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偷生 22

背叛?

    一份证明哈罗德创造了mahicne的录像带在全世界所有荒废了的和还在使用的电子屏幕上播放。充满了虚构和断章取义,虽然时间不长,但足够让全世界震惊。愤怒的人群包围了黑夜城市,他们不知道何来的勇气和坚定,人们开始为自己的无知而愤怒,这种愤怒继而转向我们。

    陶跑来给我们通风报信,但还没等他解释,似乎早有预谋般,整个车厢在通电的瞬间被灌上了磁力,我和哈罗德被死死的扣住在车厢的墙上,陶被特勤队的两个人制住,被迫跪在了地上。亨利从一群深蓝色军装中走出来,亲自为我们扣上了手铐。

    这全程都有一个军人端着摄影机对着这一幕,冷冷地注视着,他们在直播,向全世界,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有些恶心。是亨利设计了这一切,一定是,他怎么做到的?

    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亨利派克,你疯了?!为什么要扣押他们!他们犯了什么罪?救人吗?”跪在地上的陶大声质疑着他。亨利走到他的面前,示意特勤队的人放开对陶的压制。陶一挣脱开束缚就抬手对着亨利一拳,亨利向后退了一步,转过头来时嘴角带着血。他没有去擦,陶二话不说对着亨利又是一拳,但这次亨利没有任由他砸在脸上,而是双手包拳干脆利落地化解了陶的攻击,陶被惯性甩到了房间的另外一头,狼狈之极。

    “里昂陶,你本无这次行动的权限,你从何得知这一切的?”亨利在陶再一次开口之前问道,刚刚气势汹汹的陶立刻沉默了。亨利走到他身边,穿着笔挺的黑色军装,直着腰板,看上去要比陶高很多,他冷冷地说:“伯利恒之星向外补给物资归你负责,你在情报区私建电话线,每月走私烟草放到黑市上去卖,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根电话线只要经过调整,就能串线到情报区任何一条专线上,你在窃听我,而我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亨利拉出一个讽刺的假笑,“对了,你和迦勒私底下在给某人汇报工作的事情,我也没有追究,但他有给你们过回答吗?”

    陶听到这里,脸色立刻变了,他张着嘴支支吾吾的似要解释,但是亨利却说:“不用解释。每个人都有权利做自己认为必须做的事情。但是陶,我警告你,别再挑战我对你的底线。”

    陶低着头,我知道他妥协了,亨利派克是个出色的谈判家和领导者。

 

    “里昂,你这花拳绣腿的打得过那个装腔作势的人渣吗?”

    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只见罗根穿着松松垮垮的西装,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就这样出现在了门口,手里拿着一瓶杜松酒,腕上还扎着一个和《死寂》里面一模一样的电子手表格外显眼。罗根说人渣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鄙薄或者憎恶的情绪,反而带着亲昵和幽默。说完罗根拍拍陶的肩膀,晃晃荡荡走来。走到摄像头面前,然后笑着打了个招呼,最后把手里酒瓶对着镜头一砸,整个玻璃瓶碎了一地,摄像机也被打落在地上。

    “你疯了!”看着罗根这一系列的荒唐举动,亨利只能摇摇头,对着耳机说道:“取消直播。”

    罗根没有理会一旁发怒的亨利,而是笑了笑迎上前来,给了我一个拥抱,“哦!我的救世主。”他笑着捏了捏我的脸,然后跑到哈罗德面前,给了后者一个拥抱。

    “哦!救世主的救世主。”

    哈罗德被他这个称呼逗笑了,苦笑着摇摇头。

    “你刚刚当着全世界面前喝酒,砸摄像头?你有没有搞错?”亨利语气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恶劣,更多的只是无奈,仿佛罗根已经在很多人面前这么做过了。

    “你在拍《楚门的世界》[22]吗?现场直播?也只有你才想得出来这种馊主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这是在作秀?”

    罗根此话一处,整个屋子里便衍生出一阵怪异的沉默,除了罗根皮尔斯之外,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那么轻松。这样的气氛,罗根这样的聪明人,立刻就明白了。他后退一步,摇摇头,恶作剧的表情笑着,似是不相信:“我了解你,你不会这么做……”

    亨利走上前一步,抓住了罗根的手,冰冷的眼睛里多过一丝触动却不易被捕捉,亨利的脸上仿佛涂着一层厚重的面具,眼睛是最脆弱的地方,他们贴得很近,但谁也没有后退一步。

    最终,亨利没有解释,他松开了罗根的手,然后朝门外走去。

    “带走他们。”他说。

    于是,押解着我们的人推搡着我们离开了这个房间,我往回看了一眼,罗根滞在了原地,看着亨利离去的方向,眼里充斥着不解的忧伤。

 

    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想到了2011年,那时候亨利派克还是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他是我们的号码,而哈罗德救了他,把真相告诉了他。他离开纽约之前,哈罗德和他坐在曼哈顿一个露天广场的咖啡桌旁,周围车水马龙,忙碌的纽约客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人发现角落坐着的两个人。

    哈罗德跟他说:“找到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吧,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难之破解的谜团——那么我推荐人心。”亨利派克的确将哈罗德那句话记在了心里,他有没有成功?我想历史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阻止人工智能最后的方法就是切断能源,太黑夜计划所费的人力物力巨大,如果人类没有战胜机器的决心,仅凭借伯利恒之星是无法解决的。亨利利用了这次对哈罗德的背叛,唤醒了人们麻木内心对自由的渴望。推行隔绝太阳能的黑夜计划变得畅通无阻,然后全世界陷入一片黑暗,黑色遮蔽了阳光,却揭露了真相,人类终于开始正视了摆在他们面前血淋淋的现实。至此之后,人类开始积极的反抗机器的统治,还醒着的人互相告诫彼此,沉睡即死别,他们宁愿死,也不愿意被洗脑成母体中维护统治的国家机器,他们宁愿自己的灵魂毁灭,也不愿意用它来换取没有自由的天堂。

 

他成功了。之后的日子里,人类这一方一直都很顽强,他们的坚持持续到了机器纪元的结束,从来就没有人放弃过。

    亨利将这个让人脊背发凉的想法一直埋在心里,直到哈罗德告诉他,人类不可能靠着捷径一举结束机器的统治之后,他便下定了决心。后来,迦勒跟我说过,亨利是个从不拖延的领导者,一旦下定决心,不管事情多么的棘手和煎熬,他都能挺过来。

    “亨利是一个冷静得可怕疯子,所做的一切极端高效,在那样一个荒谬的时代里,他是最适合带领我们的人。”迦勒说这些的时候,眼睛写满了崇拜、敬畏和希望,他站起身来亲吻我的额头,又蹲下来,求我原谅那个人。

    但我没有。

 

哈罗德不是撒玛利亚人的the One,撒玛利亚人没有阻止吗?

    正是如此,所以审判来得很快。当天就开庭,这场荒诞的审判之中,他把人们所有的愤怒和罪名全部指向了哈罗德,而我只是愚蠢地“被哈罗德欺骗”的可怜CIA。舆论很快就被凭空煽动起来,审判持续了一天,在纽约市一个废弃的法庭举行。由于没有电,法庭被围上一圈的白色蜡烛,沉默而又愤怒的人群每个人都带着一盏油灯,他们穿着厚重的衣服,站在覆盖着一层灰色的雪砾的地板上,从黑色的清晨到黑色的黄昏,他们站在那里,听着哈罗德一条一条的罪状。

    之前的律法已经失去的效度,这场审判更像是一场批斗大会,而我,却异常清醒的听完了整场审判。

    我从不放弃盯着每一个为了诽谤哈罗德而撒谎之人的双眼,他们在撒谎啊,我内心呐喊着,难道没有人看出来吗?那些捏造的证据,显而易见的漏洞?我不解的看着每一个人,但他们眼里除了仇恨再无其他。人类引以为豪的理性在集众隐蔽的愤怒之下变得不堪一击。我看着这一切,直到绝望,直到麻木。那些话到了最后已经不能激不起我的愤怒。

    有一刻,只是一闪而过的瞬间,我甚至希望撒玛利亚人能按下核弹的发射按钮,或者将他们全部带走,杀死他们也好,让他们沉睡着也好。我远远地站在台下看着被展示在众人面前的哈罗德,他全程都一言不发,闭着双眼,站在被告席的样子更像是睡着了。

    ——“这是我一个人的路,让我自己走完。”

    脑海里突然冒出来昨夜他跟我的这一句话——“约翰,这是一场人生的审判。”

    他累了吗?我问自己。

    还是他早就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

    哈罗德最后被判死刑,第二天就会在时代广场执行死刑,届时,时代广场会点燃起十个巨大的火炬燃烧天空,而火炬围起来的刑场,就是哈罗德的葬身之地。

    不会再有黑暗了,他们在黑暗之中狂欢,等到撒玛利亚人能源殆尽,世界将迎来真正的光明。

 

[21]98年上映的黑色喜剧电影,讲述的是真实生活被同步直播在真人秀上,全国人疯狂迷恋着电视人物,毫不自知人心沦落到丧心病狂地步的故事。

*亨利和罗根的年龄在文中被设定年轻了几岁。

----------------------------------------------------------------------------

关于亨利,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我会思考他十七年之后是什么样子,他隐姓埋名,因为机器而改变了一生轨迹之后心理状态是怎样的,他对自己的使命有着怎样的要求,他想要什么,他必须取舍什么,他有多么疯狂,有多么偏执……

想明白这些之后,我最后决定让他背负这个沉重的东 西。格瑞戈在死之前,曾经告诉过里瑟,光明伴随黑暗而生,没有了光明,也就没有黑暗,如果杀尽天使能换来一个没有魔鬼的世界,平庸愚蠢的乌合之众,一定会 疯狂地抹黑天使,把天使贬到地底,然后让自己心安理得的活下去。当然,里瑟不是天使,亨利也不是魔鬼,他们都处在灰色地带,所以没有卷入其中,而是操控着大局。历史上总不缺少哈罗德这样的例子,就连耶稣在故事里也备受人类的折磨,所以人类才认识到了 自己的不完美,才需要救赎,才有了信仰。
之后的剧情,哈罗德会很痛苦,RF会面临他们必然面对的结局,甚至这个结局不仅仅是牺牲,更多的是带着黑暗终结。


标签:POIRF偷生
热度: 9 评论: 1
评论(1)
热度(9)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