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 | Powered by LOFTER

荒芜记 17

Asgard有一座高耸的塔,金色和银白色的菱形方柱错叠而成,每年都会往上垒一层,一层一层下来,几千年过后,竟成为Asgard最高的地方。在第一次诸神黄昏时,塔便被用作瞭望整个Asgard战况,直到后来结束了霜巨人和神域人的交战之后,这里便荒废了。

 

Asgard甚至都还未来得及给塔取一个正式点儿的名字。他们习惯唤它作孤,因为塔一直孤零零的,越高越寒冷,越寒冷越孤绝。

 

后来,Loki即位,这里便成为了Asgard的国王最爱去的地方。

 

每当Fandral找不到Loki时,他就会来这里找他。

 

 

***** 

 

Loki在位时,带着Fandral到了地球,通过心灵感应骗了又骗,最终把Fandral骗进了牛津大学的生物化学系,然后颇有成就离开了英国。Fandral这个神域人在地球上,岂止是聪明,他迅速的表现出自己所有的天赋,聪明得全系的导师都想带着他去作课题。

 

Fandral花了一年的时间把博士学位搞定,又花了一年的时间把英国各大研究所(几乎所有自然科学领域)的成果摸透了。然后他以为Loki会重新出现在他面前,像当初骗那些人类一样把他骗回去。但Loki一直都没有出现,然后Fandral就一直等啊,一直等。

 

等了Loki十年。

 

这十年,Loki,那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不合群的普通朋友,居然成了Fandral在地球唯一思念的对象。

 

Loki再一次出现时,Fandral当时正在做学术报告,他看见Loki堂而皇之地走进学术会堂。穿着一件雪白宽松的棉麻衣衫,原木色的休闲裤和短靴,齐腰的长发编成一根鞭子放在右边,在满是眼镜、西装和皮鞋的会议厅里格格不入。Loki随意找了个地方,双臂抱住收在胸前的双腿然后睡了一觉。

 

Fandral当时就给了Loki一个完美的微笑,这个微笑他练习了十年。只是Loki没有再看他。报告结束之后,Fandral要工作人员和清洁工人小心安静地不要吵醒到Loki,然而在会堂空无一人之后,再注视着Loki睡颜,好几个小时之后才舍得叫醒。

 

“你真像个女孩。”Fandral看着Loki的辫子,轻轻用手搭了搭,笑得开心又坦诚。过去的十年之中,他总觉得Loki会忌惮他,因为在Loki囚禁Odin建立了心灵控制系统过程中,从未把自己算计进去。

 

也就是说,他在地球的十年里,一直未曾受到任何来自Asgard的心灵干扰。他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但也正如Fandral不明白为何Loki不怕他一样,Fandral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对这种行为视而不见。

 

两人达成了一个袖手旁观的协议。从不说破。

 

Loki看了看自己的辫子,然后无所谓的耸耸肩。Fandral带着这个穿着奇怪,气质却如仙一样的人在瑞士最好的酒店里吃了一餐自助。除了引起无数人侧目之外,Fandral并未觉得有何尴尬。

 

吃饭时,Loki什么都没说,看那样子像是饿坏了。中途去了洗手间,结果老半天都没有回来,最后Fandral在洗手间的角落里找到了他——他的王就安静的垂着头坐在冷冰冰的地板上睡着了。

 

累坏了,而且……Fandral思索了一下,觉得没有任何形容词可以描述Loki的随性。于是放弃了这个定义,把Loki带到了自己酒店的房间。抱着Loki进门的时候,前台对他做了一个及其诡异的笑容,Fandral想,要是那位八卦的小姐知道他怀里的人是企图毁灭地球的外星人之后,说不定这个想法会消失。

 

Fandral在Loki睡着之后帮整理东西,他很快就发现此行王的目的——某个坏蛋似乎又要毁灭地球了,眼看着复仇者联盟就要搞砸了,Loki决定偷偷的帮助复仇者解决了一个让他们慌乱之极的小麻烦,又偷偷地溜走。

 

[顺道]过来听了一场自己的讲座。

 

Fandral看着睡得安宁的那个人,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好。

 

***** 

 

Loki一个人站在孤顶,仙宫正开着party,庆祝王子的回归和远道而来的客人。博士和法师这两个外星人似乎很不喜欢Asgard为他们准备的那场“古板又无趣”的聚会,于是他们自己开放了Tardis的衣帽间,然后带着神域人换了几身衣服,开开心心的跳着舞蹈唱着歌。

 

Loki没有过多参与party,而是一个人到了塔上,Fandral没过多久就找到了他。和以前一样。Loki一个人衣着着墨绿色的袍子,负手立在天台之上,从那个地方,看见的是整个Asgard。

 

“Thor回来了。”Fandral走过来,递给了Loki一杯酒。

 

Loki点点头,对着Fandral露出一个美丽又温柔的笑容,这个笑容和平时Loki的笑完全不一定,惊为天人,所以Fandral怔了一下,然后确定了它是真实的 [而非为了完成某些Loki式的恶作剧演出来的笑容],于是,他确信了一件事情。

 

“你们在一起啦?”Fandral问。

 

“嗯。”

 

朝夕改变不了的,爱能在一瞬间就沧海桑田。

 

“博士和法师带我们穿越了时空到我们十四岁那一年。然后我在酒馆被人带走,结果Thor直接把我给杠了回去。然后我就知道他爱我了。”Loki喝了一口酒,继续说:“我们一直都是这样不温不火,比兄弟之情要热切,又比人之常情还冰冷,这一直是个悖论。”

 

Loki说道这里,俏皮地眨了眨眼。

 

Fandral微笑的看着他,说:“我早就说过你心属Thor,否则我也不会任他五百年不在,也不和你发生点什么。”说完这句话,Fandral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点什么,心虚的神域人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假装洒脱的抢过Loki手里的酒杯。

 

Fandral直接喝下一大口,极力掩饰着什么,然后他感觉到一股极具侵略性的味道从喉舌之间涌到鼻尖,差一点就把他的眼泪逼出来。

 

Loki 嘲笑了一下他的失态,却没有去理会,转之看向Asgard的夜空。

 

***** 

 

瑞士之后,Loki默许了Fandral回Asgard。之后他们一起努力把Asgard所谓的一些神力,和科学知识联系起来,将宇宙间更为常用的说法和他们的世界观统一。

 

那时候两人走得非常近。Loki执着地想要把古书拿去晒太阳,Fandral也喜欢看着一卷一卷的书被晒得暖暖的,两个人清晨都会约好Asgard的图书馆集合,批次的把古老陈旧的书一卷一卷搬出来。然后躺在大理石通透的地板上,看着清晨的眼光透过琉璃穹顶将地上黄黄的书卷映照成五彩斑斓的颜色。

 

到了中午,两人开始一天的工作。Fandral给Loki和分别找了一副眼镜,一个金属边框,一个黑框。Loki看着倒也还接受。其实他们的视力跟人类相比很好,只是两个好奇的神觉得这样充满了智慧。

 

岁月日复一日,Loki和Fandral一笔一划的记录着知识,有时候他们会为一些未解的谜题吵架,但最后又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期间一直都会有人断断续续请示Loki国家大事,在这些断断续续之中,他用轻巧的几句话就拆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帝国,笔下写下的几行字就赢了一场战争。Asgard的这个王不算霸气,却步步为营,这五百年没人在他身上侵占过丝毫的便宜。

 

而他大部分时候,只是在Asgard的图书馆做笔记。

 

他没有去问为何Loki不派更多的人去地球,或者其他的星球学习,他没必要把这些活儿都干了。但是他没问。他那时候想,或许王只是需要一个陪在身边的人。

 

一个他不赶,就不会离开他的人。

 

***** 

 

直到一天Loki没有按照平日约定的来图书馆,Fandral开着心灵感应一路寻找若即若离的细细碎语,最后才发现王被上古的神兽伤到昏迷不醒,满身之血的躺在自家卧室的门口。Fandral很愤怒,血都已经把厚厚地地毯给侵透,却没有一个神域人发现。

 

他把Loki抱到床上,找了几个人去通知,几个人去帮忙,当时就把自己的能量输了一半给Loki,才开始给他进行一些物理上的治疗。

 

后来Loki好一些了,Fandral坚持要跟着他再去一次金伦加鸿沟。虽然那些传说让他有一些畏惧,但他不能放纵这个不知死活的病人去作死。从那之后,Loki那些各种疯狂的想法,Fandral不阻止他,就只是陪着他。哪怕对方是要跳进时间裂缝,他也帮他帮好腰间的绳子。

 

并且在一股巨大的引力要将他也拉下深渊的时候,他没有选择放手。

 

到了兀儿德之泉之后,Fandral和Loki知道了真相。知道真相的两人一起愣了好久。那是Fandral第一次感觉到生命渺小。当他缓过神来的时候,他看见坐在自己身边的Loki紧紧将《荒芜》抱在双臂之间,倔强的撅起红唇让整个表情都写满了不甘心,Loki绿宝石一样的眼珠思索着转动,Fandral沉醉了。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否定,这种从头到尾的否定让他感到了绝望。但他又遇见了如此美丽的场景,提醒着他生命美如画卷、诗歌和山川。

 

Fandral情不自禁地就举起自己的手,轻轻的抚上了Loki脑后的长发,从头到尾,一直梳下来,然后他按住了王的头,轻轻地将一个吻印在他的发间。

 

Fandral他知道Loki心里牵挂着另外一个人,Fandral自知他跟那个人比起来几乎没有一点优势,唯一的优势就是他知道他们相爱,而他们自己不知道。

 

所以那个吻就变成了Loki和Fandral之间最出格的一件事。

 

***** 

 

听着Loki说着他和Thor相爱的故事,Fandral脱口而出:“Odin的事情怎么办?”

 

他刚刚一提这个问题,他就很后悔了,这是他今晚第二次失误。他看见Loki的表情在那一瞬间突然从雀跃和幸福变得忧心忡忡。在和Loki朝夕相处的五百年里,Fandral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如此直率的表达自己的感情。Loki变了那么多,却跟自己一丁点关系都没有,Fandral为此感到悲伤,但是让Loki伤心却不是他该做的。

 

Thor的父亲死了,直接的原因是因为Loki到他面前叫他去死,间接的原因是因为Loki囚禁了Odin五百年……多么残忍的事实啊,Fandral自己就能感觉到Thor神祗的怒气。他能感受到现在Thor和Loki之间的关系薄如蝉翼。

 

Loki心如明镜,又怎么可能不知晓?

 

脱口而出的本能让Fandral那顷刻间清醒,黑暗的自己就像是一道阴影一样无处不在。Fandral没有管那道阴影,在王没有Thor的五百年里,阴影是另一个自己疯长着又不断折磨着自己,忽略他,是对自己欲念最好的惩罚。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Loki顷刻间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他在努力调动着自己的思维,寻找着每一个可能性然后评估。“但是我一定会亲口告诉他——不管他原不原谅我,要不要我,我都跟定他了。”

 

Fandral点点头。“不要放弃。”

 

因为也没有哪个人会那么傻的放弃你。

 

“也不要畏惧。”

 

相信你们之间的爱情。

 

“去找他吧。告诉他真相。真正的坦诚相待。如果他对你不好了,告诉他,现在可不是五百年前,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Loki听到这句话,扑哧笑出了声,Fandral也跟着他笑了起来,两个人在Asgard最寂寞的高塔之上开怀大笑。

 

却只是一个人的孤独。


热度: 7 评论: 4
评论(4)
热度(7)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traffic in the universe.
Solitude is the peace.