑。


热度: 5 评论: 4
评论(4)
热度(5)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